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浜屼節涔﹀眿 鏂伴《鐐瑰皬璇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闊╁墽TV 鐢靛奖澶╁爞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琚獫鐢靛奖 闊╁墽鐢靛奖缃 褰辫澶у叏 鐕冩枃灏忚缃 8090褰辫 娴锋涔﹀眿 濂囧褰遍櫌 鐢靛奖澶╁爞 瓒d功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濂囦功缃 椤剁偣灏忚缃 鐢靛奖缃 鍥涜檸褰辫 杈捐揪鍏斿奖瑙 杈捐揪鍏斿奖瑙 闊╁墽缃 娴锋涔﹀眿 鑽夋皯鐢靛奖缃 绉嬮湠褰辫 鍏ㄨ兘褰辫 鍔ㄦ极缃 555褰辫
閰峰褰遍櫌 琚獫鐢靛奖 澶╁爞缃 绛栭┌褰遍櫌 闊╁墽tv 缇庡墽澶╁爞 娣樺墽褰遍櫌 闊╁墽缃 澶╁ぉ缇庡墽 鑽夋皯鐢靛奖缃 娴锋涔﹀眿 鏂扮瑪瓒i榿 瑗跨摐褰辫 涔呬箙灏忚缃 椋庨洦灏忚缃 闆剁偣鐪嬩功 澶╁爞鐢靛奖缃 鎵嬫満鍦ㄧ嚎鐢靛奖 绗斾笅鏂囧 绗斾笅鏂囧 涔濅節鐢靛奖缃 澶╁ぉ缇庡墽缃 閲嶅簡缇庡墽缃 閰峰褰遍櫌 閰峰褰遍櫌 52褰遍櫌 澶╁ぉ缇庡墽 绁為┈褰遍櫌 鏂伴《鐐瑰皬璇 绗竷褰遍櫌
高清福利影片大全
小姐姐直播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风继续吹 > 第87章 第 87 章

第87章 第 87 章

盛悉风一直到睡前都还在想江开这句“等你啊,学妹”。

明知道他可能就是随口一说,可这个“等”字太戳人心了,她拿着手机在床上滚来滚去,仍压抑不住心绪的翻涌,很想给他发点什么。

但就是找不到由头。

所以只能一遍遍看他从不更新的名片资料,还不敢进他空间,他都不发动态,以至于她都没有理由看他。

她就发现他开放空间那次点进去了一次,虽说早就把整个角角落落都扫荡了个遍吧,但他的空间,她看一次哪够。

更何况,她还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人给他留言评论,有多少人逛他主业,有没有新加什么可疑人物——反正上次是没有。

他不喜欢她,没有关系。

只要他也不喜欢别人。

升学前的这个暑假,盛悉风的生活主要围绕着音乐,学琴、加倍的练琴,偶尔参加比赛,家里还给她请了家教,提前学习高中的课业。

远桥中学还是比较卷的,尖子生云集,如果没有提前预习,她到时候进了高中会很吃力。

不过再忙,比起初还是轻松的,她有的是时间纠结情情爱爱,每天深陷少女心-事无法自拔。

不同于她望眼欲穿等着开学,盛家对她一千个不放心一万个不放心,各种打点规划,学校和老师那边自不必多说,她是艺术生,学习模式比较特殊,需要定时上艺术课和每日练琴,高中课业繁忙,她不可能像普通同学一样兼顾所有的作业。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细节需要商榷,每日的接送如何最大化利用时间和路线,确保她睡到最多的觉,接她放学的时候还要给她带上做好的饭菜,怕她坐大半个小时的车到家了肚子饿。

……

事无巨细,无微不至。

忙忙碌碌的暑假接近尾声,江开和沈锡舟放月假回来了。

江开很久没怎么回江家,这会他家人说什么也不允许他继续在盛家待着,把他接回了家。

而且因为要处理家务事,江家人也没邀请沈锡舟和盛悉风一起过去玩。

留兄妹俩在家里,没了江开,彼此都有些意兴阑珊,架都懒得吵。

放假第一天,沈锡舟在家睡了一整天,第二天,他出门,说是和江开一起。

出门前,他问沈常沛讨钱。

沈常沛给了他200块钱。

“200够干嘛的?”他嫌少,“我要买衣服。”

“我给你买那么多衣服,不够穿?”

