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4480yy私人影院 星辰影院 80s电影网 电影大全 神马影院
风雨小说网 > 七零夫妻养娃日常 > 第140章 番外九

第140章 番外九

两套衣服在区内卖爆后,林薇和邓湘云开始分工合作。

邓湘云负责新款设计,以及样衣的制作,林薇负责的事相对杂一些,要去其他区谈合作,要催收回款,有新订单还要联系服装厂抓紧生产,还要抽空招人。

虽然区内人口不少,但不可能人人都舍得花钱买成衣,还专门挑她们的衣服买,市场总有饱和的时候,扩大市场非常重要。

好在有之前的成绩,再加上谈的是代销,公司和供销社不压货无成本,合作谈得非常顺利。

虽然她每天只去一个区,但公司和供销社基本不挨着,跑起来也很耗时间。而且谈新客户的同时,她还得抽空维系老客户,时不时去转悠两圈,看他们卖得怎么样,顺便催催回款。

催收回款这事也好说,零售行业都是一手钱一手货,除非公司和供销社挪用了服装收入,否则不至于付不出回款。

有合同条款,再加上那两套衣服卖得正红火,公司和供销社自然不会压她们的回款,不然把人得罪了,以后就难合作了。

公司就不说了,那些小供销社,如今很多顾客都是冲着衣服去的,只是人嘛,总想着来都来了,不看看别的太浪费时间,总会顺带着买点别的东西,带动整体营收。

因此,回款收得很顺利。

回款一笔笔入账,生产款也一笔笔付出去,服装厂老板捡到钱,跟林薇打电话时别提多热情了。

他这是私营厂,单位小员工少设备还老旧,虽然没到完全没生意的程度,但基本也是有今天没明天。有了林薇这些订单,不但上下员工都能过个好年,明年他还能琢磨买些新设备回来,再多招点工人,做大做强指日可待!

服装厂老板现在是做梦都能笑醒,每天跟打了鸡血一样,不用林薇张嘴,自己就知道催生产了。

但林薇要忙活的事依然不少,谈成新合作,她得跟服装厂那边续合同,生产的服装运过来,她还要负责验收。

这段时间她可以说是轮轴转,晚上在家还得核对账目。

她忙宗绍也跟着她忙,她每天晚上会提前规划好第二天的行程,因为有些地方没去过,就需要借助全是地图查公交路线,这工作基本是宗绍在帮她做。

贝贝本来也想帮忙,但她晚上能做完作业就不错了,熬太久林薇怕她把眼睛熬坏,到点就把她赶回房间睡觉了。

邓湘云那边也好不了多少。

这次她的任务比上次要重一些,除了上下套装和裙子外,还要设计两件外套,另外还有帽子、背包、鞋等搭配品。

除了设计工作,她还要抽空做账,进账出账林薇倒是能登记清楚,但涉及到会计方面知识她就不行了。

她们现在也没别人,只能由邓湘云这个离开会计岗位多年的人顶上。

林薇虽然没开过公司,但她是学经济的,很清楚账目不清楚,公司难长久这个道理。因此从协议拟定的那天起,她就有意识地在记账,每一笔花销也都要了小票凭证。

只是邓湘云太多年没接触过做账,乍接过这个任务真两眼一抹黑,只能翻出以前的书,边看边做。

为了减轻两人的压力,前期招的有三个岗位,会计、销售和质检。

这年头没什么人才市场,招人全靠亲戚朋友介绍,林薇和邓湘云在羊城没什么亲戚,邻居朋友倒是有,基本都是家属院里的军嫂。

但羊城是省会,工作岗位多,再加上改开后私营企业多了起来,这几年家属院里待业军嫂并不多。而那些一直没上班的,总有各种各样的原因,要不家里孩子太小,负担太重,要不性子懒惰,去哪个单位都干不长。

