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4480yy私人影院 星辰影院 80s电影网 电影大全 神马影院
风雨小说网 > 宋玉章 > 第138章 第 138 章

第138章 第 138 章

月光如洗,亮而明净,从天上悠悠地洒落人间,落在孟庭静的身上却也并不柔和,宛若刀锋上跃动的雪芒。

宋玉章双臂收拢地裹了下大衣,很平淡地收回了目光。

宋家的雕阑铁门在月光下拉长了影,斑驳的花纹投射在了宋玉章的脸上、身上,宋玉章自己浑然未觉,孟庭静却是将视线定格在了他眼上一朵小小的花影。

那花影比鲜花更易逝,宋玉章稍一转身,花就败在了黑夜之中。

大门在身后关上,宋玉章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

铁制的门在月光下漆黑而深沉,宋玉章轻叹了口气,感到一种带着淡淡困惑的无奈。

在某些方面,宋玉章很自信。

他会算命。

不是那些玄而又玄,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是切切实实存在着的人的命运。

人与人之间,会有怎样的结局,他一眼就能看到底。

宋玉章返回楼上的房间,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他翻过身,拉了下床边碧顶的台灯,台灯“啪”的一下点亮,宋玉章心想:“他一定还在那儿。”

手上拉着台灯的那根细线摩挲了一下,宋玉章坐起身走到了窗边。

落地窗外,湖水粼粼,大门与草坪在他的视角中是斜斜地贴着天空的三角形,门口离得远,看不清楚,但不必看清楚,影子不会说谎。

宋玉章又心想:“何必呢?”

孟庭静一直在门外等,也说不上是等,他没盼着宋玉章下来,只是就是不肯走,他同宋玉章之间发生的一切故事都谈不上为什么,为什么爱,为什么恨,为什么要放手,为什么又不肯放手,这些种种在他心里都没有特定的答案,而更像是一种世事自然的发展。

遇上了,然后,就是这样。

时间过得很快,长袍下摆微微有些沾湿,现在凌晨还是有浓重的霜露气息,孟庭静不觉得冷,也不觉得潮,不悲不喜,无盼无望,在黑夜中化作了一块巨石。

石头,现在他也成了块石头了,那能不能去体会那颗石头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用蛮力能将它摧毁,用自己的体温也能将它捂热。

可石头就只是石头。

他孟庭静不是石头,他有心有血肉有感情,他是个人。

敲门声不紧不慢地传来,宋玉章一下睁开了眼,“什么事?”

外头隔着门,距离也远,仆人的声音就显得很轻,“孟二爷进来了。”

宋玉章单臂拥着被子,沉默一会儿,道:“给他泡杯茶,让他走吧。”

仆人的声音更轻,轻得简直有些微不可察,宋玉章扭过身,预备重新睡觉,他估摸着俞非鱼今晚是回不来了。

睡意不浓,几乎可以算是可睡可不睡,他今天一整天都过得很放松,是水中的萍,浅薄而又逍遥,俞非鱼真是好,没有俞非鱼,他躲不进这个小世界,做不到这一天全然的飘游自在。

俞非鱼走了,房间里失去了那种无时无刻不快活的气息,他仍然寂寞。

宋玉章将手臂垫在脖子底下,眼睛看着头顶吊灯的轮廓,抓了床头的手表一看,已经一点多了。

仆人端了热茶,轻轻地点在桌上,没说一句话就退了下去。

孟庭静来宋家的次数不算多。

孟素珊嫁到宋家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孟庭静发自内心地厌憎宋家以及宋家的每一个人,认为是他们夺走了自己的大姐。

这当然是没有道理的,孟庭静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孟素珊到了年纪就是该嫁人,就算不是宋家,也会是别的家庭,况且孟素珊是心甘情愿的。

可这并不影响孟庭静对于宋家的厌恶。

他乐意,谁也管不着。

之后年岁渐长,孟庭静学会了控制自己,对宋家这个亲家,多少也打起了些许精神来敷衍。

不是因为人情世故,他不需要人情世故,纯粹是看在孟素珊的面子上。

仔细想来,倒是宋玉章出现之后,他来宋家的次数才变得频繁了一点儿。

孟庭静双掌搁放在膝头,等茶上的热气消散后,他站起了身。

仆人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二爷,五爷睡了,您回去吧。”

