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4480yy私人影院 星辰影院 80s电影网 电影大全 神马影院
风雨小说网 > 和松田贴贴 > 第83章 第 83 章

第83章 第 83 章

升学前的最后一个寒假,大家聚在一起玩雪。

奶奶给桃沢爱梨编了一个很可爱的发型。

桃沢爱梨很喜欢,才刚开始玩雪没多久,便明里暗里地炫耀了很多次自己的头发。

萩原研二眉眼弯弯,非常体贴地夸奖:“爱梨今天真的很可爱呢。”

桃沢爱梨开心地晃晃脑袋:“嘿嘿。”

虽然都是小学里长相优越的男孩子,但相比起毒舌桀骜的松田阵平,嘴甜脾气好的萩原研二更受女孩子们的欢迎。

桃沢爱梨也很喜欢和萩原研二一起玩——他甚至还能给出关于发卡挑选的建议。

她原本在堆自己的小雪人,现在则心情颇好地搓出一个大雪球,和萩原研二一起堆大雪人玩,顺便讨论什么颜色的发卡比较搭她今天的衣服。

松田阵平:“……”

他不远不近地看着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两个脑袋。

松田阵平:“。”

幼稚小学生松田阵平恶狠狠地捏了捏手中的雪球,总觉得心里有些拧巴。

……

桃沢爱梨对松田阵平的情绪变化毫无察觉。

她专心致志地打扮着雪人。

桃沢爱梨歪头看着白白的雪人,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感觉……太空了,没什么亮点。

让想了想,摘下头上用来固定头发的发卡,放到雪人的头上。

矮矮胖胖的雪人头顶出现一个小梨子。

原本还算稳当的发型变得有些松松垮垮,桃沢爱梨抑制住摇头晃脑的大幅度动作,小心翼翼地转过头:“我们用阵平的照相机给雪人拍张照叭。”

拍完照她就得赶快把发卡重新夹回去了!

她朝松田阵平的位置转过去,却扑了个空。

那个位置只剩下一个堆了一半的雪人。

桃沢爱梨:“?”

她傻愣愣地“欸”了一声,突然感觉自己的发尾被扯了扯。

身后传来松田阵平语气有些凉凉的声音。

像今晚的风一样凉。

“你——”

松田阵平不知何时已经悄然凑近,伸手轻轻扯了扯她的辫子。

他刚想别扭地说点什么,只见桃沢爱梨的长发倏然散开,垂落而下,拂过他的掌心。

发圈掉落在雪地上。

萩原研二:“……”

桃沢爱梨:“……”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

他根本没用力气啊??

松田阵平凌乱了。

松田阵平觉得这发圈质量很一般。

他木木地弯腰捡起发圈,看着眉眼瞬间耷拉下来的桃沢爱梨,心里一紧。

千万、千万别……

“呜呜呜呜呜——”

桃沢爱梨嘴一咧。

哭了。

萩原研二:“……”

松田阵平:“…………”

他努力地试图无视萩原研二略带谴责的眼神。

玩雪的地方离萩原研二家很近。

父母还没下班,萩原千速和朋友出去玩了,还没回来。

温暖的房间里,萩原研二非常尽职尽责地承担起小主人的招待义务,在厨房里给朋友们准备热乎乎的饮料。

桃沢爱梨和松田阵平坐在萩原研二的房间里。

相隔甚远。

毫无交谈。

——桃沢爱梨抗拒和松田阵平交谈。

也抗拒和松田阵平贴贴,一定要坐得很远很远。

“……”

桃沢爱梨闷闷地坐着,越想越不开心。

可爱的发型没了。

好委屈。

好伤心。

桃沢爱梨没再大哭。

她攥着发圈和发卡,只是可怜巴巴地掉着眼泪,时不时就抽抽鼻子。

房间里只剩下微弱的抽抽噎噎的声音。

始作俑者松田阵平坐姿看起来很随意。

很气定神闲。

但他本人其实如坐针毡。

“……”

这该怎么办??

松田阵平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哄人——向来只有hagi才擅长哄女孩子开心。

松田阵平纠结了一会儿,清了清嗓子,干巴巴地劝道:“对不起,你、你别哭了。”

桃沢爱梨没理他。

松田阵平试图举反例吓唬她:“哭起来脸都皱皱的,不好看了。”

桃沢爱梨流泪的速度更快了。

并隐隐有要再次号啕大哭的趋势。

松田阵平:“……”

效果好像不太对。

他心情沉重,飞快地思索着萩原研二之前哄女孩子的招数,调动所有的情商,有样学样地递出一张纸,努力地劝道:“……擦擦眼泪吧。”

桃沢爱梨不伸手,只是用指尖戳着发圈和发卡,无视他递过来的纸。

松田阵平咬了咬牙,自己找台阶下:“……那我帮你擦。”

他心一横,硬着头皮凑过去,打算帮桃沢爱梨擦眼泪。

桃沢爱梨别过脸,不让他擦。

只留下一个高冷的侧脸。

松田阵平:“……”

好难。

好难。

hagi好强。

松田阵平被难倒了。

他有点烦躁地挠了挠头,继续惆怅地思考着对策。

突然,他听见桃沢爱梨轻轻地扑哧了一声。

虽然声音很快便止住,但松田阵平却灵敏地捕捉到了。

松田阵平一顿,不动声色顺着桃沢爱梨的视线看过去。

她侧着脸,目光正落在萩原研二房间的墙上。

由于桌上台灯光线的原因,他们的影子恰好投射在墙上。

松田阵平的手微微拱起,覆在头顶。

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他扎了个有点扁的丸子头。

松田阵平:“……”

他眨了眨眼,放下手中的纸巾,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秘诀。

三秒钟后。

松田阵平的头上出现了两个有点扁的丸子头。

桃沢爱梨:“……噗。”

声音依旧很小。

但还是被松田阵平听见了。


田阵平觉得自己得救了。

于是,接下来,墙上出现了蹦蹦跳的兔子,狡黠的狐狸,憨厚的狗狗,以及一切松田阵平能立刻想到的东西。

他的手指本就非常灵活,做几个复杂的手影自然不在话下。

就在松田阵平操纵着狗狗影子在墙上四处移动时,墙上出现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兔兔影子。

