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风继续吹 > 第86章 第 86 章

第86章 第 86 章

江开还是小江老师的时候,几乎随叫随到,仿佛远桥中学根本不限电子产品,而现在明明是晚上休息时间,他却没有第一时间回复盛悉风。

这让盛悉风的心理落差很大。

她等了他将近20分钟。

比沈锡舟帅一点:「我又不是校长,想不想有什么用」

隔着网络,判断不出语气,盛悉风不知道他是真不想她去,还是只是跟平时一样贫嘴。

但可以确定的是,他没有欢迎她去。

因为他的回复并未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她真的想不明白,他如此费心费力给她补课讲题,难不成真的只为了让她中考的时候能多考几分?

不想自讨没趣,就没再回。

倒是他过了十几分钟又发来一条。

「你想来远桥?」

这关心来得太晚了。

breeze:

「不想!」

「看见你俩就烦」

这当然是气话。

但关于上高中的选择,盛悉风的心确实摇摆不定。

不只是江开,几乎所有人都劝她去读实验高中。

李优乐不想跟好朋友分开,对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你到了那边人生地不熟的,金时现在是对你好,你能保证他一直对你这么好吗?不要拿未来赌男人的真心,不然你跟那些为了上同一所大学、高考不做最后一道大题的行为有什么区别?”

盛悉风一开始还觉得挺有道理的,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你这比喻不对吧?远桥比实验高中更好。”

就算她是为了江开,但想去远桥的决定也符合人往高处走的正确方向。

“远桥中学比实验高中好不到哪里去。”远桥中学在实力方面的微弱优势,盛家人并未放在眼里,沈常沛忧心忡忡,“单程大半个小时,每天你至少花一个半小时在路上,有这个时间,练琴不好吗?就算你能在路上练小提琴,可你早上起得来吗?”

“我可以住校。”盛悉风说。

“住校?”沈常沛觉得她在开玩笑,“你会叠被子吗,会整理床铺吗,会洗衣服吗?学校寝室的床,你送哥哥去学校的时候见过的,那么小一张木板,你睡得惯吗?你根本不会照顾你自己,怎么住校?”

在众人的齐心劝说下,盛悉风心里的天平渐渐偏向实验高中。

接下来的两天,她和江开继续断联。

彼时申城的中考志愿填报的方式还不是网络填报,出成绩后第三天,学生们统一回学校交纸质志愿表格,为了防止写错和涂改,大家先用铅笔填一遍,等确定无误了,才用签字笔描上去。

盛悉风和李优乐填了一样的志愿。

李优乐欣慰极了,畅想着未来三年二人在实验高中双宿双栖的场景,激动得紧紧搂住她:“我的悉大宝!!!我居然赢了金时,我可真荣幸!”

经过仔细检查,确认志愿表上没有错别字,李优乐开始用签字笔描字。

盛悉风也拿起签字笔。

她笔尖悬在“申城实验高中”的“申”上一厘米,迟迟落不下去。

她想到给送衣服那个冷冷的夜晚,江开穿着校服,身形清瘦,隔着伸缩门叫她一起读远桥的样子,似是随口一提,却又有点认真。

想起灯火通明的校园,红墙白瓦的欧式建筑,巍峨的钟楼和影影绰绰的桂树林,有种宿命般的熟悉感。

她和两个男生的相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高中就只剩下一月一见,等他们上了大学,远走高飞,见面只会更难,等到大家长大,会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家庭(虽然他们都说讨厌女孩子,不想谈恋爱),更难碰到一起。

李优乐注意到她不动笔,扭头看她:“怎么了?”