孟庭静道:“他没睡,我知道。”

仆人很烦恼地一皱眉,他们原先都是在高压管制之下一板一眼所驯化出来的奴才,奴性仿佛像是与生俱来地刻在了他们的骨头里,然而宋玉章对待他们都很和气,除了基本的使唤之外,其余几乎是不管,久而久之,留在宋家的几个奴才都以惊人的快速脱去了奴性,重新显现出人的面孔来。

“二爷,”仆人挡在孟庭静面前,“您别上去,五爷不想见您。”

孟庭静目光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仆人一点也不害怕,孟庭静当然是有权有势很厉害,可他不是孟家的仆人,孟庭静管不了他,五爷跟他来来回回地斗了一个月也还是完好无损,所以他也没道理露怯,放人进来那是看在从前大奶奶的面子上,再多的,就不成了。

孟庭静发觉这仆人并不怕他之后也觉得很惊奇,“你要拦我?”

仆人点点头,同时也很和气道:“二爷,您就回去吧,这么晚了,五爷这段时间总是忙,好不容易歇一天,您也是,回去歇着吧。”

孟庭静坐下了,他拍拍身边的沙发,道:“你坐下。”

仆人一头雾水,坚决地不肯坐下。

“他对你们都很好么?”

“谁?……您说五爷?”仆人摇头晃脑了一下,“五爷是挺好的,五爷不管我们。”

“不管?”

“是啊,不管,只要我们干好自己手里的活就行,其余的,五爷就随我们去了。”

孟庭静背挺得很直,单手搁在膝盖上,另一手搭在沙发的扶手上,他一向居高临下,对仆人佣人一类的角色,全当作是桌子椅子一样的工具,眼里掠过也就掠过了,风烟尘埃,不值一提。

如果宋玉章不是漂亮一点,大概也会被他一眼掠过,直接弄死。

他就是这么目中无人,也清楚自己的目中无人,他没有以这样的目中无人为傲,他就只是这么活着,并且可以这样活着。

宋玉章下了楼。

鞋底子很柔软,踏在台阶上悄无声息,他的脚步也放得很轻,转过层层旋转的台阶,在最后接近大厅的地方,他听到了人说话的声音。

声音不高,在空旷又安静的宋宅里便显得很清晰了。

宋玉章凝神一听,发觉是孟庭静在同家里的佣人说话,他听了一会儿发觉两人说的有来有回,内容涵盖了孟素珊在宋家当大少奶奶时期的事情,也有他近来在家里发生的事。

宋玉章听孟庭静问那佣人他最近吃的怎么样时,忍不住笑了笑。

孟庭静眼眸一转,看到了宋玉章的影子,他一抬手,制止了仆人的答话。

仆人似有所感,
一回头,正见穿着睡衣的宋玉章从楼上下来,向他摆了摆手,“去睡吧。”

仆人今日负责守夜,得了宋玉章的许可后,便很高兴地跑回佣人所住的小楼里真去睡觉了。

宋玉章笑着,其实是心平气和,摆出的是很客气的笑容,“大半夜的,在我这儿熬鹰?他拿的可不是你孟家的工钱。”

茶已经冷了,孟庭静喝了口冷茶,“他如果拿的是我孟家的工钱,他就不敢这样对我说话。”

“是,”宋玉章边笑边走了过来,有些自嘲道,“你们个个都比我会治家。”

孟庭静一口接一口地喝杯子里的冷茶,仿佛那冷茶的滋味好的很,他静默片刻后,淡淡道:“未必。”

宋玉章正按着睡衣带子坐下,听孟庭静这似是而非的话倒有些惊讶,孟庭静处处要强,就是这样模糊的认输,也足以叫他感到诧异了。

孟庭静脸色有些白,不知道是不是在外头冻的,鼻尖略带一点红,看上去颇有些梨花带雨的意思,宋玉章对这一类俊俏白皙的长相已在心中免疫,然而还是感到了些许触动。

人生如梦,他这大半年跌宕起伏的时光,从头至尾的见证者,就是一个孟庭静了。

两人默然不语,良久,孟庭静先发了问,“你跟俞非鱼……好上了?”