沈锡舟说:“你买的我都不喜欢。”

被儿子否认审美,沈常沛很不高兴。

“你们平时都穿校服,哪有那么多讲究。”

而且她前两天才接到沈锡舟班主任的电话,说两个男生翻墙出去网吧打游戏,所以她对钱的把控更严,生怕儿子拿了钱不务正业。

自远桥中学门口一别,盛悉风就没见过江开了,也没能跟他有只言片语的联系,她现在特别想见他。

这不机会就来了——

沈锡舟在母亲那讨了个没趣,捏着两张人民币,恨不得硬气点不要算了,奈何实在囊中羞涩,苍蝇再小也是肉。

他本来就缺钱,现在因为庄殊绝,他需要花钱的地方更多。

满脸烦躁地把钱塞进牛仔裤口袋,刚走上楼梯,忽然眼前出现一只嫩生生的手,拦住他的去路。

沈锡舟没好气:“走开,心情不好,别惹我。”

“你带我一起出去玩。”盛悉风说。

沈锡舟上下打量她两眼,冷笑:“做梦。”

“我可以给你们钱。”盛悉风献出自己的不二法宝。

拒绝的话,沈锡舟再也说不出口了。

但是,他其实是和庄殊绝出去。

江开只是个幌子罢了。

回到房间,他给江开打去电话,喊人一起出门。

盛悉风马上进远桥了,肯定是瞒不住的,也不差这两天了。

有钱不骗是傻子。

江开一口回绝:“不去,看见你俩就烦。”

他这两天跟家里闹得水火不容,哪有心情给别人当电灯泡。

“那你别看,看着盛悉风就行。”沈锡舟说。

这话随口一说而已,临时把江开从家里薅出来已经很不厚道了,要是还让人单独伺候盛公主,未免丧心病狂。

他根本没想过江开会同意。

谁知江开在电话那头沉默一下,说:“四六分。”

只是让利一成?

天下竟有这样的好事?

沈锡舟都震惊了,怀疑自己空耳,连谁四谁六都没贫,满口答应,生怕再晚一秒钟,江开就会发现吃亏。

“成交!”

兄妹俩前往商场,和江开汇合。

盛悉风满脑子想着怎么在江开面前表现自然,一个月没见他,她面对他的时候有一点不自在,所以都没留意沈锡舟什么时候走了。

等她适应了江开的存在,才发现沈锡舟已经消失很久。

“他人呢?”

江开双手环在胸前,懒洋洋地走在她身边:“丢不了。”

“他去哪了?”盛悉风不接受他的四两拨千斤。

她本来就喜欢管两个男孩子的闲事,尤其最近沈锡舟太反常了,她必须刨根问底。

“他室友找他有事。”江开随口胡诌,“他室友被别人撬墙角,他过去撑场子。”

盛悉风半信半疑:“那你怎么不去?”

“他室友,又不是我室友,我去干嘛。”

江开和沈锡舟狼狈为奸的形象过于深入人心,所以从二人小学开始,家里就不给他们安排同一个班,进了远桥高中当然也是,高一进校和高二文理分科,俩人都被学校刻意分开,只有到了高,按照成绩分班,二人才得以同班,但还是在江盛两家的要求下分了寝室。

盛悉风始终觉得哪里怪怪的,因为按照他俩要好的程度,这种事情有沈锡舟的份就必然有江开的份。

而且她很担心:“他们不会打起来吧,不会出事吧?”