看起来有些寒碜,并不非常形象,但能看出是在模仿他刚刚的手势。

那只兔兔影子开始四处追逐那只狗狗影子,做出愤怒的打击动作。

“……”

松田阵平动作一停,扭头朝旁边看去。

桃沢爱梨正专心地摆弄着手,目不转睛地盯着墙。

脸上还有泪痕,但没再流出新的眼泪。

松田阵平:“……”

哼。

还是在偷看他嘛。

松田阵平心里莫名有些得意,继续变换着手的姿势。

墙上的影子不断地变化着。

……

和好了。

萩原研二终于把三杯热腾腾的可可端回房间时,桃沢爱梨已经把脸洗干净了。

“研二你好慢噢。”

她眨了眨眼。

萩原研二不动声色地环顾了一圈房间里显然坐近了许多的两个人,笑容满意地加深了些许。

“抱歉抱歉。”

萩原研二放下热可可,笑眯眯地在一旁坐下。

……

虽然不哭了,但是想到自己还没撑多久的发型,桃沢爱梨还是有些闷闷不乐。

喝了一会儿饮料后,萩原研二盯着桃沢爱梨散落的头发看了一会儿,突然出声:“爱梨,小阵平说想帮你编一个新的发型,用来赔罪。”

松田阵平噎住:“?”

他什么时候说过?

不对,他根本就不会编头发啊???

桃沢爱梨抬起头,狐疑地盯着松田阵平:“你会吗?”

萩原研二不知从哪里翻出来一本厚厚的美发杂志,在他们眼前晃了晃:“没关系,我们可以看我姐姐的杂志。”

松田阵平:“我没说唔唔唔——”

他的嘴猝不及防地被微笑着的萩原研二一把捂住。

“小阵平刚刚进门前就偷偷跟我说了。”萩原研二贴心地解释,“他这个人脸皮薄嘛,不好意思,总是害羞。”

桃沢爱梨看了看松田阵平涨红的脸,非常理解地点点头:“我懂,阵平是害羞怪和别扭怪。”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挣脱萩原研二的手,果断炸毛:“你们说谁呢!!!!”

桃沢爱梨眨眨眼:“欸呀,开始了开始了。”

萩原研二给他一个k:“小阵平不要害羞嘛,你手可巧了,上次不是还拆了家里的洗衣机吗?编个头发还不是soeasy。”

松田阵平:“。”

……

三名小学生开始钻研那本美发杂志。

桃沢爱梨一直觉得国中生萩原千速又成熟又漂亮,经常忍不住看着她出神。

此时,得知这本杂志是萩原千速的,桃沢爱梨怀着崇拜的心理,眼巴巴地盯着那些图片,觉得眼花缭乱。

好多可爱的发型噢。

终于,她看到了一个特别喜欢的发型,连忙伸手指了指:“我要这个!”

旁边标注的难度是五颗星。

松田阵平:“……”

萩原研二拍拍他的肩膀,一脸严肃地竖起大拇指:“小阵平,你没问题的。”

松田阵平:“…………”

他硬着头皮,一只手拿起桃沢爱梨的发圈和发卡,一只手拿起梳子,目光黏在美发杂志的步骤上。

先这样这样,再那样那样,然后再这样……欸欸欸这个步骤是怎么做到的???

萩原研二也凑过来研究:“这个看起来还真的挺复杂欸。”

桃沢爱梨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有点紧张:“你梳头的时候要轻一点噢,我怕痛。”

松田阵平轻哼一声:“知道了,真麻烦。”

虽然话说得硬邦邦的,但是他的动作却很小心翼翼。

带着一点笨拙的温柔。

梳子轻柔地穿过她的发间,把她的头发梳顺。

松田阵平捏着她的发尾,淡淡的果香洗发水气味萦绕在他的鼻尖。

他心不在焉地盯着桃沢爱梨的头发,觉得还挺漂亮的。

松田阵平忍不住用手指梳了几下桃沢爱梨的发尾。

萩原研二:“咦——”

松田阵平一激灵,火速收回手,欲盖弥彰地拿起美发杂志,佯装出一副认真的模样。

“……”

头发软软的,好顺滑。

“有种抽象的美感。”

萩原研二严谨地摸着下巴。

“唔……阵平好菜噢。”

桃沢爱梨纠结地用指尖缠了缠发尾,想起身去洗手间照照大的镜子。

虽然勉强凑合着扎了个差不多的,但是看起来有点毛毛躁躁的。

像炸毛的小猫。

桃沢爱梨撇撇嘴。

“……这不是还行吗!!!”

松田阵平愤怒地举着化妆镜,一把按住桃沢爱梨的肩膀。

桃沢爱梨噗通一声倒回椅子上。

“……这和那个图也差不多吧!!”

松田阵平凑近桃沢爱梨,用指尖戳着她的头发。

这里戳戳那里戳戳。

桃沢爱梨晃晃脑袋,顺口吐槽:“阵平,你以后要多练练扎头发。”

萩原研二点点头:“嗯嗯。”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等等,我为什么要多练这个??”

哄闹之际,萩原千速回家了。

她看到了桃沢爱梨的头发,没忍住笑出了声。

桃沢爱梨告状:“阵平把我头发扯散了!还给我扎了一个很奇怪的发型!”

松田阵平:“。”

“我帮爱梨扎一个新的吧。”萩原千速笑眯眯地拿起相机,“机会难得,先给你们三个拍张照片好不好?”