盛悉风诚实地告诉她:“我不知道我应该去哪里。”

李优乐叹气。

“虽然我很想跟你一个学校,不过我更希望你进自己真正想进的高中。”她安慰盛悉风,“如果你想去远桥也没关系的,就算我们不在一个学校,我们还是可以手机联系,放假了约着出去玩。”

盛悉风感激地笑笑。

她不再犹豫,最后给自己一次选择的机会。

点开q-q,找到那个与自己单独分组的人。

「你觉得我去实验高中,还是……」

字还没打完,他的消息先一步来了。

比沈锡舟帅一点:「志愿填了没」

盛悉风知道,自己没有必要问了。

他今明两天在期末考,都还不忘惦记她的志愿。

看到他消息的一瞬,她就做出了选择,连日来摇晃不停的天平,以压倒式的优势倾向其中一方。

她没有擅自做决定,拿着手机去了趟洗手间,给家里打电话:“妈妈,我想上远桥中学。”

“你确定吗?”沈常沛还是有点担心。

盛悉风非常坚定:“我确定。”

沈常沛对盛悉风上远桥中学的担忧不为了别的,只是因为路途遥远。

如果盛悉风很想去,她倒也不反对,毕竟远桥中学略两个男孩子成天惹是生非,但成绩就是王道,在家长们心目中,他们两个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坏孩子,只能说有点调皮。

盛悉风以为母亲不同意,她继续加筹码:“我还可以帮你们监督沈锡舟和江国庆。”

“你管好你自己吧。”沈常沛忍俊不禁,“读远桥中学,每天五点多天还不亮就要起床哦,我想想都替你发愁。”

话里话外,完全没有让女儿住校的意思。

盛悉风五谷不分四体不勤,住校?

天方夜谭。

盛悉风虽然有一点遗憾不能体验住校生活,不过这并未影响她愿望达成的好心情,挂断电话,她足底生风似的走出了洗手间。

走廊一路过去,旁边的教室都嘈杂混乱。

忽然一扇窗户从里打开,有人叫她:“悉风。”

盛悉风停下脚步,是任豪杰。

他就坐在靠窗的位置,桌子上摊着填写完毕的志愿表,字迹清秀。

“你志愿填好了吗?”他问她。

“还没。”盛悉风说,“现在回去填。”

出成绩之后,任豪杰在q-q上问过她的志愿,她当时回复说应该会去申城实验高中,他说他也是。

想到这里,她觉得出于礼貌,应该告知一下她临时的决定:“对了,我改报远桥了。”

任豪杰愣了愣,随后点点头,温和地说:“远桥也挺好的。”

回到教室,盛悉风抱住李优乐就开始忏悔:“对不起!我是个无情无义背信弃义的小人。”

“你爸妈同意了?”李着有些发愁,“不过她不同意我住校
【请小窝文学 】,我每天五点半就得起床。”

“怪谁呀?”李优乐鄙视地撇撇嘴,忍不住阴阳怪气,“你为了陪金时一年,朋友不要了,懒觉也不睡了,真是太伟大了。”

盛悉风讪笑着,又是道歉又是哄人又是答应了赔礼,这才勉强平息李优乐的怒火。

得到好朋友的谅解,她擦掉原先的铅笔印,改写远桥中学,最后再用水笔仔细描上去。

班主任在讲台上拍了下手:“我再强调一下,大家一定要确定了再用水笔写!志愿表没的多,数量是刚好的,别班有同学写都写完了,反悔了,好在1班有同学高中直接出国,不用填表,这才多了一张出来给他。”

盛悉风一听,连忙停笔,再仔细检查一番。

她从来没写过这么庄重的字,每一笔每一划之前都经过深思熟虑。

这哪是填志愿,这是奔赴幸福的桥梁。

上交之前,她给志愿表拍了张照片,然后发给了江开。

他这会应该正在考试,没有回复。

一直到中午,他的消息才来了。

「你怎么报的远桥」

「你朋友呢」

什么啊!?