“不会,我们学校都是文明人。”江开说,“能动口绝不动手。”

盛悉风不信他的,她给沈锡舟打电话确认平安,而且她很想见识一下男生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名场面。

这种事情,长大以后回看或许很中二,但身处那个年纪,她觉得热血。

沈锡舟虽然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不过凭着和江开多年的默契,还是把那套说辞给圆上了,没叫她听出破绽来。

最后他糊弄她:“我这里快完事了,一会就来找你们。”

这个“一会”,当然遥遥无期。

今天是星期五,不过学生都放假了,
【请小窝文学 】商场里很热闹,多是学生模样的年轻男孩女孩在闲逛,有两人成行的,也有一群人打打闹闹的,当然也不乏小情侣出来约会。

盛悉风与江开隔了两拳距离,不远不近地穿梭在如织的人流间。

有两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子超过他们,其中一个不知道说了点什么,俩人齐齐回头看他们,又很快缩回头。

过一会,再度回头。

前后一共看了他们次。

虽然有些唐突,但并不是恶意的打量,而是真心的欣赏。

盛悉风用余光偷偷看江开。

在旁人眼里,她和江开应该也是一对吧。

她不催沈锡舟了。

她希望他能晚点再回来。

路过电玩城,盛悉风多看了店外摆放的抓娃娃机两眼,其中一个娃娃机里面摆着一种粉白相间的兔子,很可爱。

江开注意到,说:“想玩吗?”

盛悉风点头。

虽说她已经把钱给沈锡舟了,这会两个男生不至于缺钱,但她这趟是她非要跟着出来玩的,所以她很自觉地走到换币机前拿出钱包。

游戏币50起换,一游戏币等于一人民币。

刚把钱掏出来,她肩膀上越过来一只指骨修长的手,擦过她耳畔,塞了50块钱进投钞口。

她认得这只手。

回头看他,他脸上波澜不惊的,好像这本就是天经地义之事。

娃娃机两元抓一次,盛悉风50个币全用完了也没能抓一只兔子出来。

眼睁睁看着抓手又一次无功而返,她幽怨地叹了口气,还有些意犹未尽。

“我帮你把兔子买下来?”江开问她。

娃娃机的娃娃想要可以直接买,虽说不值那个钱,但有时候投币抓它只会花更多的钱。

“不要了。”

娃娃机的玩具做工粗糙,远看还行,实际上走线和裁剪都经不起细看,盛悉风倒也没多稀罕它,但抓了那么多次,她有点跟它杠上了。

她把装游戏币的小框子放回原处:“我们走吧。”

江开却又拿出50块钱,投进了换币机。

“诶!”盛悉风阻拦不及,钞票检验成功,不一会,投币口就哗啦啦出来一大堆游戏币。

江开把小框子递给她:“去吧。”

看在他这么大方的份上,盛悉风暂且容忍他说她笨,但他说多了,她还是忍不住了:“有本事你给我抓出来!”

江开对这种毛绒玩具没有任何兴趣,平生从未玩过娃娃机,他怎么看怎么简单,不就是用抓夹把娃娃抓住吗,这有何难?

可实际上手了,才知道这个抓夹大有门路,做的又松又垮,根本支撑不起玩具的重量。

在盛悉风的嘲笑声里,他闷声不吭试了四五把,币又用完了。

这下盛悉风已经彻底不想要这个娃娃了,反正江开也没成功,她心里平衡多了:“我们走吧。”

江开却不肯罢休。

被盛悉风嘲笑,士可杀不可辱,他今天必须把这个面子赚回来,不然他八十岁还会后悔。

于是他又回去换了50个币。

又试了几回,他找出点门道,娃娃不能直接夹,得挑口子旁的下手,依靠爪子的甩力,把它甩出来。

还剩30多个币,退不了,只能用完。

盛悉风说别的娃娃都不好看,于是他如法炮制,又给她抓了四个兔子出来,技艺渐渐娴熟。

她看着都替他心疼。

她给了两个男生500块钱,按照惯例,他们会平分,也就是说他拿250,这会光是为了这个破兔子,就已经花出去大半了。

“怪不得你俩总是没钱……”她嘟囔,“乱花钱。”

江开睨她:“我为了谁啊?”