“不错。”

孟庭静又是一阵漫长的沉默,他平静道:“我就知道你会跟他好。”

宋玉章道:“是吗?”

“他简单,好糊弄,所以你喜欢。”

宋玉章笑了笑,“也没有那么不堪吧。”

孟庭静也笑了笑,目光凛然地看向宋玉章,“我说的是事实,难道事实都是不堪的?”

宋玉章沉吟了一会儿,承认道:“你说的对。”

孟庭静心里并没有宋玉章服软的痛快,他什么时候痛快过呢?就是同宋玉章面对面坐着,他放弃商会主席时,宋玉章变了色的脸庞令他感到了痛快。

也终于有他料不到的时候了!

只是那痛快转瞬即逝,是真正的一时痛快。

然后呢?然后就要同宋玉章明争暗斗你死我活。

在很久之前,其实也不算久,大约也就是小半年之前,孟庭静曾幻想过让宋玉章匍匐在他脚下,承认自己的有眼无珠,对他哀求乞怜。

人同人之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既然非要有人占上风才能获得太平,那就由他来占这个上风吧,上风,那他是占惯了的。

然而,他失败了。

不是一时的失败,是未来都可预见的失败。

痛快是一时的,悲哀却会是一辈子的。

那种悲哀来自他的内心,或者说灵魂,除了他自己,谁也解救不了,宋玉章也不行,宋玉章有宋玉章的悲哀之处。

“我想问你一件事,你不要骗我。”孟庭静四平八稳地开了口。

宋玉章道:“你问,问完了就回去,把俞非鱼也给我放回来,没他,我今晚睡不安稳。”

孟庭静没有正面回答他,双眼宁静安然地盯着宋玉章的脸孔,他道:“那天,你是想逼我同意聂家从码头运货才跟着聂饮冰出的城,是不是?”

宋玉章一刻都没有犹豫,不假思索道:“是。”

孟庭静的掌心从膝盖上空悬了一下,像是被气流震慑了一般。

又是久久的静默后,孟庭静忽然伸手拉了宋玉章的胳膊,宋玉章料想孟庭静今晚大概是要发一次疯的,发疯就发疯吧,所幸他也有心理准备,疯完了他好踏实睡觉。

孟庭静将他人拉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宋玉章鼻尖轻轻一动,仿佛嗅到了血气。

孟庭静右手贴了他的脸,将他的脸侧压下去,按到了自己的胸口。

心跳很平稳,宋玉章感觉到孟庭静的掌心有些冰,他暗暗想着预备着孟庭静什么时候发疯,然而孟庭静没有发疯,眉心微微一热,宋玉章抬起眼,孟庭静正注视着他。

宋玉章也有些发怔。

同孟庭静,他是好了又坏,坏了又好,那状态好像是永远没法固定下来,像是有两极在搏斗。

孟庭静低下头来时,宋玉章的心里一点躲避的心思都没有,也该是时候了,打了闹了就要好一阵,好上一阵就又要摔摔打打,只是这么纠缠下去,其实也没多大意思,所以宋玉章事到临头,还是躲了。

孟庭静的嘴唇再一次落在了他的眉心,嘴唇偏于凉,像冰,很干燥地从眉心印落到鼻梁,再是鼻尖,最后就是嘴唇了。

还是没躲过去,两人的嘴唇碰在一块儿,记忆之中好的坏的又全死灰复燃一般重新闪烁了起来,缠绵而又缠绵的触碰着,湿润地相濡以沫。

孟庭静搂着他,鼻尖对着鼻尖,呼吸和气息都温暖地缠绕在一块儿,孟庭静低声道:“你方才是骗我的。”

宋玉章沉默着轻叹了口气。

孟庭静侧过脸,将自己的面颊贴在宋玉章的面颊上,“你对我,也有过情分。”

宋玉章轻闭了眼,睫毛微微扇动着,手掌按了孟庭静的后脑勺,呼吸着孟庭静身上冬末春初的气息,他轻声道:“庭静,你爱我,我怎么会不懂呢?”