桃沢爱梨:“好呀好呀。”

咔擦一声。

时间和画面都在此定格。

“下次惹我生气的话。”

萩原千速在一旁和萩原研二看刚刚拍的照片的效果,而桃沢爱梨悄悄地凑近了松田阵平的耳侧。

“哄我就不是手影这么简单了哦。”

松田阵平不自然地掀眼:“……谁、谁哄你了。”

桃沢爱梨:“下次就玩翻花绳吧。”

松田阵平:“……”

国中的生活没什么特别的。

桃沢爱梨和松田阵平以及萩原研二的学校依旧隔得很远。

国中课业比小学多了不少,大家都要忙自己的事情,没法再像之前一样频繁地见面。

桃沢爱梨普普通通地上学放学,加入了有趣的戏剧社,交到了新朋友。

身边全是可爱的女孩子们,桃沢爱梨大部分时间里都过得很开心。

恰好是青春期的少女,课间讨论的话题加入了很多新鲜的内容。

比如化妆之类的。

桃沢爱梨没有化过妆,而身处戏剧社,难免遇到要化妆的时候。

大家讨论的时候,她就好奇地坐在一旁听。

……

两个多月没有见过面了。

桃沢爱梨明天要和松田阵平一起去看电影——萩原研二要去参加社团的联谊会,不参与他们的玩乐活动。

之前的话,桃沢爱梨不会觉得有什么特别的,随手拿起一套衣服穿着便能出门。

而这次,她突然想让自己……更好看一点。

桃沢爱梨想了想,来到附近的商场。

她进了一家美妆品牌店,非常生疏地在一大堆唇釉之间挑选。

呜哇,学姐之前好像说涂点唇釉能让自己的气色看起来更好一点……

桃沢爱梨纠结地看着一大堆相近的红色时,她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桃沢同学。”

桃沢爱梨回过头。

“嗯?鹿岛同学?”

穿着常服的鹿岛游微笑着朝她招招手,熟练地朝她k了一下。

“……”

好帅。

没穿国中制服也好帅哦。

桃沢爱梨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

鹿岛游是她的后桌——一个很帅气很帅气的女孩子。

她们简单地聊了几句。

来商场买限量章鱼烧而路过这里的鹿岛游眨了眨眼,非常善解人意地指了指一个颜色的唇釉:“这个颜色很适合你噢,今年很火的新色。”

她拿起一旁的试用装,轻轻地在桃沢爱梨的手腕上抹了一点。

桃沢爱梨低头看了看:“欸!真的很好看欸!你审美真好!”

她顿了顿,抬眼看向鹿岛游,眨巴眨巴眼睛:“鹿岛同学,能再拜托你一点事情吗……”

……

鹿岛游很懂女孩子们的心,是个非常好的相约逛街对象。

她帮桃沢爱梨选的裙子也非常合适。

分别的时候,桃沢爱梨非常开心。

嘿嘿。

明天肯定能惊艳到松田阵平=v=

……

松田阵平盯着远处手挽着手走在一起的两个人,甚至没发觉化掉的冰淇淋滴落在手指上。

熟悉的背影和陌生的背影。

那个陌生的背影,一看就是个帅气的国中男生。

还正在帮桃沢爱梨拎东西。

看起来好像是服装店的购物袋。

至于桃沢爱梨提着的……

松田阵平微微眯了眯眼睛。

好像是什么……化妆品店的袋子?

“……”

松田阵平一顿。

那所女校旁边,好像有好几所普通的国中。

松田阵平心里突然掠过一阵汹涌的烦躁情绪。

想追上去问个清楚。

……但他好像没什么立场。

越想越气。

还没待松田阵平挖掘出这一情绪波动背后的本质,和他一起来的男同学便喊他:“欸,松田,实践课的工具——再不去买就要排很久队了噢。”

松田阵平移过目光,随意地应了一声。

商场里人来人往。

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松田阵平再度把视线投向刚刚那个角落的时候,那里已经没有桃沢爱梨的身影。

同学心里一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感觉这位凶巴巴的松田同学的心情突然变得好差……

桃沢爱梨用了新的唇釉,穿上的新的裙子,开开心心地去赴约。

远远地看到松田阵平的身影时,桃沢爱梨有些惊讶。

男女生的发育差距开始慢慢地越来越明显。

他长高了不少,身材也紧致了很多。

已经比她要高出一点了。

松田阵平懒洋洋地靠着墙,心不在焉地垂眸盯着地面发呆。

桃沢爱梨放轻了脚步,悄悄地跑过去,一拍他的肩膀。

“阵平阵平,好久不见。”

松田阵平抬起头。

桃沢爱梨没像之前一样逮着机会就和松田阵平掐来掐去,而是矜持地收回手,站得笔直。

她有些紧张,又有些害羞。

唔,阵平能发现她有什么变化吗?会夸她的裙子好看吗?

“……”

和那双蓝眸对视了一会儿后,桃沢爱梨眨了眨眼,觉得松田阵平的眼神好像有一点点复杂。

像是觉得她今天很好看,又像是有点不爽和生气。

“……怎么啦?你不开心吗?”

桃沢爱梨贴心地问。

“……”浑身似乎都散发着低气压的松田阵平站直身体,双手插着兜,慢慢地说出今天地第一句话,“没有。”

显然有。

……

桃沢爱梨觉得,松田阵平今天好像有点怪怪的。

说话总是有种凉凉的挑衅意味,但是动作又总是和之前一样护着她。

比如一边面无表情,一边用身体护着她,不让她被电车里的人群挤到。

一边吐槽,一边主动走在靠近车道的一侧。

桃沢爱梨有点害羞地问:“你觉得我有没有什么不一样呀?”

得到的回复是一句有点别扭又有点冷淡的“没有”。

桃沢爱梨:“……”

“我昨天特地……顺便路过店里,买了化妆品噢,今天用了一点点……衣服也是新的。”

“……哼。”

松田阵平顿了顿,垂眸看着她。

真的很漂亮。

哪里都很
漂亮。

可他一想起昨天的场景,心里就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烦闷情绪。

最终只是干巴巴地应了一声。

桃沢爱梨撇撇嘴,也有点不开心。

不开心和不开心碰在一起,迟早是会爆发的。

桃沢爱梨几乎都忘了吵架的起因是什么。

意料之中的互呛来临时,她居然有种“终于来了”的感觉。

不欢而散。

但是电影很好看,所以桃沢爱梨看完了电影。

甜品也很好吃,所以她吃完了甜品。

顺便还去玩了一次娃娃机。

然后再气鼓鼓地回家,并决定以后都不要理松田阵平了。

大笨蛋阵平什么也不懂!!!