盛悉风才不给他背锅:“为了你自己的胜负欲。”

“真有你的。”江开说,“没见过这么狼心狗肺的人。”

他不是跟她贫嘴,是真的觉得她没良心。

娃娃也就罢了。

给她补课的时候当他是小江老师,每天叽叽喳喳的找他,一考完试就原地蒸发,几百年都不带q他一次的,他只是个帮她上远桥中学的工具人。

还有,寻死觅活要他开放空间,真开放了,就来逛了一次。

他脑子被门夹了才开给她看,真是闲的。

抓完娃娃,俩人继续漫无目的地闲逛。

自动扶梯口摆着电影海报,江开瞄一眼,前段时间很火的好莱坞大片,一直没机会看,这会都快下线了。

“看电影吗?”

盛悉风说好。

她没想到,电影居然又是江开付的钱。

她明明已经从钱包里拿出钱了,收营员接都快接住了,他给拦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觉得让女生请客看电影没面子。

她原本打算买豪华厅,单张票价比普通厅贵40块,他也没改,还买了可乐和爆米花,再加上之前抓娃娃的消费,他这趟带她出门纯属倒贴。

电影开场,四周暗下来,只剩下大屏幕的光影变幻,照在脸上明明灭灭的。

俩人中间隔着扶手,扶手的置物格里摆着爆米花和可乐,黄油谷物的香甜和碳酸饮料的酸甜一起在空气里蔓延开来。

盛悉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是她第一次和他单独看电影,往常也看过,但肯定有沈锡舟作陪,他俩倒是乐意看电影的时候叫上她,说否则两个男的单独进影院gay里gay气的。

剧情全程高能,俩人都专注电影,没有多余的交谈,盛悉风的心情随着情节的跌宕起伏变化,一直到危机解除,她的心才恢复平静。

平静不过几分钟,再度以做山车之势冲上云霄。

电影里出现了不可描述的一幕,虽然没有暴露的镜头,但尺度颇大,惹得电影院里哄笑不断。

盛悉风浑身都僵硬了,这种场面,如果和李优乐一起看的,她还能偷笑着讨论两句,可和江开一起看,她简直人都麻了。

完全不亚于和家长一起看电视时碰到亲密戏份的尴尬,甚至更尴尬。

余光打量江开的反应,他看起来好淡定,一派悠然自得地倚坐在座位里。

她也只能装作淡定,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事实上手指紧紧抓着自己的裤缝,在心里一遍遍祈祷,这该死的剧情赶紧放完。

不知是因为她度秒如年,还是那段剧情确实比较长,总之她都觉得过了好几个世纪了,男女主还在纠缠不休,愈演愈烈。

尤其当情到深处,女主发出一声难耐的闷哼。

她头皮一紧,恨不得立刻逃离这个星球。

就在这时,她眼前一黑。

是江开的手
【请小窝文学 】遮住了她的眼睛:“目不转睛的,这么好看?”

她臊得慌,不想被他奚落,下意识想把他手弄走,握上他手腕的时候,还是觉得不对劲,要是把他手弄走,岂不是显得她特别想看。

于是僵着不动了,抓着他的手,长长的睫羽在他手心微微颤动着。

半晌,她回神了,讪讪地指责他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那你还看。”

“我又不是小孩。”他淡声说。

其实他也没看了,跟她在一块看这些东西,他能有什么心思。

盛悉风小声反驳:“你也没成年,你也不许看。”

他还要再过一个多月才成年,他也还是小孩。

江开顿一下,忽地轻笑一声。

那一笑里面多少藏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盛悉风忽然想到,之前班里有男生在课间看那种片子,周围男生虽然起哄,但起哄的是在教室看的行为,而不是看本身。

李优乐告诉她,男生看那些东西很正常,而且每一个都会看。

“男人都这样,下流!”