浩浩然的悲伤如巨涛般将孟庭静淹没了,他还是不后悔,因为人就是这样,不经历就不能参透,得靠自己熬出来,走不了任何捷径,非得自己一刀一刀地剖,才能将自己的心剖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孟庭静现在明白了。

他爱的宋玉章也不是颗石头,他也有心有血肉有感情,跟他一样,是个人。

月光如洗,亮而明净,从天上悠悠地洒落人间,落在孟庭静的身上却也并不柔和,宛若刀锋上跃动的雪芒。

宋玉章双臂收拢地裹了下大衣,很平淡地收回了目光。

宋家的雕阑铁门在月光下拉长了影,斑驳的花纹投射在了宋玉章的脸上、身上,宋玉章自己浑然未觉,孟庭静却是将视线定格在了他眼上一朵小小的花影。

那花影比鲜花更易逝,宋玉章稍一转身,花就败在了黑夜之中。

大门在身后关上,宋玉章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

铁制的门在月光下漆黑而深沉,宋玉章轻叹了口气,感到一种带着淡淡困惑的无奈。

在某些方面,宋玉章很自信。

他会算命。

不是那些玄而又玄,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是切切实实存在着的人的命运。

人与人之间,会有怎样的结局,他一眼就能看到底。

宋玉章返回楼上的房间,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他翻过身,拉了下床边碧顶的台灯,台灯“啪”的一下点亮,宋玉章心想:“他一定还在那儿。”

手上拉着台灯的那根细线摩挲了一下,宋玉章坐起身走到了窗边。

落地窗外,湖水粼粼,大门与草坪在他的视角中是斜斜地贴着天空的三角形,门口离
得远,看不清楚,但不必看清楚,影子不会说谎。

宋玉章又心想:“何必呢?”

孟庭静一直在门外等,也说不上是等,他没盼着宋玉章下来,只是就是不肯走,他同宋玉章之间发生的一切故事都谈不上为什么,为什么爱,为什么恨,为什么要放手,为什么又不肯放手,这些种种在他心里都没有特定的答案,而更像是一种世事自然的发展。

遇上了,然后,就是这样。

时间过得很快,长袍下摆微微有些沾湿,现在凌晨还是有浓重的霜露气息,孟庭静不觉得冷,也不觉得潮,不悲不喜,无盼无望,在黑夜中化作了一块巨石。

石头,现在他也成了块石头了,那能不能去体会那颗石头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用蛮力能将它摧毁,用自己的体温也能将它捂热。

可石头就只是石头。

他孟庭静不是石头,他有心有血肉有感情,他是个人。

敲门声不紧不慢地传来,宋玉章一下睁开了眼,“什么事?”

外头隔着门,距离也远,仆人的声音就显得很轻,“孟二爷进来了。”

宋玉章单臂拥着被子,沉默一会儿,道:“给他泡杯茶,让他走吧。”

仆人的声音更轻,轻得简直有些微不可察,宋玉章扭过身,预备重新睡觉,他估摸着俞非鱼今晚是回不来了。

睡意不浓,几乎可以算是可睡可不睡,他今天一整天都过得很放松,是水中的萍,浅薄而又逍遥,俞非鱼真是好,没有俞非鱼,他躲不进这个小世界,做不到这一天全然的飘游自在。

俞非鱼走了,房间里失去了那种无时无刻不快活的气息,他仍然寂寞。

宋玉章将手臂垫在脖子底下,眼睛看着头顶吊灯的轮廓,抓了床头的手表一看,已经一点多了。

仆人端了热茶,轻轻地点在桌上,没说一句话就退了下去。

孟庭静来宋家的次数不算多。

孟素珊嫁到宋家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孟庭静发自内心地厌憎宋家以及宋家的每一个人,认为是他们夺走了自己的大姐。

这当然是没有道理的,孟庭静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孟素珊到了年纪就是该嫁人,就算不是宋家,也会是别的家庭,况且孟素珊是心甘情愿的。

可这并不影响孟庭静对于宋家的厌恶。

他乐意,谁也管不着。

之后年岁渐长,孟庭静学会了控制自己,对宋家这个亲家,多少也打起了些许精神来敷衍。

不是因为人情世故,他不需要人情世故,纯粹是看在孟素珊的面子上。

仔细想来,倒是宋玉章出现之后,他来宋家的次数才变得频繁了一点儿。

孟庭静双掌搁放在膝头,等茶上的热气消散后,他站起了身。

仆人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二爷,五爷睡了,您回去吧。”