因此林薇和邓湘云商量过后,没在家属院招人,但陌生人她们也不敢要,怕招来的人成分不明。

林薇最终找的街道办帮忙,他们掌握着整个街道的人员信息,谁有工作谁没工作,谁干活勤快谁爱偷懒耍滑,他们都清楚。

街道办的人都爱揽活,而且这事要是成了,街道里少三个待业人员,对他们来说也是业绩,得知林薇的要求后,没两天就把合适的人领来了。

人领来后林薇没直接留下,给她们安排了场面试。

会计是邓湘云面的,她了解得清楚些,销售和质检都是另外面试。

这两个工作,林薇本以为销售会更难招,因为供销社大多人员简单,没专门的采购,门市部上面就是主任,所以她要的销售不仅要能说会道,还得胆子大,面对领导时不能怯场。

又因为销售需要随时给代销单位的售货员做培训,甚至示范,所以林薇想要身材相貌俱佳的年轻女性。

但一个能说会道,且身材相貌俱佳的年轻女性,找工作一般不会太困难。

因此林薇的招工条件说出来后,街道办的大姐就直说了,这样的人不好找。但林薇当时想着先试试,不行再把条件往下降一降,就麻烦大姐按这条件对外招人去了。

也是林薇运气好,大姐还真找到一个附和条件的人,对方是下乡知青,结过一次婚,七八年那会因为考大学的事跟丈夫离婚了。

离婚后她考上了一所中专,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国营厂做宣传,辞职是因为国营厂效益不好,工资发不出来,听说林薇这里工资开得高,还有提成,她就过来了。

一般搞宣传的,口才都不会太差,街道大姐介绍的人正是如此,而且她在单位时常跟领导打交道,不容易怯场。

唯一的问题是她有家庭,不过林薇和邓湘云同样有家庭,在这方面条件放得比较宽,只要她以后不要因为家庭影响工作就行。

面试过后,林薇就将人留了下来。

邓湘云那边也很顺利,街道大姐找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国营厂在职会计,也是单位效益不好开始停工减产,她才琢磨着换份工作,不过因为单位那边暂时还发得出工资,林薇这边才刚起步,她不愿意辞职,只答应每周来三天,算兼职。

一个则是下乡知青,去年才回城的,没工作经验更没干过会计,大姐介绍她过来,主要是想碰碰运气。

最终邓湘云选择了前者,反正她们事业才刚起步,账目不多,只要对方能按时做完账,兼职也无所谓。

最后是林薇以为最好招的质检员迟迟找不到人。

主要是这岗位说是质检员,实际上还要兼职搬运,盘点进出库,相当于仓管一起干了,换言之,这人既要做事细心,又要力气大。

街道介绍过来的人中,男的力气够大,但做事不够细心,女人够细心了,但力气不够大,总之不合适。

就在林薇犹豫要不要把工作职责分开时,有人主动打电话过来。

因为要经常联络销售方和生产商,所以服装卖爆后,林薇迅速在家安了电话。安装费用她私人出,每月话费按照使用次数算比算私人还是公司出。

接到电话后,林薇就把人约到公司安排了一次面试。

说是公司,实际上就是她手下的一套空房子,地方比较偏僻,但过去不算麻烦,只是要多倒两趟车,服装厂运来的货也都放在
了这里。

打电话来的是个年轻男孩,二十出头的模样,人看着有些拘谨。

交谈过程中,林薇知道了他今年十九岁,因为家里穷困,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之前一直在家务农,听亲戚说南方挣钱机会多,才背井离乡过来。但他腿脚不好,到羊城后频频碰壁,只得一直借住亲戚家,知道她这里招工也是听亲戚说的。

聊完后见林薇不吭声,对方急忙说:“我能吃苦,能干活,如果您愿意要我,工、工资无所谓,有地方住有饭吃就行。”