盛悉风不信。

她觉得很多人不会看,比如江开和沈锡舟,他们两个厌女这么严重,怎么可能对那些东西感兴趣;还比如任豪杰,他看起来好内向,她根本没法把他和那种猥琐的行为联系在一起。

但这一刻,她真的怀疑江开看过。

奇怪的是,她并不觉得他恶心。

他对性的兴趣和探索欲望,像是加深了他身为男生性别面的立体度,神秘、汹涌、炙热。

她甚至不敢深想他看那些东西时候的心境,光是有这个认知,她的意识都会被灼伤。

眼睛虽然看不到,耳朵还能听见,缱绻的音乐,暧-昧的声响,还有周围人群心照不宣的窃笑,都在折磨她的神经。

等到亲密戏份结束,江开才试着把手拿开。

盛悉风还握着他的手腕跟抓着救命稻草似的,他一牵扯,她连忙松开,然后发现自己的手心湿漉漉的,因为紧张出了手汗,不知道他有没有察觉。

电影还剩个结尾,很快就结束了。

放映厅内灯光亮起,众人纷纷起身收拾,准备离开。

讨论的全是方才那段激情戏,听得盛悉风又开始尴尬,不想被江开看到自己脸上的窘迫,她率先拿上没吃完的可乐和爆米花,匆匆走出了影厅。

江开随之跟上来,他抬手看了眼表,若无其事地说:“去吃饭吧。”

已经到饭点了。

“沈锡舟呢?”盛悉风这个时候盼着她哥了,刚才要是沈锡舟在,肯定不至于这么尴尬,两个男生会做嫌弃状,自己不看,也不让她看。

什么都坦坦荡荡的。

江开说:“别管他了,他室友为了谢他,请他吃饭呢。”

盛悉风怀疑地眯起眼睛,不相信沈锡舟每次都刚好有事:“你们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江开不由分说,就近拉着她进了一家韩料店:“赶紧吃完,你回家还要练琴。”

这是盛悉风出门前沈常沛嘱咐沈锡舟的,叫他早点带妹妹回家,沈锡舟又把这个任务踢给了江开。

结账的时候,还是江开掏的钱。

盛悉风顾忌着男人的面子,当下让他付了,出了餐厅,她从钱夹里拿出几百块钱递给他,在今天的支出之余,还给他凑了个整。

“不要。”江开只淡淡看了钱一眼,连手都没伸。

推脱了几次,盛悉风确认他真的没打算要,她从来不知道他居然这么大方:“你哪来的钱?”

“盛公主不是赏了小的吗?”他无所谓地说。

“可我没有给你们那么多钱啊。”

江开说:“下个月的生活费。”

盛悉风说:“那你下个月怎么活?”

江开:“下个月这不是有你了吗?”

盛悉风:“……”

原来他打的这个主意啊,还以为他真的良心发现了呢。

“投名状。”他言简意赅。

“拒收投名状。”她把钱收好,“爱要不要,过了这村没这店。”

江开好笑道:“到时候看着我俩饿死?”

“嗯!”她磨了下后槽牙,“到了学校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井水不犯河水。”

过了周末,两个男生返校。

至于新高一,正常的流程是8月31号也就是周二去学校报道,9月1号开始为期五天的军训。

但是盛家不准备让盛悉风参加军训,所以她会一直到军训结束了才去学校。

这是第一次,盛悉风送别两个男生的时候没有感到怅然若失,因为她知道自己马上就可以天天在学校见到他们。

开学在即,初中班群格外热闹,都在打听各个学校的情况,互相比较,住宿条件,开学时间,食堂饭菜水平,小卖部物品丰富度……甚至还比哪个学校的帅哥美女比较多。

班里大概有一半人都留在本部高中,剩下那些分数不够的,就去次一些的学校。

很少冒泡的班主任也难得发言,祝大家高中生活顺利,顺便打趣了投奔敌营的盛悉风。

「远桥中学封闭式管理,你做好思想准备」

然后告诉她,整个实验初中只有两个人去了远桥。

盛悉风这才知道原来任豪杰也报了远桥中学,可她分明记得他说他要上实验高中来着。

任豪杰给她的回复是说,有好朋友也考了远桥,所以一起过去,不孤单。

盛悉风还是很高兴高中里能多个认识的同学的,江开和沈锡舟上高,教学楼不和高一高二在一块,作息也有差别,怕是顾不上她。

俩人客套地寒暄了几句,亲人啊要互相照应什么的,便结束了聊天。

盛悉风刚推出对话框,q-q又进来新消息,她以为任豪杰还有话要说,点进去一看,却是那个已经很久没和她互发过消息的人。

比沈锡舟帅一点:「盛悉风,来军训」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