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我也不想死啊快穿 > 第114章 变态富二代(30)

第114章 变态富二代(30)

他真的好帅,他真的好酷。

他看起来是那么的尊贵冰冷又危险。

征服欲这种东西,是个人都会有。

陈幺看着周稷的照片,越看他心里的波澜就更甚一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脸已经红了:“齐哥。”他难得正经,“他好帅。”

想和他疯狂的那种帅。

系统:“你喜欢他?”

陈幺真的脸红:“喜欢啊。”

系统顿了下:“你不觉得他是个变态吗?”

就是因为变态才很帅的嘛,陈幺没让自己继续看下去:“墨西哥,蒂华纳?”

严宇看出来陈幺已经动心思了:“是。”他见陈幺起身,也连忙跟着站起来,“陈哥,那地方很乱的,真的很乱的。”

他虽然是个间谍,但和陈幺关系也不错,“你就是想见周稷,也别亲自去啊,你让人联系一下他……说不定他就主动回来找你了呢。”

陈幺当然知道墨西哥很乱,墨西哥跟柬埔寨都是出名的乱:“他会回来?”他冷笑,“他会回来就不会跑了。”

严宇都知道陈家跟卡塔尔的恩怨了,他追上去:“周稷肯定是喜欢你的,他走一定是迫不得已的……陈哥。”

陈幺忽然止步,他面色冷酷:“你替他说什么话?你们很熟嘛。”

严宇差点没吓死:“我……我。”陈幺的脾气是真的差,一句话不对都能翻脸,“我就是嘴碎。”

你的嘴是挺碎的。

陈幺瞥了眼严宇,没再追究:“给我买张票。”

“啊?”严宇刚庆幸逃过一劫,“现在吗?”

陈幺继续走:“不然呢?”

严宇掏手机:“太晚了吧,再说陈哥你家里人能同意吗?”

【严宇:老大,陈哥要过去!】

【老大:我知道。】

【老大:我还得半个月。】

【老大:先让小少爷过来玩玩。】

周稷又发给严宇一个链接。

【老大:用这个链接买票。】

严宇看个下,现在是十点多,这架飞机凌晨两点多起飞,他当间谍其实也就是偷拍一点小少爷的照片,发一些小少爷的日常,还没干过这事。

他觉得陈幺过去肯定很危险,但他又不敢不照周稷说的办,他的良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煎熬:“陈哥,真……”

陈幺没觉得有什么,他经常出国玩,只是他爸在墨西哥那边,他要是坐家的私人飞机肯定会被他爸发现的:“让你买你就买,你废话这么多做什么。”

他回头,声音并不高,只是让严宇害怕,“你家的生意还得靠我照顾吧?”

严宇其实跟陈幺挺熟的,但他不了解陈幺,他其实跟周稷也挺熟的,但他也不了解周稷,他一直不知道陈幺和周稷为什么会在一起,现在他终于看到了相似点。

他们同样的冰冷残酷,一点都不讲做人的道理,对他们而言,仿佛世界上存在的唯一真理就是让他们快乐:“行。”

陈幺笑了下:“好。”

奇怪,他们明明一点也不像,奇怪……他们明明又那么地像,严宇低头:“陈哥,三点多的机票,我们现在就得去机场。”

他经常陪陈幺出去玩,陈幺的出行都是他安排的。

陈幺没想到这个点还有机票,但他没多想,只是道:“走吧。”

严宇陪着陈幺一起去了,三点多的飞机,在空中飞了十多个小时又休整了下,他们到蒂华纳的时候已经离周稷出现在蒂华纳的时间过去了两天了。

墨西哥主要是印欧混血人种和印第安人种,陈幺跟周稷好久没联系过了,周稷跑了后,他们的聊天页面就彻底静止了。

陈幺翻了翻,无数次想跟周稷发信息,又无数次拉下脸,哼,凭什么是他先联系周稷。

严宇看着定位:“我朋友说周稷在一个射击俱乐部。”

他们现在在蒂华纳上有名的三不管地带,行人们来去匆匆,还有些人一直盯着他们这两张华裔面孔,似乎在蠢蠢欲动,但当他们看见他们进了射击俱乐部后又纷纷作鸟兽装散开了……说实话,他心里并没有轻松,他心里更沉了,“陈哥,这里好像有点乱,咱们等会儿收敛点。”

陈幺进门就看到了电梯:“他在几楼?”

“周稷在五楼。”

严宇见陈幺一点都不意外他知道的这么清楚,“……不是,陈哥,我。”

“你那朋友偶然碰见周稷一次算了,两天过去还能碰见?真当我傻啊。”陈幺并没有生气,相反的,他有点高兴,周稷果然贱的离不开他,人都走了,还留着眼线看着他,“他都让你干一些什么?”