尽管对方一脸急切,但林薇没滥发同情心,还是让他回去了。过后又联系了一次街道大姐,知道他说的情况属实,说工资无所谓也是没办法了,借住亲戚家太久难免惹人厌烦。

虽然他不属于街道常住人口,但街道大姐心善,帮着说了些好话。

林薇当时没把话说死,跟邓湘云谈过后,她也愿意给这孩子一个机会才把人留下。

人留下后工资没缩水,住宿问题也给解决了,林薇那两套房子离得近,其中一套还空着,用来当员工宿舍正好。早中晚餐不管,他自行解决,毕竟她给的工资不低。

……

招到人后林薇并没能立刻轻松下来,她还得带新人,等两人把手头的事理顺,时间也来到了十二月份。

这一年的十二月份,电影《街上流行红裙子》如期上映,并迅速爆红。

现实也如原著所说,街面上流行起了红裙子,林薇也趁势推出第二批衣服,其中就有一条红裙。

和之前推出的裙子不同,这条红裙分了长款和短款,高个和小个子可以自行选择适合自己的。另外裙子是方领,露出脖颈和锁骨,腰封提高到胸口下方,不管胖瘦,上身效果都很好。

这条红裙上市后迅速卖爆,当然其他款式卖得也不差,特别是两件外套,微云服饰出的几款衣服都能搭,之前买过套装和裙子的人就成为了潜在客户。

帽子包包销量也不差,主要是价格便宜,这时候的人有搭配意识的很少,她们推出的都是款,自然受欢迎。

期间林薇也一直在招人,最先招的是后勤,管招聘和公司内外大大小小事务。

这岗位她没对外招聘,之前林薇找街道办招人,事情传开后家属院里说道的人不少,嘀咕肥水还不流外人田,这么好的事她都想不到院里这些邻居。

为此妇联主任还找林薇谈话了,让她多照顾大院里的军嫂。

原话当然不是这么说的,妇联主任为人圆滑,说的都是恭维话,只是意思是这样。她态度软和,林薇也就不好意思拒绝了,就留了个岗位给大院军嫂。

经过几轮面试,林薇招了个能写会算,平时也比较安分的军嫂干这工作。

其他要招的岗位就多了,最重要的是销售,大多数行业想要扩大市场,销售永远是重中之重。

这次要招的销售有两种,一种是店铺销售,第二批服装上市卖爆后,林薇就和邓湘云商量过开店的事。虽然她们跟羊城这边的公司和供销社合作良好,但想做品牌,没有自己的店铺肯定不行。

店铺选址也定了,林薇在商圈中心租了个两层的门面,正在找人装修。

另一种则是跑代销的,因为林薇瞄准的是周边城市,所以岗位经常需要出差,所以这次她将条件定得比较宽松,能说会道,能接受出差就行。

降低要求后,人员招聘起来就更容易,她们很快招够了人,林薇将人统一安排到公司培训,年后正式上岗。

等这些工作结束,新年也快到了。

因为今年挣了钱,放假前林薇第一批员工都发了丰厚的红包和年礼,新人红包没那么厚,每人八块八,讨个好彩头,年礼则都一样。

给员工发完钱,林薇和邓湘云开始分红。

因为前后两批服装都卖爆了,所以今年营收非常可观,刨除掉各项成本,净利润高达六位数。

林薇和邓湘云每人分了两万,明年有大动作,需要花钱的地方还很多,大头得留在公司里。

因为两人都是军嫂,要注意形象,所以分红时林薇没搞什么噱头,让邓湘云拿上存折,三人带着会计直接去信用社取钱再存进去。

只是她们想低调,工作人员却没给她们低调的机会,听说她们要取四万块,工作人员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问:“什么?你们要取多少钱?”

这一嗓子把信用社里办业务的人都吸引过来了。

虽然这几年万元户越来越多,但更多的还是没见过一万块的普通人,要不然信用社工作人员也不至于那么惊讶。

别人盯着,这业务还得办下去,于是林薇竖起四根手指重复到:“四万,我们要取四万块!”

大厅里哗然一片,工作人员连忙起身去找领导。

很快,信用社的负责人来了,看到林薇,他脸上立刻堆起笑容说:“林同志,您过来怎么不直接去办公室找我?在柜台办业务多浪费时间啊。”

“主要是怕耽误您工作。”林薇笑着说。

因为衣服卖得好,这几个月林薇长跑信用社,不是存款就是取款,到现在她们公司账户里还有十来万现金。

这可是大客户,信用社负责人自然要捧着点,便笑眯眯道:“看您这话说的,谁来都可能耽误我工作,但您过来,我再忙也得抽时间接待不是?”又问她们取四万块钱是做什么用。

“这是我的合伙人邓湘云同志,”林薇先介绍邓湘云,然后说,“我们辛苦几个月,这马上要过年了,总要……您说是不是?”

负责人一听就明白了林薇的意思,将人请到办公室,亲自给她们办理业务,并说服她们将分红继续存在信用社里。

因为这几个月的合作很愉快,所以林薇痛快办了信用社的存折,邓湘云见状也跟着办了一张。

不过钱林薇没全存,留了五千现金,打算年前给家里添些大件。

如今流行的三大件是洗衣机电视机和收录机,只是她攒了十来年,手头存款才几千,买房子都抠抠索索,自然舍不得买。如今手头有了钱,不打算亏待自己,准备都卖了。

邓湘云跟林薇想法一样,也存了一千五,剩下五千兑成现金,面值都是十块的,五十一捆用橡皮筋绑着,装进编织袋里好大一包。

拿着分红,两人没去公司,直接回了家属院。

除了刚开始回款拿的是现金,后来金额大的,她都会跟对方单位的人去信用社转账。而拿现金和存折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拿存折她从没紧张过,但抱着大笔现金出门时,她看谁都像抢劫的。

就像现在,哪怕进了家属院,林薇都紧张兮兮的,以至于经过篮球场时,明明突如其来的一嗓子让她吓了一跳。

等看清大冬天穿篮球服的精神小伙是自己儿子时,林薇拍着胸口没好气道:“你干什么!”