盛悉风简直两眼一抹黑,她因为他那句关心,才下定决心改志愿的,结果他居然这个态度。

breeze:

「你又不是校长,你管我去哪」

「妈妈叫我看着你和sxz!」

比沈锡舟帅一点:「完了,好日子到头了」

两天过后,远桥中学结束该学期的期末考,江开和沈锡舟放暑假回来了。

这是他们高三前的暑假,得打折扣,只有一个月的假,剩下一个月得回学校补课。

江开和家里关于赛车梦的看法仍然无法达成一致,他原定暑假有两场比赛,这下也泡了汤,他干脆连家都不想回,直接在盛家扎根住下了。

沈锡舟一直到回家才知道盛悉风报了远桥中学,他一直以为她会去实验中学。

江开早两天就从盛悉风本人那里得到消息了,奈何不能暴露自己和盛悉风私下有联系,只能装作不知,但也不想在那演惊讶,太浮夸了。

干脆保持沉默,作局外人不感兴趣状。

兄弟的淡定让沈锡舟生出一种【不是亲哥到底不一样】的感慨来。

不管怎么说,江开可以不管,他做不到。

“你为什么要来我们学校啊?”他百思不得其解,“你在远桥都没有认识的人。”

“怎么没有,你俩不是吗?”盛拓以为儿子是嫌弃妹妹的意思,连忙护着,“再说了,悉风去了新学校可以交新朋友。”

“省省吧。”沈锡舟不屑道,“能交到李优乐算她烧了高香。”

这一个两个的,都不欢迎她去远桥中学,盛悉风心里怨气冲天:“你们不就是不想我管着你们吗?”

个狼心狗肺的死孩子。

沈锡舟冷笑着埋汰她:“对,知道自己讨嫌就好。”

而且说真的,盛悉风来远桥的话,他和庄殊绝的事确实挺麻烦的,到时候不知道她怎么回家添油加醋。

想想都头疼。

“我偏管。”反正已经讨嫌了,也无所谓更讨一点,盛悉风赌气地说,“你俩完蛋了。”

江开不动声色地阻止了兄妹俩的战争:“来远桥那你怎么,住校吗?”

“她不住。”沈常沛代替回答,“她怎么住呀,铺床洗衣服什么都不会,寝室里还轮流要搞卫生吧,她哪会。”

江开说:“没有谁生来就会,而且都很简单。”

他和沈锡舟在上高中之前,也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少爷,但进了高中,自然而然就学会了料理自己。

话虽如此,盛家没打算让盛悉风独立,盛公主负责当公主就好,盛家有信心让她一辈子过那样的生活。

“可是那么早,她起得来吗?”江开直接对话沈常沛。

他问的太自然了,以至于沈常沛都没有发觉,这个年仅17岁的男孩子正以一个平等的角度,与她沟通盛悉风上学的相关事宜。

“这我都想好了,给她弄辆房车,洗漱吃早饭梳头之类都可以在路上解决,那就可以多睡会,剩下时间可以拉小提琴,也不耽误练琴。”

盛拓附和:“如果她实在起不来,大不了就跟学校打个招呼,说家里远,早上要晚点到。”

“还有那个军训。”沈常沛说,“到时候想办法给她弄张病假条。”

江开无话可说。

两个男生回了房间,讨论的自然是盛悉风读远桥相关。

沈锡舟打量着江开的表情:“你挺高兴?”

“不差钱了,能不高兴吗?”江开懒懒地说,“她总不至于看着我们饿死。”

这是盛悉风来远桥读书,两个男生能得到的最直观的好处,沈锡舟表认同。

转念,他想起点什么:“我看你这两天心情都挺好的,有好事?”

这两天的好事。

江开顿一下,若无其事反问:“放暑假不算好事?”