少年少女的吵架后劲总是很足。

置气的时间可能并不长,理智瞬间便回到大脑。

但纠结着不愿丢了面子的时间却可能很长很长。

彼此都不愿意做第一个示好的人。

从相互生气慢慢演变成暗暗较劲。

桃沢爱梨冷酷地写着作业,决定一定要等松田阵平先道歉。

……

第一个发现他们在闹别扭的人是萩原研二。

他当了一段时间和事佬,但是双方都不肯说为什么在闹别扭。

萩原研二:“……”

萩原研二决定先顺其自然发展。

发展着发展着,桃沢爱梨去京都做交换生了。

她对松田阵平一声不吭,但是发短信告诉了萩原研二。

【研二,我去京都交换了噢!!到时候三年级回来给你带礼物呀=w=!】

萩原研二:“…………”

没想到的发展.jpg

……

松田阵平越想越别扭。

越想越生气。

还有一点后悔。

他起初甚至因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而更生气了。

直到某次在街上恰好遇到了穿着女校校服的鹿岛游。

松田阵平几乎是一瞬间便认出那个背影。

仔细一看。

女孩子。

“……”

平静的春日清晨。

松田阵平躺在床上,盯着窗外开满了樱花的树,觉得好像有点想明白了自己为什么生气了。

现在不是生气了。

现在是纠结。

和别扭。

还有一点点想通后的心跳加速。

以及干巴巴地想着该怎么道歉以及和好。

中午吃饭时,松田阵平不自然地扯了扯领子,向萩原研二询问桃沢爱梨的手机号码。

——萩原研二上次不经意地透露出桃沢爱梨终于有了手机的消息。

萩原研二一顿,扭过头看他一眼,眼里突然露出几分意味深长的笑意。

“现在就发给你噢。”

萩原研二低头掏出手机,语气很自然。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欸了一声,露出遗憾的表情:“不过爱梨去京都做交换生了,如果小阵平是想找她玩的话,应该不行了噢。”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

和好的那一天来的猝不及防。

交换生期间,桃沢爱梨住在奶奶的一个老朋友家里。

对方是个很和蔼的老奶奶。

周末,桃沢爱梨主动提出去帮这个老奶奶买菜。

她欢快地提着袋子,走在安静的街道上。

春天的京都很漂亮。

桃沢爱梨四处张望着,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以及一头熟悉的卷发。

桃沢爱梨:“?”

她呆若木鸡。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也看见了她,一顿,朝她走过来。

桃沢爱梨震惊归震惊,依旧没有忘记还没和好的事实,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之前的事,对不起。”

语气自然。

她做好了松田阵平开口挑衅的准备,但听见的却是道歉。

桃沢爱梨:“?”

她脱口而出:“你是?”

松田阵平:“……”

他没像之前一样吐槽或者互呛,而是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睛,真诚地重复了一遍。

“对不起。”

松田阵平顿了顿,加上一句。

“是我的错。”

风吹散街边树上的樱花花瓣,纷纷扬扬地落在地上。

桃沢爱梨一头雾水地看着突然出现在关西的关东人松田阵平。

总觉得……他好像变了一些。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修学旅行。”

“你骗人!!!你们学校这几天根本没有修学旅行!应该是刚准备开校园运动会!!”

“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不行吗!!”

桃沢爱梨脸憋得通红。

差点就露陷了……

她经常偷偷摸摸向萩原研二拐弯抹角地打听他们最近在干什么。

又是一阵风吹过,街面的落花越来越多。

桃沢爱梨盯着松田阵平,突然明白了什么。

这家伙……该不会是特地跑这么远来道歉的吧??

桃沢爱梨眨了眨眼,突然有点开心。

好开心。

她抿了抿唇,最终只是说道:“我要打电话向你妈妈告状。”

“你一个人偷偷跑到这里来了。”

语气里藏着不易察觉的笑意。

……

确认松田阵平的父母都知情后,桃沢爱梨和他一起在京都玩了两天。

老奶奶笑眯眯地招呼松田阵平住在她家里。

桃沢爱梨和松田阵平去了景点,逛了街,玩了很多好玩的东西。

临别时,桃沢爱梨去送他。

她叮嘱了一大堆注意事项后,拥抱了一下松田阵平。

“阵平,下次还是等我回东京再一起玩吧。”

拥抱对他们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肢体接触。

桃沢爱梨自然地抱了抱他,以姐姐的口吻说着话。

“不要再一个
人跑过来啦,太远了。”

她抱着松田阵平,总觉得触感有些变化。

松田阵平的肌肉好像越来越结实了。

他之前……身体有这么硬邦邦的吗?

桃沢爱梨等了一会儿,没感觉到松田阵平回抱住自己。

桃沢爱梨:“咦,你不拥抱我吗!”

她的下巴抵在松田阵平的肩膀上,看不见他的表情。

只感觉怀抱的身体愈发僵硬。

最终,松田阵平闷闷地应了一声,像是终于做完了心理挣扎一般,用手轻轻地回抱住她的腰。

桃沢爱梨:“嗯?你好冷淡啊阵平。”

之前的时候,他们每次拥抱都是实打实的贴贴。

那双手的动作停滞了一会儿。

她听见松田阵平呼出一口气,似乎有点无奈。

随后,紧紧地抱住了她。

桃沢爱梨满意了,觉得他们的关系依旧和之前一样亲密。

“拜拜啦阵平!”

桃沢爱梨笑了笑。

“下次见。”

……

没有被察觉到的心意就像是杂草。

捕捉到一点点被阳光和雨水滋养的机会,便会趁机蓬勃地生长,圈占一块又一块地盘。

松田阵平不知道桃沢爱梨拥抱的时候在想什么。

是青梅竹马还是这次玩得真开心……?

他想的内容就像是春日的樱花,充斥着心动与绚丽。

率先心动的人凭借青梅竹马的身份肆意地拥抱对方是可以的吗?

“……”

松田阵平漫不经心地收紧了手臂。

管他呢。

不想了。

还是想下次要给桃沢爱梨发什么短信内容比较实际。

……hagi好像说过要发那种有来有回的内容?