刚跑过来的明明一脸茫然:“看到你跟你打声招呼啊。”声音还有点小委屈。

林薇长出一口气,解释说:“我刚才被你吓了
一跳。”目光从上玩下,扫到他光着的两条大长腿问,“大冬天穿这么点你不冷?”

正好一阵风吹来,明明打了个哆嗦说:“不冷。”

林薇用“你看我瞎吗”的眼神看着他,他干笑一声解释说:“打球跑动起来就不冷了,妈你怎么现在回来了?”

“有事就回来了。”林薇含糊道。

明明哦了声,正好球场上传来催促声:“宗则明!你还打不打球了!”

“不打了!我妈回来了!”明明说完跑到林薇面前,伸手说,“妈你袋子里装的啥?重不重?我来帮你背吧!”

林薇往旁边躲了下说:“不用。”她可不敢给他背,怕他没进家门就打开袋子嚷嚷起来,抬抬下巴说,“回家吧。”

明明挠挠头说:“好吧。”

回到家后,林薇跟坐在客厅里择菜的阿姨打了声招呼就进了主卧,并带上了门。

本来明明就觉得妈妈今天怪怪的,特别紧张,还抱着编织袋不肯撒手,这会看到房门被关得严严实实,他心里更怀疑了。

于是,在朋友家做完作业回到家的贝贝,刚放下书包就被哥哥叫去了次卧。

明明坐在单人床上,双手抱胸,一脸深沉道:“我觉得妈有事瞒着我们。”

小孩好奇心都强,贝贝一听就来了劲,坐到哥哥身边问:“什么事?”

“下午……”明明用非常低沉的语气,详细说出下午的事,然后总结,“那个编织袋里,肯定藏着重要东西。”

“什么重要东西?”贝贝一脸好奇问。

明明没好气地说:“我要是知道,我还会说妈妈有事瞒着我们吗?”

贝贝失望地叹了口气,还以为哥哥知道了什么大秘密呢,结果他什么都不知道。正想着,就听到哥哥说:“待会你去问问妈妈。”

“妈妈都不肯告诉你,我去问她更不会告诉我啦。”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什么重要的事,贝贝总是最晚知道的。

明明说:“万一呢?”

贝贝心想这种事根本没万一好吗?

想归想,贝贝最终还是没抵抗住哥哥的怂恿,跑去问林薇编织袋里装的是什么。

林薇一听,就知道肯定是明明撺掇妹妹来问的,本来她还犹豫要不要告诉他这件事,她也想跟家里人炫耀炫耀的。

现在不用想了,她怕明明知道她挣了大钱,炫耀到外面去。

林薇转移话题说:“晚上我有件事要宣布。”

“什么事?”贝贝连忙问。

“等你爸爸回来再说。”

贝贝:“……好吧。”

……

晚上宗绍回到家时,受到了儿女的热烈欢迎,看得他不由问:“你们谁惹事了?”

“没有,爸你怎么能这么想我们?”明明很不满。

宗绍道:“哦,那是我想错了。”

“当然,我们这么欢迎您,完全是因为太想您了!”明明边说边给妹妹使眼色。

贝贝用力摇头:“嗯嗯!”

虽然不知道两个孩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这不影响宗绍给自己谋福利:“行,既然想我,那你们去给我倒杯水吧,我渴了。”

明明连忙去倒水,并冲主卧喊:“妈!我爸回来了!”

房间里很快传出林薇的声音:“知道了!”

没见亲妈出来,明明将杯子递给宗绍后暗示道:“爸,您上了一天班,回来就不打算跟我妈先聊聊吗?”

倒的是凉白开,宗绍仰头喝掉大半,语气淡淡道:“我跟你妈晚上有的聊,不急于一时。”

明明心想你不急我急啊,赶紧给妹妹使眼色。

贝贝收到了哥哥使的眼色,但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看看主卧关着的房门,又看看坐在客厅里的爸爸,摊开双手无声问:“干嘛?”

明明:“……”

爸爸不配合,妹妹指望不上,明明只好自己去敲门说:“妈,您下午不说等爸回来有事说吗?现在爸回来了。”

沙发上坐着的宗绍闻言,心想原来如此,以及,她媳妇有什么事要说?

宗绍没疑惑多久,明明也没继续抓心挠肝,林薇很快打开门,把人叫进主卧,宣布了他们家要买彩电冰箱的事。

话音刚落,林薇就听到明明迟疑问:“妈……咱家是要发财了吗?”