“哦。”沈锡舟说,“对我来说不算。”

“连放假都不算好事了。”江开扯扯嘴角。

沈锡舟懒的费心解释能在学校看到喜欢的人是怎样的体验,只说:“你以后就懂了。”

“不想懂。”江开说着骂了一句,“叛徒。”

说好一起厌女到老,这件事情上沈锡舟确实是叛徒,他心甘情愿认下这声罪名,就是思来想去,还是对盛悉风很不放心:“盛悉风肯定要告状。”

“她告不告的也无所谓。”江开说,“教导主任不是说了,再有下次就告家长。”

“他哪次不这么说。”沈锡舟无所畏惧地耸耸肩,闲着没事干就想贩剑,“先敲打盛悉风两句再说。”

不过,等真把盛悉风召唤来房间了,两个男生却没给她立规矩,反倒不约而同提出了对盛家那些决定的反对意见。

为了多睡会觉坐房车上学也就罢了,至少没妨碍别人,可是什么跟老师说晚点到校,什么拿假病历躲军训,哪一样不是塑造她异类的形象。

就她那样,人缘能好吗?

谁听说这些公主做派,不吓到躲着她走。

“别人都能住校,你不能住。”沈锡舟说得很不客气,“就你金贵?”

盛悉风本来就因为两个男生不希望她去远桥中学的事生气着,他还不好好说话,她更不领情:“你就是嫉妒爸爸妈妈对我好。”

“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沈锡舟无语,话也更刻薄,“我为有你这样的校友感到耻辱。”

“我还为有你们这样的校友耻辱呢!”盛悉风反击。

“还不一定是校友呢。”江开在旁边凉飕飕的放冷箭支持
【请小窝文学 】沈锡舟,“万一今年远桥的分数线激增,没轮上她。”

沈锡舟:“最好是这样。”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

暑假在鸡飞狗跳三人组的争执中,热热闹闹拉开序幕,和往常的每一次一样鸡飞狗跳,惹得沈常沛头疼不已,半夜三更,耳边还时不时回响起三人组争吵的幻听。

好在不久之后,读大学的盛锡京也放假回来了,他上的警校,两个男生在他面前越发服服帖帖,很大程度上收敛了对盛悉风的欺负。

盛悉风的录取通知书是7月底寄到盛家的。

彼时,两个男生为期一月的暑假结束,正准备返校开启高三生涯,邮政快递员披着夏日晚间灼热的夕阳站到了栅门外。

盛悉风接到电话。

两个男生就看她风一样跑了过去,又风一样跑了回来,路过他们俩,耀武扬威冲他们舞一舞手中的文件袋。

录取通知早些天就在网上查到了,但录取通知书显然更具意义,完美打脸之前两个男生诅咒她上不了远桥的言论。

江开降下车窗,冲她伸手:“看看。”

虽然这一个月来,两个男生把她气得够呛,她每天都恨不得他俩赶紧滚回学校上课,但此时此刻,盛悉风仿佛看到了小江老师。

她没法拒绝小江老师。

小江老师和江开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个体。

她乖乖过去了,把文件袋递给他。

她能考上远桥,小江老师功不可没。

阳光落了一整片院子,草木繁花渡着金边,盛悉风头顶乌黑的发也亮亮的,反射着温润的光芒,还有她脸上灿烂的笑容,让江开的嘴角也忍不住勾了一下。

他接过文件袋,替她撕开。

文件袋里东西不少,录取通知书,学校简介册,开学注意事项,分班信息表等等,他把其余东西还给她,只打开录取通知书看。

两年前他和沈锡舟收到过的东西,如今也到了她手里。

他记得自己两年前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心情,很高兴,为远离家长的自由。

今天他依然很高兴,他也不知道自己具体高兴个什么劲。

从那天,随口叫盛悉风也考远桥开始,莫名其妙主动揽了个差事帮她补习,然后被沈锡舟一番话劝退心思,成绩出来以后,即便知道她能上远桥也没敢多劝一句,做好了她会去实验高中读书的打算,哪知道在报考志愿的最后时刻,她改了主意。

几经转折,终于尘埃落定,顺了他的心意。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心意是不是太自私了一点。

江开没有耽搁多久,外头很热,盛悉风等得脸颊红扑扑,再过一会就该出汗了。

他把录取通知书还给她的那一瞬间,忽然又有了个新主意。

“要不跟着我们去看看学校?”