要让对方答得上来以展开话题的那种……?

好复杂。

还是想发什么就发什么吧:d

升学前的最后一个寒假,大家聚在一起玩雪。

奶奶给桃沢爱梨编了一个很可爱的发型。

桃沢爱梨很喜欢,才刚开始玩雪没多久,便明里暗里地炫耀了很多次自己的头发。

萩原研二眉眼弯弯,非常体贴地夸奖:“爱梨今天真的很可爱呢。”

桃沢爱梨开心地晃晃脑袋:“嘿嘿。”

虽然都是小学里长相优越的男孩子,但相比起毒舌桀骜的松田阵平,嘴甜脾气好的萩原研二更受女孩子们的欢迎。

桃沢爱梨也很喜欢和萩原研二一起玩——他甚至还能给出关于发卡挑选的建议。

她原本在堆自己的小雪人,现在则心情颇好地搓出一个大雪球,和萩原研二一起堆大雪人玩,顺便讨论什么颜色的发卡比较搭她今天的衣服。

松田阵平:“……”

他不远不近地看着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两个脑袋。

松田阵平:“。”

幼稚小学生松田阵平恶狠狠地捏了捏手中的雪球,总觉得心里有些拧巴。

……

桃沢爱梨对松田阵平的情绪变化毫无察觉。

她专心致志地打扮着雪人。

桃沢爱梨歪头看着白白的雪人,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感觉……太空了,没什么亮点。

让想了想,摘下头上用来固定头发的发卡,放到雪人的头上。

矮矮胖胖的雪人头顶出现一个小梨子。

原本还算稳当的发型变得有些松松垮垮,桃沢爱梨抑制住摇头晃脑的大幅度动作,小心翼翼地转过头:“我们用阵平的照相机给雪人拍张照叭。”

拍完照她就得赶快把发卡重新夹回去了!

她朝松田阵平的位置转过去,却扑了个空。

那个位置只剩下一个堆了一半的雪人。

桃沢爱梨:“?”

她傻愣愣地“欸”了一声,突然感觉自己的发尾被扯了扯。

身后传来松田阵平语气有些凉凉的声音。

像今晚的风一样凉。

“你——”

松田阵平不知何时已经悄然凑近,伸手轻轻扯了扯她的辫子。

他刚想别扭地说点什么,只见桃沢爱梨的长发倏然散开,垂落而下,拂过他的掌心。

发圈掉落在雪地上。

萩原研二:“……”

桃沢爱梨:“……”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

他根本没用力气啊??

松田阵平凌乱了。

松田阵平觉得这发圈质量很一般。

他木木地弯腰捡起发圈,看着眉眼瞬间耷拉下来的桃沢爱梨,心里一紧。

千万、千万别……

“呜呜呜呜呜——”

桃沢爱梨嘴一咧。

哭了。

萩原研二:“……”

松田阵平:“…………”

他努力地试图无视萩原研二略带谴责的眼神。

玩雪的地方离萩原研二家很近。

父母还没下班,萩原千速和朋友出去玩了,还没回来。

温暖的房间里,萩原研二非常尽职尽责地承担起小主人的招待义务,在厨房里给朋友们准备热乎乎的饮料。

桃沢爱梨和松田阵平坐在萩原研二的房间里。

相隔甚远。

毫无交谈。

——桃沢爱梨抗拒和松田阵平交谈。

也抗拒和松田阵平贴贴,一定要坐得很远很远。

“……”

桃沢爱梨闷闷地坐着,越想越不开心。

可爱的发型没了。

好委屈。

好伤心。

桃沢爱梨没再大哭。

她攥着发圈和发卡,只是可怜巴巴地掉着眼泪,时不时就抽抽鼻子。

房间里只剩下微弱的抽抽噎噎的声音。

始作俑者松田阵平坐姿看起来很随意。

很气定神闲。

但他本人其实如坐针毡。

“……”

这该怎么办??

松田阵平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哄人——向来只有hagi才擅长哄女孩子开心。

松田阵平纠结了一会儿,
清了清嗓子,干巴巴地劝道:“对不起,你、你别哭了。”

桃沢爱梨没理他。

松田阵平试图举反例吓唬她:“哭起来脸都皱皱的,不好看了。”

桃沢爱梨流泪的速度更快了。

并隐隐有要再次号啕大哭的趋势。

松田阵平:“……”

效果好像不太对。

他心情沉重,飞快地思索着萩原研二之前哄女孩子的招数,调动所有的情商,有样学样地递出一张纸,努力地劝道:“……擦擦眼泪吧。”

桃沢爱梨不伸手,只是用指尖戳着发圈和发卡,无视他递过来的纸。

松田阵平咬了咬牙,自己找台阶下:“……那我帮你擦。”

他心一横,硬着头皮凑过去,打算帮桃沢爱梨擦眼泪。

桃沢爱梨别过脸,不让他擦。

只留下一个高冷的侧脸。

松田阵平:“……”

好难。

好难。

hagi好强。

松田阵平被难倒了。

他有点烦躁地挠了挠头,继续惆怅地思考着对策。

突然,他听见桃沢爱梨轻轻地扑哧了一声。

虽然声音很快便止住,但松田阵平却灵敏地捕捉到了。

松田阵平一顿,不动声色顺着桃沢爱梨的视线看过去。

她侧着脸,目光正落在萩原研二房间的墙上。

由于桌上台灯光线的原因,他们的影子恰好投射在墙上。

松田阵平的手微微拱起,覆在头顶。

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他扎了个有点扁的丸子头。

松田阵平:“……”

他眨了眨眼,放下手中的纸巾,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秘诀。

三秒钟后。

松田阵平的头上出现了两个有点扁的丸子头。

桃沢爱梨:“……噗。”

声音依旧很小。

但还是被松田阵平听见了。

松田阵平觉得自己得救了。

于是,接下来,墙上出现了蹦蹦跳的兔子,狡黠的狐狸,憨厚的狗狗,以及一切松田阵平能立刻想到的东西。

他的手指本就非常灵活,做几个复杂的手影自然不在话下。

就在松田阵平操纵着狗狗影子在墙上四处移动时,墙上出现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兔兔影子。