两套衣服在区内卖爆后,林薇和邓湘云开始分工合作。

邓湘云负责新款设计,以及样衣的制作,林薇负责的事相对杂一些,要去其他区谈合作,要催收回款,有新订单还要联系服装厂抓紧生产,还要抽空招人。

虽然区内人口不少,但不可能人人都舍得花钱买成衣,还专门挑她们的衣服买,市场总有饱和的时候,扩大市场非常重要。

好在有之前的成绩,再加上谈的是代销,公司和供销社不压货无成本,合作谈得非常顺利。

虽然她每天只去一个区,但公司和供销社基本不挨着,跑起来也很耗时间。而且谈新客户的同时,她还得抽空维系老客户,时不时去转悠两圈,看他们卖得怎么样,顺便催催回款。

催收回款这事也好说,零售行业都是一手钱一手货,除非公司和供销社挪用了服装收入,否则不至于付不出回款。

有合同条款,再加上那两套衣服卖得正红火,公司和供销社自然不会压她们的回款,不然把人得罪了,以后就难合作了。

公司就不说了,那些小供销社,如今很多顾客都是冲着衣服去的,只是人嘛,总想着来都来了,不看看别的太浪费时间,总会顺带着买点别的东西,带动整体营收。

因此,回款收得很顺利。

回款一笔笔入账,生产款也一笔笔付出去,服装厂老板捡到钱,跟林薇打电话时别提多热情了。

他这是私营厂,单位小员工少设备还老旧,虽然没到完全没生意的程度,但基本也是有今天没明天。有了林薇这些订单,不但上下员工都能过个好年,明年他还能琢磨买些新设备回来,再多招点工人,做大做强指日可待!

服装厂老板现在是做梦都能笑醒,每天跟打了鸡血一样,不用林薇张嘴,自己就知道催生产了。

但林薇要忙活的事依然不少,谈成新合作,她得跟服装厂那边续合同,生产的服装运过来,她还要负责验收。

这段时间她可以说是轮轴转,晚上在家还得核对账目。

她忙宗绍也跟着她忙,她每天晚上会提前规划好第二天的行程,因为有些地方没去过,就需要借助全是地图查公交路线,这工作基本是宗绍在帮她做。

贝贝本来也想帮忙,但她晚上能做完作业就不错了,熬太久林薇怕她把眼睛熬坏,到点就把她赶回房间睡觉了。

邓湘云那边也好不了多少。

这次她的任务比上次要重一些,除了上下套装和裙子外,还要设计两件
外套,另外还有帽子、背包、鞋等搭配品。

除了设计工作,她还要抽空做账,进账出账林薇倒是能登记清楚,但涉及到会计方面知识她就不行了。

她们现在也没别人,只能由邓湘云这个离开会计岗位多年的人顶上。

林薇虽然没开过公司,但她是学经济的,很清楚账目不清楚,公司难长久这个道理。因此从协议拟定的那天起,她就有意识地在记账,每一笔花销也都要了小票凭证。

只是邓湘云太多年没接触过做账,乍接过这个任务真两眼一抹黑,只能翻出以前的书,边看边做。

为了减轻两人的压力,前期招的有三个岗位,会计、销售和质检。

这年头没什么人才市场,招人全靠亲戚朋友介绍,林薇和邓湘云在羊城没什么亲戚,邻居朋友倒是有,基本都是家属院里的军嫂。

但羊城是省会,工作岗位多,再加上改开后私营企业多了起来,这几年家属院里待业军嫂并不多。而那些一直没上班的,总有各种各样的原因,要不家里孩子太小,负担太重,要不性子懒惰,去哪个单位都干不长。