盛悉风已经去过远桥中学两三次了,尤其两个男生去高中报道那次,她还跟进去过,看过他们的寝室和教学楼,也大致逛过操场和喷泉池旁的小树林,还拿面包碎喂过喷泉池里的鲤鱼。

但以前那只是他们的学校。

今天开始,也是她的了。

她心头一动,欣然应允:“好啊。”

她跟着两个男生一起去了趟她即将就读的学校,今天是返校日,学校里外人很多,不需要做额外的登记。

江开和沈锡舟把行李拎到寝室楼。

沈锡舟给江开使了个眼色,江开得到讯号,把盛悉风领到了自己寝室,他们没提前跟室友打过招呼,万一沈锡舟室友就庄殊绝的事说漏嘴,岂不是麻烦。

盛悉风没察觉出不对劲,反正他们有两个人,她本来就只能跟一个。

高中三年换过班,如今江开的室友已经不是两年前盛悉风看到的那一批,所以他们自然也不知道她的身份,看江开带了个漂亮妹妹进来,都不禁揶揄起来。

“我妹。”江开抢先说。

这个年纪的男女生很流行称兄道妹,哥哥妹妹之间多少带点暧昧的意思,几个室友更玩味:“懂。”

“懂什么啊?”江开笑骂,“真的我妹。”

室友不信:“有血缘关系没?”

一句话把他问住了。

血缘关系?还真没有。

而且他还不敢拉上沈锡舟说事,怕他们扯庄殊绝。

“妹妹,你哪个学校的?”室友跟盛悉风套近乎。

盛悉风如实回答:“实验初中的,九月是你们学校的新高一。”

从实验初中考到远桥高中,一般人的脑回路干不出这事。

如此一来,更是坐实。

“啊,是为了开哥考来的吗。”室友做恭喜状,“可以可以。”

“开哥铁树开花啊哈哈哈哈。”

“可能是受舟哥影响。”

盛悉风忙着害羞,都没留意他们说沈锡舟如何,但江开早已警铃大作,直接把她领出了寝室,反手关门,关住寝室里头肆无忌惮的哄笑:“带你去吃饭。”

结果饭也没吃成。

因为他们在食堂碰到了庄殊绝。

沈锡舟没想过她会出现在这里,她明明说她今天不来食堂吃晚饭来着。

庄殊绝是帮室友打饭来的,她眼睁睁地目送两个男生看都没看她,一左一右拉起一个漂亮女生就走,好像她是洪水猛兽。

“食堂的饭菜是糟糠,还是不委屈盛公主吃了。”

“盛公主还是回家吃顿好的吧。”

“这猪食,以后想吃还怕没机会?”

“吃到你吐。”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根本不给盛悉风插嘴的机会。

这还不够,他们一路把她带到了校门口,要她就此打道回府。

沈锡舟把送走盛悉风的任务交给江开,自己先走了。

盛悉风这一趟来得莫名其妙,也结束得莫名其妙。

“你们耍我吗?”她真的有点生气了。

她怀着虔敬的心来观摩未来的学校,全被他俩毁了。

“没耍你。”江开难得耐心解释,“今天开学,很少有人在食堂吃饭,饭菜肯定很差,而且晚自习快开始了,我们得去上课了。”

听着都是正当理由,但盛悉风还是觉得哪哪都不对劲。

“不用找借口了。”她不耐地坐进车里,吩咐司机开车。

江开敲她车窗。

她犹豫一下,还是冷着脸降下一丝缝隙。

江开看着她气鼓鼓的侧脸,不管平时怎么跟她作对,至少这一刻他不能任由她带着这样的误会回去。

因为她来远桥读书,他真的很高兴。

不想她全部知道,但想她知
【请小窝文学 】道一点。

“等你啊,学妹。”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