看起来有些寒碜,并不非常形象,但能看出是在模仿他刚刚的手势。

那只兔兔影子开始四处追逐那只狗狗影子,做出愤怒的打击动作。

“……”

松田阵平动作一停,扭头朝旁边看去。

桃沢爱梨正专心地摆弄着手,目不转睛地盯着墙。

脸上还有泪痕,但没再流出新的眼泪。

松田阵平:“……”

哼。

还是在偷看他嘛。

松田阵平心里莫名有些得意,继续变换着手的姿势。

墙上的影子不断地变化着。

……

和好了。

萩原研二终于把三杯热腾腾的可可端回房间时,桃沢爱梨已经把脸洗干净了。

“研二你好慢噢。”

她眨了眨眼。

萩原研二不动声色地环顾了一圈房间里显然坐近了许多的两个人,笑容满意地加深了些许。

“抱歉抱歉。”

萩原研二放下热可可,笑眯眯地在一旁坐下。

……

虽然不哭了,但是想到自己还没撑多久的发型,桃沢爱梨还是有些闷闷不乐。

喝了一会儿饮料后,萩原研二盯着桃沢爱梨散落的头发看了一会儿,突然出声:“爱梨,小阵平说想帮你编一个新的发型,用来赔罪。”

松田阵平噎住:“?”

他什么时候说过?

不对,他根本就不会编头发啊???

桃沢爱梨抬起头,狐疑地盯着松田阵平:“你会吗?”

萩原研二不知从哪里翻出来一本厚厚的美发杂志,在他们眼前晃了晃:“没关系,我们可以看我姐姐的杂志。”

松田阵平:“我没说唔唔唔——”

他的嘴猝不及防地被微笑着的萩原研二一把捂住。

“小阵平刚刚进门前就偷偷跟我说了。”萩原研二贴心地解释,“他这个人脸皮薄嘛,不好意思,总是害羞。”

桃沢爱梨看了看松田阵平涨红的脸,非常理解地点点头:“我懂,阵平是害羞怪和别扭怪。”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挣脱萩原研二的手,果断炸毛:“你们说谁呢!!!!”

桃沢爱梨眨眨眼:“欸呀,开始了开始了。”

萩原研二给他一个k:“小阵平不要害羞嘛,你手可巧了,上次不是还拆了家里的洗衣机吗?编个头发还不是soeasy。”

松田阵平:“。”

……

三名小学生开始钻研那本美发杂志。

桃沢爱梨一直觉得国中生萩原千速又成熟又漂亮,经常忍不住看着她出神。

此时,得知这本杂志是萩原千速的,桃沢爱梨怀着崇拜的心理,眼巴巴地盯着那些图片,觉得眼花缭乱。

好多可爱的发型噢。

终于,她看到了一个特别喜欢的发型,连忙伸手指了指:“我要这个!”

旁边标注的难度是五颗星。

松田阵平:“……”

萩原研二拍拍他的肩膀,一脸严肃地竖起大拇指:“小阵平,你没问题的。”

松田阵平:“…………”

他硬着头皮,一只手拿起桃沢爱梨的发圈和发卡,一只手拿起梳子,目光黏在美发杂志的步骤上。

先这样这样,再那样那样,然后再这样……欸欸欸这个步骤是怎么做到的???

萩原研二也凑过来研究:“这个看起来还真的挺复杂欸。”

桃沢爱梨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有点紧张:“你梳头的时候要轻一点噢,我怕痛。”

松田阵平轻哼一声:“知道了,真麻烦。”

虽然话说得硬邦邦的,但是他的动作却很小心翼翼。

带着一点笨拙的温柔。

梳子轻柔地穿过她的发间,把她的头发梳顺。

松田阵平捏着她的发尾,淡淡的果香洗发水气味萦绕在他的鼻尖。

他心不在焉地盯着桃沢爱
梨的头发,觉得还挺漂亮的。

松田阵平忍不住用手指梳了几下桃沢爱梨的发尾。

萩原研二:“咦——”

松田阵平一激灵,火速收回手,欲盖弥彰地拿起美发杂志,佯装出一副认真的模样。

“……”

头发软软的,好顺滑。

“有种抽象的美感。”

萩原研二严谨地摸着下巴。

“唔……阵平好菜噢。”

桃沢爱梨纠结地用指尖缠了缠发尾,想起身去洗手间照照大的镜子。

虽然勉强凑合着扎了个差不多的,但是看起来有点毛毛躁躁的。

像炸毛的小猫。

桃沢爱梨撇撇嘴。

“……这不是还行吗!!!”

松田阵平愤怒地举着化妆镜,一把按住桃沢爱梨的肩膀。

桃沢爱梨噗通一声倒回椅子上。

“……这和那个图也差不多吧!!”

松田阵平凑近桃沢爱梨,用指尖戳着她的头发。

这里戳戳那里戳戳。

桃沢爱梨晃晃脑袋,顺口吐槽:“阵平,你以后要多练练扎头发。”

萩原研二点点头:“嗯嗯。”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等等,我为什么要多练这个??”

哄闹之际,萩原千速回家了。

她看到了桃沢爱梨的头发,没忍住笑出了声。

桃沢爱梨告状:“阵平把我头发扯散了!还给我扎了一个很奇怪的发型!”

松田阵平:“。”

“我帮爱梨扎一个新的吧。”萩原千速笑眯眯地拿起相机,“机会难得,先给你们三个拍张照片好不好?”

