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七零之重组家庭的小女儿 > 第46章 买到相机

第46章 买到相机

进到爷爷宋钦家所在的家属楼时,宋晓才觉得有些熟悉。不过印象中的家属楼到处是光秃秃的一片,现在里边种了些树木,路边还有不少花花草草,看起来更有人气了。

大伯宋长江一家不住在这里,所以这家里只有两位老人家和一个警卫员一个保姆,难得宋长河带着孩子们回来,正好把家里的房间都给安排满。

还没到家门口,远远地就看到了两个头发半白了的老人家互相搀扶着往这边看,再近了一些,就看清了开车的人是谁,奶奶郑英立刻挣开老伴儿扶着的手,往前小跑了几步。

宋长河所在的那辆车开在前面,车子一停,他就迫不及待地下车去抱住老太太,声音哽咽:“妈,我回来了。”

老太太拍了拍他的肩膀,被他的情绪感染,正想说些什么,但是眼睛余光刚好看到四个孩子下车,立刻就把宋长河推开了,“诶哟,个个都这么大了,快来奶奶这里。”

宋晓难得在长辈面前扭捏,磨磨蹭蹭地走在最后面。

他们来之前就已经给发过电报了,郑英知道白秀华这次是带了和前夫的两个孩子过来,当时白秀华和宋长河要结婚的时候她反对过,怕这两人过不到一起去,但现在都十多年过去了,也没什么不好的,那点心结早就放下了,而且孩子们也没什么不好的,都住在她儿子家里,和自家的也没什么区别了。

“这是勤勉和秋月吧,长得真斯文。”两个孩子都不太像白秀华,估计是遗传了他们亲爸的样貌,要不怎么说遗传呢,人家亲爸是知识分子,还是给国家做重要研究的,两个孩子看着就有读书人的气质。

“奶奶好。”李勤勉和李秋月站在一块儿,有些拘谨,但是老人家过来拉他们的手时,也乖巧地问好。别看李秋月平时清清冷冷的,但是对上长辈,就变成乖巧斯文的样子了。

宋妍很快就熟悉起来,上前挽住老太太的手臂,“奶奶,你还记得我吧?”

“怎么不记得你,就数你哭得嗓门最大。”老太太好笑地戳了戳宋妍的脑袋,接着冲后边的宋晓招了招手,“晓晓快过来给奶奶看看。”

宋晓才走过去,就被老太太捏了捏手臂,心疼道:“家里孩子就你小时候最胖,长大了就这么瘦了,等奶奶给你好好补补。”

“嗯嗯。”宋晓笑着应下。

她小时候确实是真的胖,家里还有她满周岁的照片,肉嘟嘟的一大团。

宋钦背手站在原地,脸上还是板着脸,不过眼睛都在四个孩子里转,连旁边的宋长河跟他说话都是敷衍地“嗯”“啊”地应一应。

在车上的两天两夜,除了第一顿午餐是宋长河从饭店买了打包在车上吃的,剩下的几餐都是吃车上的盒饭,不合胃口不说,分量也不大,就没怎么吃好过。

郑英和家里的保姆准备了一桌菜,知道他们坐车过来累得够呛,也不多聊,拉着他们回家去开饭。

整顿饭下来就郑英是最忙的,拿着双筷子不停地给白秀华和他们四个孙辈夹菜,特别是她自己下厨做的那盘红烧肉,一边分一边说:“奶奶最拿手的就是这道红烧肉了,以前你们大伯兄妹都抢着吃,好吃吧?多吃点。”

连宋长河都没分到几块,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心心念念的红烧肉落进孩子们的碗里,他这个馋样被白秀华看得一清二楚,心里暗骂他这么大年纪了还跟孩子抢这一口吃的,但还是把自己碗里的分了一半给他。

李秋月和宋妍是最快吃完饭的,也不等宋晓了,她们拿着自己的行李上楼去先洗澡。郑英跟着上楼去帮她们找东西。

吃到后面,就剩宋长江和宋长河还有宋晓个在吃。

爷爷家里的碗比家里的小差不多一半,宋晓吃完第四碗的最后一口饭,才满足地放下了碗筷。

“晓晓这个胃口像咱们老宋家的。”宋钦指了指桌上盛米饭的盆,“不够吃再舀点,不着急。”

宋晓这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小声地解释:“车上没吃好。”

但宋长河很快就拆穿她,“咱们家老幺就是能吃,在家也顿顿吃两大碗,那碗都这么大一个。”说着还两只手比划了下家里的碗有多大,“看着是瘦了点,力气不小。”

这个骄傲的语气,就和别人家吹自己家孩子学习好或者是工作单位好一样。

家里长辈都觉得能吃是福,特别是宋长江,“吃得多好啊,你堂姐就不行,说是太胖了要减减肥,一天吃半碗饭,不多吃点怎么成,就该多跟晓晓学学。”

宋晓沉默,不是什么优点,这倒也不用学。

干坐着看她爸和爷爷大伯喝着小酒聊着工作的事情,很快就觉得没意思了,宋晓就也跟着上楼去准备洗澡。

爷爷家里住的上下两层的小白楼,老人家行动不方便,都是住在下面一楼的,楼下还有个房间是家里保姆吴阿姨住的,楼上个房间,以前都是空着,有客人或者是大伯、二姑回来家里住的时候才会用到,现在他们一家六口人过来,正好用上。