因此林薇和邓湘云商量过后,没在家属院招人,但陌生人她们也不敢要,怕招来的人成分不明。

林薇最终找的街道办帮忙,他们掌握着整个街道的人员信息,谁有工作谁没工作,谁干活勤快谁爱偷懒耍滑,他们都清楚。

街道办的人都爱揽活,而且这事要是成了,街道里少三个待业人员,对他们来说也是业绩,得知林薇的要求后,没两天就把合适的人领来了。

人领来后林薇没直接留下,给她们安排了场面试。

会计是邓湘云面的,她了解得清楚些,销售和质检都是另外面试。

这两个工作,林薇本以为销售会更难招,因为供销社大多人员简单,没专门的采购,门市部上面就是主任,所以她要的销售不仅要能说会道,还得胆子大,面对领导时不能怯场。

又因为销售需要随时给代销单位的售货员做培训,甚至示范,所以林薇想要身材相貌俱佳的年轻女性。

但一个能说会道,且身材相貌俱佳的年轻女性,找工作一般不会太困难。

因此林薇的招工条件说出来后,街道办的大姐就直说了,这样的人不好找。但林薇当时想着先试试,不行再把条件往下降一降,就麻烦大姐按这条件对外招人去了。

也是林薇运气好,大姐还真找到一个附和条件的人,对方是下乡知青,结过一次婚,七八年那会因为考大学的事跟丈夫离婚了。

离婚后她考上了一所中专,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国营厂做宣传,辞职是因为国营厂效益不好,工资发不出来,听说林薇这里工资开得高,还有提成,她就过来了。

一般搞宣传的,口才都不会太差,街道大姐介绍的人正是如此,而且她在单位时常跟领导打交道,不容易怯场。

唯一的问题是她有家庭,不过林薇和邓湘云同样有家庭,在这方面条件放得比较宽,只要她以后不要因为家庭影响工作就行。

面试过后,林薇就将人留了下来。

邓湘云那边也很顺利,街道大姐找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国营厂在职会计,也是单位效益不好开始停工减产,她才琢磨着换份工作,不过因为单位那边暂时还发得出工资,林薇这边才刚起步,她不愿意辞职,只答应每周来三天,算兼职。

一个则是下乡知青,去年才回城的,没工作经验更没干过会计,大姐介绍她过来,主要是想碰碰运气。

最终邓湘云选择了前者,反正她们事业才刚起步,账目不多,只要对方能按时做完账,兼职也无所谓。

最后是林薇以为最好招的质检员迟迟找不到人。

主要是这岗位说是质检员,实际上还要兼职搬运,盘点进出库,相当于仓管一起干了,换言之,这人既要做事细心,又要力气大。

街道介绍过来的人中,男的力气够大,但做事不够细心,女人够细心了,但力气不够大,总之不合适。

就在林薇犹豫要不要把工作职责分开时,有人主动打电话过来。

因为要经常联络销售方和生产商,所以服装卖爆后,林薇迅速在家安了电话。安装费用她私人出,每月话费按照使用次数算比算私人还是公司出。

接到电话后,林薇就把人约到公司安排了一次面试。

说是公司,实际上就是她手下的一套空房子,地方比较偏僻,但过去不算麻烦,只是要多倒两趟车,服装厂运来的货也都放在了这里。

打电话来的是个年轻男孩,二十出头的模样,人看着有些拘谨。

交谈过程中,林薇知道了他今年十九岁,因为家里穷困,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之前一直在家务农,听亲戚说南方挣钱机会多,才背井离乡过来。但他腿脚不好,到羊城后频频碰壁,只得一直借住亲戚家,知道她这里招工也是听亲戚说的。

聊完后见林薇不吭声,对方急忙说:“我能吃苦,能干活,如果您愿意要我,工、工资无所谓,有地方住有饭吃就行。”