孟庭静道:“他没睡,我知道。”

仆人很烦恼地一皱眉,他们原先都是在高压管制之下一板一眼所驯化出来的奴才,奴性仿佛像是与生俱来地刻在了他们的骨头里,然而宋玉章对待他们都很和气,除了基本的使唤之外,其余几乎是不管,久而久之,留在宋家的几个奴才都以惊人的快速脱去了奴性,重新显现出人的面孔来。

“二爷,”仆人挡在孟庭静面前,“您别上去,五爷不想见您。”

孟庭静目光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仆人一点也不害怕,孟庭静当然是有权有势很厉害,可他不是孟家的仆人,孟庭静管不了他,五爷跟他来来回回地斗了一个月也还是完好无损,所以他也没道理露怯,放人进来那是看在从前大奶奶的面子上,再多的,就不成了。

孟庭静发觉这仆人并不怕他之后也觉得很惊奇,“你要拦我?”

仆人点点头,同时也很和气道:“二爷,您就回去吧,这么晚了,五爷这段时间总是忙,好不容易歇一天,您也是,回去歇着吧。”

孟庭静坐下了,他拍拍身边的沙发,道:“你坐下。”

仆人一头雾水,坚决地不肯坐下。

“他对你们都很好么?”

“谁?……您说五爷?”仆人摇头晃脑了一下,“五爷是挺好的,五爷不管我们。”

“不管?”

“是啊,不管,只要我们干好自己手里的活就行,其余的,五爷就随我们去了。”

孟庭静背挺得很直,单手搁在膝盖上,另一手搭在沙发的扶手上,他一向居高临下,对仆人佣人一类的角色,全当作是桌子椅子一样的工具,眼里掠过也就掠过了,风烟尘埃,不值一提。

如果宋玉章不是漂亮一点,大概也会被他一眼掠过,直接弄死。

他就是这么目中无人,也清楚自己的目中无人,他没有以这样的目中无人为傲,他就只是这么活着,并且可以这样活着。

宋玉章下了楼。

鞋底子很柔软,踏在台阶上悄无声息,他的脚步也放得很轻,转过层层旋转的台阶,在最后接近大厅的地方,他听到了人说话的声音。

声音不高,在空旷又安静的宋宅里便显得很清晰了。

宋玉章凝神一听,发觉是孟庭静在同家里的佣人说话,他听了一会儿发觉两人说的有来有回,内容涵盖了孟素珊在宋家当大少奶奶时期的事情,也有他近来在家里发生的事。

宋玉章听孟庭静问那佣人他最近吃的怎么样时,忍不住笑了笑。

孟庭静眼眸一转,看到了宋玉章的影子,他一抬手,制止了仆人的答话。

仆人似有所感,一回头,正见穿着睡衣的宋玉章从楼上下来,向他摆了摆手,“去睡吧。”

仆人今日负责守夜,得了宋玉章的许可后,便很高兴地跑回佣人所住的小楼里真去睡觉了。

宋玉章笑着,其实是心平气和,摆出的是很客气的笑容,“大半夜的,在我这儿熬鹰?他拿的可不是你孟家的工钱。”

茶已经冷了,孟庭静喝了口冷茶,“他如果拿的是我孟家的工钱,他就不敢这样对我说话。”

“是,”宋玉章边笑边走了过来,有些自嘲道,“你们个个都比我会治家。”

孟庭静一口接一口地喝杯子里的冷茶,仿佛那冷茶的滋味好的很,他静默片刻后,淡淡道:“未必。”

宋玉章正按着睡衣带子坐下,听孟庭静这似是而非的话倒有些惊讶,孟庭静处处要强,就是这样模糊的认输,也足以叫他感到诧异了。

孟庭静脸色有些白,不知道是不是在外头冻的,鼻尖略带一点红,看上去颇有些梨花带雨的意思,宋玉章对这一类俊俏白皙的长相已在心中免疫,然而还是感到了些许触动。

人生如梦,他这大半年跌宕起伏的时光,从头至尾的见证者,就是一个孟庭静了。

两人默然不语,良久,孟庭静先发了问,“你跟俞非鱼……好上了?”

“不错。”


孟庭静又是一阵漫长的沉默,他平静道:“我就知道你会跟他好。”

宋玉章道:“是吗?”