桃沢爱梨:“好呀好呀。”

咔擦一声。

时间和画面都在此定格。

“下次惹我生气的话。”

萩原千速在一旁和萩原研二看刚刚拍的照片的效果,而桃沢爱梨悄悄地凑近了松田阵平的耳侧。

“哄我就不是手影这么简单了哦。”

松田阵平不自然地掀眼:“……谁、谁哄你了。”

桃沢爱梨:“下次就玩翻花绳吧。”

松田阵平:“……”

国中的生活没什么特别的。

桃沢爱梨和松田阵平以及萩原研二的学校依旧隔得很远。

国中课业比小学多了不少,大家都要忙自己的事情,没法再像之前一样频繁地见面。

桃沢爱梨普普通通地上学放学,加入了有趣的戏剧社,交到了新朋友。

身边全是可爱的女孩子们,桃沢爱梨大部分时间里都过得很开心。

恰好是青春期的少女,课间讨论的话题加入了很多新鲜的内容。

比如化妆之类的。

桃沢爱梨没有化过妆,而身处戏剧社,难免遇到要化妆的时候。

大家讨论的时候,她就好奇地坐在一旁听。

……

两个多月没有见过面了。

桃沢爱梨明天要和松田阵平一起去看电影——萩原研二要去参加社团的联谊会,不参与他们的玩乐活动。

之前的话,桃沢爱梨不会觉得有什么特别的,随手拿起一套衣服穿着便能出门。

而这次,她突然想让自己……更好看一点。

桃沢爱梨想了想,来到附近的商场。

她进了一家美妆品牌店,非常生疏地在一大堆唇釉之间挑选。

呜哇,学姐之前好像说涂点唇釉能让自己的气色看起来更好一点……

桃沢爱梨纠结地看着一大堆相近的红色时,她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桃沢同学。”

桃沢爱梨回过头。

“嗯?鹿岛同学?”

穿着常服的鹿岛游微笑着朝她招招手,熟练地朝她k了一下。

“……”

好帅。

没穿国中制服也好帅哦。

桃沢爱梨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

鹿岛游是她的后桌——一个很帅气很帅气的女孩子。

她们简单地聊了几句。

来商场买限量章鱼烧而路过这里的鹿岛游眨了眨眼,非常善解人意地指了指一个颜色的唇釉:“这个颜色很适合你噢,今年很火的新色。”

她拿起一旁的试用装,轻轻地在桃沢爱梨的手腕上抹了一点。

桃沢爱梨低头看了看:“欸!真的很好看欸!你审美真好!”

她顿了顿,抬眼看向鹿岛游,眨巴眨巴眼睛:“鹿岛同学,能再拜托你一点事情吗……”

……

鹿岛游很懂女孩子们的心,是个非常好的相约逛街对象。

她帮桃沢爱梨选的裙子也非常合适。

分别的时候,桃沢爱梨非常开心。

嘿嘿。

明天肯定能惊艳到松田阵平=v=

……

松田阵平盯着远处手挽着手走在一起的两个人,甚至没发觉化掉的冰淇淋滴落在手指上。

熟悉的背影和陌生的背影。

那个陌生的背影,一看就是个帅气的国中男生。

还正在帮桃沢爱梨拎东西。

看起来好像是服装店的购物袋。

至于桃沢爱梨提着的……

松田阵平微微眯了眯眼睛。

好像是什么……化妆品店的袋子?

“……”

松田阵平一顿。

那所女校旁边,好像有好几所普通的国中。

松田阵平心里突然掠过一阵汹涌的烦躁情绪。

想追上去问个清楚。

……但他好像没什么立场。

越想越气。

还没待松田阵平挖掘出这一情绪波动背后的本质,和他一起来的男同学便喊他:“欸,松田,实践课的工具——再不去买就要排很久队了噢。”

松田阵平移过目光,随意地应了一声。

商场里人来人往。

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松田阵平再度把视线投向刚刚那个角落的时候,那里已经没有桃沢爱梨的身影。

同学心里一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感觉这位凶巴巴的松田同学的心情突然变得好差……

桃沢爱梨用了新的唇釉,穿上的新的裙子,开开心心地去
赴约。

远远地看到松田阵平的身影时,桃沢爱梨有些惊讶。

男女生的发育差距开始慢慢地越来越明显。

他长高了不少,身材也紧致了很多。

已经比她要高出一点了。

松田阵平懒洋洋地靠着墙,心不在焉地垂眸盯着地面发呆。

桃沢爱梨放轻了脚步,悄悄地跑过去,一拍他的肩膀。

“阵平阵平,好久不见。”

松田阵平抬起头。

桃沢爱梨没像之前一样逮着机会就和松田阵平掐来掐去,而是矜持地收回手,站得笔直。

她有些紧张,又有些害羞。

唔,阵平能发现她有什么变化吗?会夸她的裙子好看吗?

“……”

和那双蓝眸对视了一会儿后,桃沢爱梨眨了眨眼,觉得松田阵平的眼神好像有一点点复杂。

像是觉得她今天很好看,又像是有点不爽和生气。

“……怎么啦?你不开心吗?”

桃沢爱梨贴心地问。

“……”浑身似乎都散发着低气压的松田阵平站直身体,双手插着兜,慢慢地说出今天地第一句话,“没有。”

显然有。

……

桃沢爱梨觉得,松田阵平今天好像有点怪怪的。

说话总是有种凉凉的挑衅意味,但是动作又总是和之前一样护着她。

比如一边面无表情,一边用身体护着她,不让她被电车里的人群挤到。

一边吐槽,一边主动走在靠近车道的一侧。

桃沢爱梨有点害羞地问:“你觉得我有没有什么不一样呀?”

得到的回复是一句有点别扭又有点冷淡的“没有”。

桃沢爱梨:“……”

“我昨天特地……顺便路过店里,买了化妆品噢,今天用了一点点……衣服也是新的。”

“……哼。”

松田阵平顿了顿,垂眸看着她。

真的很漂亮。

哪里都很漂亮。

可他一想起昨天的场景,心里就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烦闷情绪。

最终只是干巴巴地应了一声。

桃沢爱梨撇撇嘴,也有点不开心。

不开心和不开心碰在一起,迟早是会爆发的。

桃沢爱梨几乎都忘了吵架的起因是什么。

意料之中的互呛来临时,她居然有种“终于来了”的感觉。

不欢而散。

但是电影很好看,所以桃沢爱梨看完了电影。

甜品也很好吃,所以她吃完了甜品。

顺便还去玩了一次娃娃机。

然后再气鼓鼓地回家,并决定以后都不要理松田阵平了。

大笨蛋阵平什么也不懂!!!