尽管对方一脸急切,但林薇没滥发同情心,还是让他回去了。过后又联系了一次街道大姐,知道他说的情况属实,说工资无所谓也是没办法了,借住亲戚家太久难免惹人厌烦。

虽然他不属于街道常住人口,但街道大姐心善,帮着说了些好话。

林薇当时没把话说死,跟邓湘云谈过后,她也愿意给这孩子一个机会才把人留下。

人留下后工资没缩水,住宿问题也给解决了,林薇那两套房子离得近,其中一套还空着,用来当员工宿舍正好。早中晚餐不管,他自行解决,毕竟她给的工资不低。

……

招到人后林薇并没能立刻轻松下来,她还得带新人,等两人把手头的事理顺,时间也来到了十二月份。

这一年的十二月份,电影《街上流行红裙子》如期上映,并迅速爆红。

现实也如原著所说,街面上流行起了红裙子,林薇也趁势推出第二批衣服,其中就有一条红裙。

和之前推出的裙子不同,这条红裙分了长款和短款,高个和小个子可以自行选择适合自己的。另外裙子是方领,露出脖颈和锁骨,腰封提高到胸口下方,不管胖瘦,上身效果都很好。

这条红裙上市后迅速卖爆,当然其他款式卖得也不差,特别是两件外套,微云服饰出的几款衣服都能搭,之前买过套装和裙子的人就成为了潜在客户。

帽子包包销量也不差,主要是价格便宜,这时候的人有搭配意识的很少,她们推出的都是款,自然受欢迎。

期间林薇也一直在招人,最先招的是后勤,管招聘和公司内外大大小小事务。

这岗位她没对外招聘,之前林薇找街道办招人,事情传开后家属院里说道的人不少,嘀咕肥水还不流外人田,这么好的事她都想不到院里这些邻居。

为此妇联主任还找林薇谈话了,让她多照顾大院里的军嫂。

原话当然不是这么说的,妇
联主任为人圆滑,说的都是恭维话,只是意思是这样。她态度软和,林薇也就不好意思拒绝了,就留了个岗位给大院军嫂。

经过几轮面试,林薇招了个能写会算,平时也比较安分的军嫂干这工作。

其他要招的岗位就多了,最重要的是销售,大多数行业想要扩大市场,销售永远是重中之重。

这次要招的销售有两种,一种是店铺销售,第二批服装上市卖爆后,林薇就和邓湘云商量过开店的事。虽然她们跟羊城这边的公司和供销社合作良好,但想做品牌,没有自己的店铺肯定不行。

店铺选址也定了,林薇在商圈中心租了个两层的门面,正在找人装修。

另一种则是跑代销的,因为林薇瞄准的是周边城市,所以岗位经常需要出差,所以这次她将条件定得比较宽松,能说会道,能接受出差就行。

降低要求后,人员招聘起来就更容易,她们很快招够了人,林薇将人统一安排到公司培训,年后正式上岗。

等这些工作结束,新年也快到了。

因为今年挣了钱,放假前林薇第一批员工都发了丰厚的红包和年礼,新人红包没那么厚,每人八块八,讨个好彩头,年礼则都一样。

给员工发完钱,林薇和邓湘云开始分红。

因为前后两批服装都卖爆了,所以今年营收非常可观,刨除掉各项成本,净利润高达六位数。

林薇和邓湘云每人分了两万,明年有大动作,需要花钱的地方还很多,大头得留在公司里。

因为两人都是军嫂,要注意形象,所以分红时林薇没搞什么噱头,让邓湘云拿上存折,三人带着会计直接去信用社取钱再存进去。

只是她们想低调,工作人员却没给她们低调的机会,听说她们要取四万块,工作人员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问:“什么?你们要取多少钱?”

这一嗓子把信用社里办业务的人都吸引过来了。

虽然这几年万元户越来越多,但更多的还是没见过一万块的普通人,要不然信用社工作人员也不至于那么惊讶。

别人盯着,这业务还得办下去,于是林薇竖起四根手指重复到:“四万,我们要取四万块!”

大厅里哗然一片,工作人员连忙起身去找领导。

很快,信用社的负责人来了,看到林薇,他脸上立刻堆起笑容说:“林同志,您过来怎么不直接去办公室找我?在柜台办业务多浪费时间啊。”

“主要是怕耽误您工作。”林薇笑着说。

因为衣服卖得好,这几个月林薇长跑信用社,不是存款就是取款,到现在她们公司账户里还有十来万现金。

这可是大客户,信用社负责人自然要捧着点,便笑眯眯道:“看您这话说的,谁来都可能耽误我工作,但您过来,我再忙也得抽时间接待不是?”又问她们取四万块钱是做什么用。

“这是我的合伙人邓湘云同志,”林薇先介绍邓湘云,然后说,“我们辛苦几个月,这马上要过年了,总要……您说是不是?”

负责人一听就明白了林薇的意思,将人请到办公室,亲自给她们办理业务,并说服她们将分红继续存在信用社里。

因为这几个月的合作很愉快,所以林薇痛快办了信用社的存折,邓湘云见状也跟着办了一张。

不过钱林薇没全存,留了五千现金,打算年前给家里添些大件。

如今流行的三大件是洗衣机电视机和收录机,只是她攒了十来年,手头存款才几千,买房子都抠抠索索,自然舍不得买。如今手头有了钱,不打算亏待自己,准备都卖了。

邓湘云跟林薇想法一样,也存了一千五,剩下五千兑成现金,面值都是十块的,五十一捆用橡皮筋绑着,装进编织袋里好大一包。

拿着分红,两人没去公司,直接回了家属院。

除了刚开始回款拿的是现金,后来金额大的,她都会跟对方单位的人去信用社转账。而拿现金和存折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拿存折她从没紧张过,但抱着大笔现金出门时,她看谁都像抢劫的。

就像现在,哪怕进了家属院,林薇都紧张兮兮的,以至于经过篮球场时,明明突如其来的一嗓子让她吓了一跳。

等看清大冬天穿篮球服的精神小伙是自己儿子时,林薇拍着胸口没好气道:“你干什么!”