五楼到了,不愧是最富贵的顶层,大厅都建得金碧辉煌的,一些人围着灯光有些暗的吧台或坐或站着,用各国的鸟语聊得热火朝天。

陈幺把听不懂的话统称为鸟语。

吧台最里面坐着一个看不太清脸的人,他手边有一杯酒,头顶光线昏暗,就连背影都英俊到窒息,陈幺都不用多想,他走过去,都没打招呼,照着他的脸就是一巴掌:“你不是跑了吗?你知道让我亲自过来你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巴掌声要说不是很响,但吧台这边,无论是什么人种都安静了下来,严宇都看到有人往西装里面掏了,他隔着老远都能认出那是枪的形状。

操,陈幺疯了吧,他不知道周稷现在混得很好嘛?

周稷又拔高了些许,他身高将近一九零,瞳色仍然是惨淡阴翳的深灰,他去拉陈幺的手:“知道。”他声音还是很冰冷,但有些有气无力的,他去抚摸着陈幺指尖,“我本来想着是我回去见你……把自己捆起来送你玩的,但我这次差点没挺过来。”

“陈同学,我就是太想你了。”

陈幺就只是被周稷碰了下手就有点受不了,他低头,才扇了周稷就又去吻他的唇,他咬得很凶,声音粘着水汽:“你还能被玩吗?”

周稷被亲的往后靠了点,他的小腹因为他的移动又渗出了些许的血迹:“你想怎么玩。”他去搂陈幺的腰,“我不能做太大的动作。”

陈幺对周稷下手就没有轻过,他就只是馋周稷的身子,并没有怜惜,他拽起周稷的头发:“那你的嘴可以用吗?”

两人的交谈声并没有刻意放低,严宇还好,那群绿眼睛红头发的洋人就有些惊惧了,他们纷纷一再打量周稷,打量着这个以冷血残忍狡诈的卡塔尔三号继承人。

他们在陈幺进来的时候是惊艳过的,他们惊艳的同时又觉得陈幺的死期要到了,周稷回归家族之后,他们家族里最出名的一句华国谚语就是咬人的狗不叫。

周稷就是那条不叫的狗。

周稷咳嗽了两声,他实在有些虚弱,但他也确实在笑:“可以。”他很想小少爷,身体灵魂,甚至于他每次的呼吸,他苍白的唇角携带着一丝并不是很明显的笑意,“去开房吗?”

【请小窝文学 】陈幺就知道周稷对他是纵容的,他很享受这样的爱,他又亲了下周稷,唇角都翘了起来:“你贱不贱啊,都要死了想着伺候我。”

周稷往前靠了点:“小少爷都亲自来了。”他又咳嗽了下,缓了下才站了起来,他的手紧紧地牵着陈幺的手,还和他十指相扣,“我当然要让小少爷开心。”

陈幺是真的很想搞周稷……周稷现在这样,他更想搞他了,但他毕竟还没有沦落到丧心病狂的程度:“齐哥,他会挂掉吗?”

系统沉吟:“应该不会吧。”

什么叫应该不会,陈幺分神想着,又瞥了眼周稷,周稷的脸色似乎更苍白了,他的头发漆黑,五官深邃英俊,他现在明明很虚弱、状况也很糟糕,但看起来还是一副生冷、不可侵犯的禁欲模样,沉淀了一年、接近两年,终年萦绕着他的病态感更重了,像是浸过血的硝烟于荆棘绽放。

他看一眼就觉得心在颤,妈的,好想玩他:“周稷。”

周稷嗯了声:“陈同学。”

陈同学虽然很想玩他,但还是动了一些恻隐之心:“你哪里受伤了……”

周稷顺手关了门,他攥着陈幺的手忽然用力,他俯身,低头,去亲吻他的小少爷:“小腹,穿透伤。”

陈幺受不了周稷碰他,单纯的接吻都让他气喘,他空档了太久,也寂寞了很久了……有些滋味尝过一次就沦陷了,他也去回应周稷,但在周稷想继续的时候确实扭开了脸:“你别死在床上了。”

周稷笑了下:“不会。”

他的掌心划过陈幺侧脸,“我命贱……硬得很。”

陈幺的瞳孔颤了下,他发现周稷这牲口是真的在兴奋啊,真要人都快死了还想着搞这事?他呼吸乱得不行,也有点受不了:“你确定?”

周稷不能做太多动作,他半跪在床边,英俊贵气的疯批一脸温顺:“嘴还是能用的。”

陈幺:“……”

他就说说,没有真的那么畜生。

周稷往前凑了点:“小少爷,床头柜里有手挎。”他声音平淡又亢奋,“应该还有点别的……脚镣应该也是有的。”

“我私自逃跑了这么久,你真的不想惩罚我吗?”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