“他简单,好糊弄,所以你喜欢。”

宋玉章笑了笑,“也没有那么不堪吧。”

孟庭静也笑了笑,目光凛然地看向宋玉章,“我说的是事实,难道事实都是不堪的?”

宋玉章沉吟了一会儿,承认道:“你说的对。”

孟庭静心里并没有宋玉章服软的痛快,他什么时候痛快过呢?就是同宋玉章面对面坐着,他放弃商会主席时,宋玉章变了色的脸庞令他感到了痛快。

也终于有他料不到的时候了!

只是那痛快转瞬即逝,是真正的一时痛快。

然后呢?然后就要同宋玉章明争暗斗你死我活。

在很久之前,其实也不算久,大约也就是小半年之前,孟庭静曾幻想过让宋玉章匍匐在他脚下,承认自己的有眼无珠,对他哀求乞怜。

人同人之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既然非要有人占上风才能获得太平,那就由他来占这个上风吧,上风,那他是占惯了的。

然而,他失败了。

不是一时的失败,是未来都可预见的失败。

痛快是一时的,悲哀却会是一辈子的。

那种悲哀来自他的内心,或者说灵魂,除了他自己,谁也解救不了,宋玉章也不行,宋玉章有宋玉章的悲哀之处。

“我想问你一件事,你不要骗我。”孟庭静四平八稳地开了口。

宋玉章道:“你问,问完了就回去,把俞非鱼也给我放回来,没他,我今晚睡不安稳。”

孟庭静没有正面回答他,双眼宁静安然地盯着宋玉章的脸孔,他道:“那天,你是想逼我同意聂家从码头运货才跟着聂饮冰出的城,是不是?”

宋玉章一刻都没有犹豫,不假思索道:“是。”

孟庭静的掌心从膝盖上空悬了一下,像是被气流震慑了一般。

又是久久的静默后,孟庭静忽然伸手拉了宋玉章的胳膊,宋玉章料想孟庭静今晚大概是要发一次疯的,发疯就发疯吧,所幸他也有心理准备,疯完了他好踏实睡觉。

孟庭静将他人拉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宋玉章鼻尖轻轻一动,仿佛嗅到了血气。

孟庭静右手贴了他的脸,将他的脸侧压下去,按到了自己的胸口。

心跳很平稳,宋玉章感觉到孟庭静的掌心有些冰,他暗暗想着预备着孟庭静什么时候发疯,然而孟庭静没有发疯,眉心微微一热,宋玉章抬起眼,孟庭静正注视着他。

宋玉章也有些发怔。

同孟庭静,他是好了又坏,坏了又好,那状态好像是永远没法固定下来,像是有两极在搏斗。

孟庭静低下头来时,宋玉章的心里一点躲避的心思都没有,也该是时候了,打了闹了就要好一阵,好上一阵就又要摔摔打打,只是这么纠缠下去,其实也没多大意思,所以宋玉章事到临头,还是躲了。

孟庭静的嘴唇再一次落在了他的眉心,嘴唇偏于凉,像冰,很干燥地从眉心印落到鼻梁,再是鼻尖,最后就是嘴唇了。

还是没躲过去,两人的嘴唇碰在一块儿,记忆之中好的坏的又全死灰复燃一般重新闪烁了起来,缠绵而又缠绵的触碰着,湿润地相濡以沫。

孟庭静搂着他,鼻尖对着鼻尖,呼吸和气息都温暖地缠绕在一块儿,孟庭静低声道:“你方才是骗我的。”

宋玉章沉默着轻叹了口气。

孟庭静侧过脸,将自己的面颊贴在宋玉章的面颊上,“你对我,也有过情分。”

宋玉章轻闭了眼,睫毛微微扇动着,手掌按了孟庭静的后脑勺,呼吸着孟庭静身上冬末春初的气息,他轻声道:“庭静,你爱我,我怎么会不懂呢?”

浩浩然的悲伤如巨涛般将孟庭静淹没了,他还是不后悔,因为人就是这样,不经历就不能参透,得靠自己熬出来,走不了任何捷径,非得自己一刀一刀地剖,才能将自己的心剖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孟庭静现在明白了。

他爱的宋玉章也不是颗石头,他也有心有血肉有感情,跟他一样,是个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