刚跑过来的明明一脸茫然:“看到你跟你打声招呼啊。”声音还有点小委屈。

林薇长出一口气,解释说:“我刚才被你吓了一跳。”目光从上玩下,扫到他光着的两条大长腿问,“大冬天穿这么点你不冷?”

正好一阵风吹来,明明打了个哆嗦说:“不冷。”

林薇用“你看我瞎吗”的眼神看着他,他干笑一声解释说:“打球跑动起来就不冷了,妈你怎么现在回来了?”

“有事就回来了。”林薇含糊道。

明明哦了声,正好球场上传来催促声:“宗则明!你还打不打球了!”

“不打了!我妈回来了!”明明说完跑到林薇面前,伸手说,“妈你袋子里装的啥?重不重?我来帮你背吧!”

林薇往旁边躲了下说:“不用。”她可不敢给他背,怕他没进家门就打开袋子嚷嚷起来,抬抬下巴说,“回家吧。”

明明挠挠头说:“好吧。”

回到家后,林薇跟坐在客厅里择菜的阿姨打了声招呼就进了主卧,并带上了门。

本来明明就觉得妈妈今天怪怪的,特别紧张,还抱着编织袋不肯撒手,这会看到房门被关得严严实实,他心里更怀疑了。

于是,在朋友家做完作业回到家的贝贝,刚放下书包就被哥哥叫去了次卧。

明明坐在单人床上,双手抱胸,一脸深沉道:“我觉得妈有事瞒着我们。”

小孩好奇心都强,贝贝一听就来了劲,坐到哥哥身边问:“什么事?”

“下午……”明明用非常低沉的语气,详细说出下午的事,然后总结,“那个编织袋里,肯定藏着重要东西。”

“什么重要东西?”贝贝一脸好奇问。

明明没好气地说:“我要是知道,我还会说妈妈有事瞒着我们吗?”

贝贝失望地叹了口气,还以为哥哥知道了什么大秘密呢,结果他什么都不知道。正想着,就听到哥哥说:“待会你去问问妈妈。”

“妈妈都不肯告诉你,我去问她更不会告诉我啦。”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什么重要的事,贝贝总是最晚知道的。

明明说:“万一呢?”

贝贝心想这种事根本没万一好吗?

想归想,贝贝最终还是没抵抗住哥哥的怂恿,跑去问林薇编织袋里装的是什么。

林薇一听,就知道肯定是明明撺掇妹妹来问的,本来她还犹豫要不要告诉他这件事,她也想跟家里人炫耀炫耀的。

现在不用想了,她怕明明知道她挣了大钱,炫耀到外面去。

林薇转移
话题说:“晚上我有件事要宣布。”

“什么事?”贝贝连忙问。

“等你爸爸回来再说。”

贝贝:“……好吧。”

……

晚上宗绍回到家时,受到了儿女的热烈欢迎,看得他不由问:“你们谁惹事了?”

“没有,爸你怎么能这么想我们?”明明很不满。

宗绍道:“哦,那是我想错了。”

“当然,我们这么欢迎您,完全是因为太想您了!”明明边说边给妹妹使眼色。

贝贝用力摇头:“嗯嗯!”

虽然不知道两个孩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这不影响宗绍给自己谋福利:“行,既然想我,那你们去给我倒杯水吧,我渴了。”

明明连忙去倒水,并冲主卧喊:“妈!我爸回来了!”

房间里很快传出林薇的声音:“知道了!”

没见亲妈出来,明明将杯子递给宗绍后暗示道:“爸,您上了一天班,回来就不打算跟我妈先聊聊吗?”

倒的是凉白开,宗绍仰头喝掉大半,语气淡淡道:“我跟你妈晚上有的聊,不急于一时。”

明明心想你不急我急啊,赶紧给妹妹使眼色。

贝贝收到了哥哥使的眼色,但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看看主卧关着的房门,又看看坐在客厅里的爸爸,摊开双手无声问:“干嘛?”

明明:“……”

爸爸不配合,妹妹指望不上,明明只好自己去敲门说:“妈,您下午不说等爸回来有事说吗?现在爸回来了。”

沙发上坐着的宗绍闻言,心想原来如此,以及,她媳妇有什么事要说?

宗绍没疑惑多久,明明也没继续抓心挠肝,林薇很快打开门,把人叫进主卧,宣布了他们家要买彩电冰箱的事。

话音刚落,林薇就听到明明迟疑问:“妈……咱家是要发财了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