二楼的个房间都不大,他们住的也不宽敞,只能两人住一间,宋长河和李勤勉住一间,白秀华和李秋月住一间,剩下的就是宋晓和宋妍一起。

房间里都铺上了新床单,换上了新被子。

宋妍已经洗好澡出来,正对着电风扇吹头发。老太太又拿了一份新的洗漱用品过来,“衣服都没准备,也不知道你们小姑娘喜欢什么样式的,改天奶奶再带你们去买新衣服。别对着风扇吹,以后年纪大了容易得头疼病。”听到卫生间开门的声音,知道是白秀华也洗好了出来,就催着宋晓赶紧去洗。

她爸还在楼下侃大山,她是最后一个进去洗澡的,后面没有人催,她就在里面洗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搓了一遍感觉能搓出泥来,干脆又兑了热水再一遍。

洗澡出来神清气爽的,但是又开始昏昏欲睡,她想把湿头发倒在床沿边躺下睡,但是被宋妍虎视眈眈地盯着,她就还是老老实实地拿毛巾一边擦一边吹风扇。

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外边天都暗下来了,滚了两圈坐起来扒拉头发,整个人还有些懵。

楼下好像来了客人,隐约能听到她爸的大嗓门。这下也清醒了,赶紧爬起来整理衣服,然后找鞋子穿好下楼。

撑在楼梯的栏杆往下看,一眼就和正抬头往上看的小伙子撞上了眼神,两个人都是一愣。

“晓晓睡醒了,快下来,你大伯母和姐姐弟弟过来了。”奶奶看见她就招了招手。

一下来又是一波认亲,大伯母林之静,大她五岁的堂姐宋欣,小她一个月的堂弟宋言义。

大伯母也是在部队里工作,整个人看起来十分干练豪爽。堂姐和堂弟都长得像大伯父,脸上总是挂着笑,瞧着就很亲切。

堂姐宋欣对她还有些印象,很快就拉着她的手坐旁边,上下瞅瞅,“妹妹小时候可胖,奶奶不说我都认不出来。”

她一岁多的时候大伯一家去花州市看他们,宋欣对她的印象就是那时候开始,主要是差不多年纪的宋晓和宋言义放在一起对比,显得宋晓太肉乎,六岁跟着来京城的时候也是个肉嘟嘟的矮萝卜。


就连宋言义也凑过来搭话:“晓晓是真的胖好多,家里还有我们小时候坐一起的照片。”

大伯母站在身后,一个巴掌拍在宋言义的后脑勺,“人家叫晓晓你也叫,喊堂姐。”

宋言义扭过头不搭理,还是“晓晓”“晓晓”地喊人。

在京城待了两天,宋欣和宋妍、李秋月玩得最好,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就能把她们两个给凑一起的。

而宋言义最喜欢带着晓晓出去跑,出去给他的朋友介绍说这是他妹妹。宋晓没拆穿他,回到爷爷家后,宋言义想当哥哥想疯了,仗着自己长得高故意拿吃的逗她,结果被宋晓按沙发里起不来哇哇叫。

老爷子就坐旁边的沙发鼓掌,“收拾得好!”

宋长河自小是在京城长大的,有些发小常年不见面但也还保留联系,好不容易来一趟,肯定是要带上老婆孩子上门拜访的。还有家里来往的一些长辈,都是看着他长大的,很多都已经退了下来,老爷子也要带着他去走动走动。

一直到来了京城的第四天,才算是从各种人情往来中停歇下来。

接着就是计划着全家出动一起出去逛京城的景点。

老太太要拉着白秀华和家里四个姑娘先去大楼逛一圈,每个姑娘都买了两套衣服才罢休,掏钱的时候乐呵呵的,“你们不用给奶奶省钱,好几年买一次,咱们得买开心喽。”买了新衣服就让她们换上穿着,跟人家售货员炫耀着,“几个都是我孙女,长得好看。”

宋言义在家无聊非要跟着一起出来逛,还拉上没事做的李勤勉一起,两个人蹲在旁边的空地上等着。

“勤勉哥,我爸说你在工农兵大学读书,还做化学研究,这具体都是做什么,你给我讲讲呗。”

“也不是单单学习化学,别的专业也都学一点,我运气好被老师选到实验室去帮忙”

李勤勉脾气好,问什么都给答得详细认真,宋言义崇拜道:“你懂得真多!要是我亲哥像你这样好说话就好了。”作为家中老幺,动不动就挨揍。现在叔叔家有个差不多年纪的堂姐,也照样能揍他。

老太太带着人呼啦啦地走出来,又拐去卖相机的柜台,这是白秀华在来时答应给宋晓买的。

售货员介绍了各个相机的牌子和性能,宋言义跟着凑上去给建议,还有宋妍也来发表意见,每个人都有自己看好的那个,宋晓自动屏蔽了其他人说的,挑了自己一眼就看中的白色相机。

只比她巴掌那么大一小圈的相机,有根绳子绑着,可以直接挂在脖子上,也不觉得重。买了相机还得买胶卷,想着好不容易一家人出去玩,要多拍些照片,买的胶卷就多了些。

白秀华掏钱出去的时候,宋晓眼巴巴地盯着,愈发觉得手里的这台相机珍贵。

为了不浪费胶卷,宋晓还请教了售货员相机怎么使用,有没有什么拍摄技巧。

走出大楼,宋晓心痒痒,打开相机想拍一张看看,正巧路对面有辆公交车开过,公交车上靠窗坐着的穿着白色衬衫的熟悉面孔也看向她这边。

咔擦一声,这是她拿到相机拍的第一张照片。

她愣在原地许久,还是宋妍推了推她才回过神来。

公交车已经开了过去,低头看看相机,也不知道刚刚有没有把人给拍进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