少年少女的吵架后劲总是很足。

置气的时间可能并不长,理智瞬间便回到大脑。

但纠结着不愿丢了面子的时间却可能很长很长。

彼此都不愿意做第一个示好的人。

从相互生气慢慢演变成暗暗较劲。

桃沢爱梨冷酷地写着作业,决定一定要等松田阵平先道歉。

……

第一个发现他们在闹别扭的人是萩原研二。

他当了一段时间和事佬,但是双方都不肯说为什么在闹别扭。

萩原研二:“……”

萩原研二决定先顺其自然发展。

发展着发展着,桃沢爱梨去京都做交换生了。

她对松田阵平一声不吭,但是发短信告诉了萩原研二。

【研二,我去京都交换了噢!!到时候三年级回来给你带礼物呀=w=!】

萩原研二:“…………”

没想到的发展.jpg

……

松田阵平越想越别扭。

越想越生气。

还有一点后悔。

他起初甚至因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而更生气了。

直到某次在街上恰好遇到了穿着女校校服的鹿岛游。

松田阵平几乎是一瞬间便认出那个背影。

仔细一看。

女孩子。

“……”

平静的春日清晨。

松田阵平躺在床上,盯着窗外开满了樱花的树,觉得好像有点想明白了自己为什么生气了。

现在不是生气了。

现在是纠结。

和别扭。

还有一点点想通后的心跳加速。

以及干巴巴地想着该怎么道歉以及和好。

中午吃饭时,松田阵平不自然地扯了扯领子,向萩原研二询问桃沢爱梨的手机号码。

——萩原研二上次不经意地透露出桃沢爱梨终于有了手机的消息。

萩原研二一顿,扭过头看他一眼,眼里突然露出几分意味深长的笑意。

“现在就发给你噢。”

萩原研二低头掏出手机,语气很自然。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欸了一声,露出遗憾的表情:“不过爱梨去京都做交换生了,如果小阵平是想找她玩的话,应该不行了噢。”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

和好的那一天来的猝不及防。

交换生期间,桃沢爱梨住在奶奶的一个老朋友家里。

对方是个很和蔼的老奶奶。

周末,桃沢爱梨主动提出去帮这个老奶奶买菜。

她欢快地提着袋子,走在安静的街道上。

春天的京都很漂亮。

桃沢爱梨四处张望着,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以及一头熟悉的卷发。

桃沢爱梨:“?”

她呆若木鸡。

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也看见了她,一顿,朝她走过来。

桃沢爱梨震惊归震惊,依旧没有忘记还没和好的事实,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之前的事,对不起。”

语气自然。

她做好了松田阵平开口挑衅的准备,但听见的却是道歉。

桃沢爱梨:“?”

她脱口而出:“你是?”

松田阵平:“……


他没像之前一样吐槽或者互呛,而是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睛,真诚地重复了一遍。

“对不起。”

松田阵平顿了顿,加上一句。

“是我的错。”

风吹散街边树上的樱花花瓣,纷纷扬扬地落在地上。

桃沢爱梨一头雾水地看着突然出现在关西的关东人松田阵平。

总觉得……他好像变了一些。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修学旅行。”

“你骗人!!!你们学校这几天根本没有修学旅行!应该是刚准备开校园运动会!!”

“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不行吗!!”

桃沢爱梨脸憋得通红。

差点就露陷了……

她经常偷偷摸摸向萩原研二拐弯抹角地打听他们最近在干什么。

又是一阵风吹过,街面的落花越来越多。

桃沢爱梨盯着松田阵平,突然明白了什么。

这家伙……该不会是特地跑这么远来道歉的吧??

桃沢爱梨眨了眨眼,突然有点开心。

好开心。

她抿了抿唇,最终只是说道:“我要打电话向你妈妈告状。”

“你一个人偷偷跑到这里来了。”

语气里藏着不易察觉的笑意。

……

确认松田阵平的父母都知情后,桃沢爱梨和他一起在京都玩了两天。

老奶奶笑眯眯地招呼松田阵平住在她家里。

桃沢爱梨和松田阵平去了景点,逛了街,玩了很多好玩的东西。

临别时,桃沢爱梨去送他。

她叮嘱了一大堆注意事项后,拥抱了一下松田阵平。

“阵平,下次还是等我回东京再一起玩吧。”

拥抱对他们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肢体接触。

桃沢爱梨自然地抱了抱他,以姐姐的口吻说着话。

“不要再一个人跑过来啦,太远了。”

她抱着松田阵平,总觉得触感有些变化。

松田阵平的肌肉好像越来越结实了。

他之前……身体有这么硬邦邦的吗?

桃沢爱梨等了一会儿,没感觉到松田阵平回抱住自己。

桃沢爱梨:“咦,你不拥抱我吗!”

她的下巴抵在松田阵平的肩膀上,看不见他的表情。

只感觉怀抱的身体愈发僵硬。

最终,松田阵平闷闷地应了一声,像是终于做完了心理挣扎一般,用手轻轻地回抱住她的腰。

桃沢爱梨:“嗯?你好冷淡啊阵平。”

之前的时候,他们每次拥抱都是实打实的贴贴。

那双手的动作停滞了一会儿。

她听见松田阵平呼出一口气,似乎有点无奈。

随后,紧紧地抱住了她。

桃沢爱梨满意了,觉得他们的关系依旧和之前一样亲密。

“拜拜啦阵平!”

桃沢爱梨笑了笑。

“下次见。”

……

没有被察觉到的心意就像是杂草。

捕捉到一点点被阳光和雨水滋养的机会,便会趁机蓬勃地生长,圈占一块又一块地盘。

松田阵平不知道桃沢爱梨拥抱的时候在想什么。

是青梅竹马还是这次玩得真开心……?

他想的内容就像是春日的樱花,充斥着心动与绚丽。

率先心动的人凭借青梅竹马的身份肆意地拥抱对方是可以的吗?

“……”

松田阵平漫不经心地收紧了手臂。

管他呢。

不想了。

还是想下次要给桃沢爱梨发什么短信内容比较实际。

……hagi好像说过要发那种有来有回的内容?

要让对方答得上来以展开话题的那种……?

好复杂。

还是想发什么就发什么吧:d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