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反派夫妻今天也在明算账 > 宁漳城(陌生女子)

宁漳城(陌生女子)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

她进入金丹期后,画出的隐身符也跟着进阶,有效时长高达三个时辰,气息更为隐蔽,隐于天地之间,如一丛草,一朵花,一片落叶。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

两人安静迅速地跳下谢家商船,远远绕过黑潭和黑衣侍从,从石阶飞快往上。

虽然十分怀疑刘浒就是沈寂之的师父谷山。但刘浒现下没有记忆,也没有修为。

谷山是化神期大能,简欢和沈寂之也没法唤醒他。当务之急,还是得先解决面前的事,安全出去后,把刘浒带到玉清派,请掌门出手。

与此同时,倾斜在地的谢家商船旁,为首的黑衣侍卫于江站在不远处。

他如鹰的锐眼望着甲板上警惕前行,提防偷袭的下属们,双手背于身后,四处打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

灰岩砌成的石阶两侧,架着石柱,石柱上点着幽幽火把。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

但临近石门的火把,却微微跳动着,像是……有人经过。

“隐身符!”于江口中吐出三个字,当即腾空而起,剑如虹光,沿着石阶往上劈去,带着势不可挡的腾腾杀气。

简欢一脚已经踏出了石门,感受到身后的危险,她心中警铃大作,往侧方一闪,一剑挥落守在石门处的两个侍卫。

两个头颅当即落了地,血喷溅出来,面上带着几分茫然之色。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

简欢背抵在潮湿的石墙上,灵动的双眸扫了眼门上的符文,便心中有数了。

说来也巧,这些都是玉清派符修会学的内容。

简欢手中符纸蓄势待发,有些焦急地望着石门,小声唤:“沈寂之?”

“在。”沈寂之背着刘浒,落后简欢一步。

于江的剑意直冲他而来,但于江实力不算高,不过金丹三层。

踏入金丹期后,沈寂之的剑,在金丹期里几乎无敌手。这便是五灵根的先苦后甜,从六岁开始至今,十几年夜以继日的修炼,在如今终于尝到了甜果。

沈寂之先将背后的刘浒甩出石门,雪剑出鞘,挡下于江一击,也不还手,闷着头以最快的速度出了石门。

刘浒被扔到地上,疼得他哎呦了一声。

和简欢沈寂之不同,他没用灵力,因此还保持着隐身状态。

简欢看不见他,但能听到声音,以及四处飞扬的尘土。

眼见沈寂之出来,简欢松了口气,催动指尖符纸,贴于石门之上。

符纸就像一根火柴,瞬间引燃石门上的符阵。符阵被催动,砰得一声,石门结结实实地被关上。

最后一丝缝隙消失之时,简欢看见。

石门里灵力涌动,黑潭潭面汹涌震动,进食的鬼鱼王浮出了水面。

一茬茬黑衣人从谢家商船上跳下,和于江一起,朝石门追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

简欢拍拍双手,拍去手上沾着的些许泥土,望着石门,蹙眉。

总觉得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但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

沈寂之耳朵轻动,听到衣料擦过地面的动静,伸手去抓刘浒。

可哪想,刘浒突然间往旁边一滚,灵活避开沈寂之抓来的手,爬了起来,二话不说就溜了:“哈哈哈,多谢两位小娃娃带我出来!不过送到这就可以了,接下来的路,我们各自保重罢!”

这两人在船上时就想要杀他,他疯了才继续跟他们待在一起!谁知道万一出事,他们会不会把他扔出去当垫背的!

简欢闻言回过神,和沈寂之对视一眼,听着刘浒声音传来的方向追去。

两个金丹期修士,追一个刘浒,很快就追丢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

简欢骂道:“他还欠我一张隐身符的灵石,他就这么跑了?!”

沈寂之面无表情:“他应该就是我师父。”

简欢唇向上吹气,吹得额前碎发舞动:“那现在怎么办?是找你师父,还是找出去的路?”

“出去的路罢。”沈寂之无所谓道,“师父不用管。”

刘浒若真是他师父,自然不会出事。脱险后他再想办法找便是。

若不是,那这人出事也是咎由自取。

简欢点头,两人没再交谈,朝前方摸索而去。

这是长长一条甬道,甬道一路向上,像是盘山公路,斗折蛇行。

甬道两侧是岩壁,每隔十步,会出现一扇紧闭的石门。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

简欢和沈寂之没贸然进入石门之中,只往上走。

半炷香后,一阵巨响从甬道下方传来,赫然便是大肚鱼停留之地。

唯一能制住鬼鱼王的城主,在闭关。就算不在闭关,城主也不会在意手下之人,被自己的爱宠吃掉几个。

女孩背对着她,她看不清对方面容。但少年的,她看得很清晰。

着桃红裳的婢女警惕地望着花丛中的陌生男女,将过来的女子挡在身后:“夫人小心,奴婢刚刚在浇花,这两人突然间就从上边掉下来了!柳绿,柳绿——”桃红大声喊,“柳绿你快去喊人,夫人这有贼……”

于江也是吐出一口气,交代道:“传我命令,有贼闯进暗殿,封殿门,开殿阵,全殿戒严!让殿中侍卫巡逻,一只苍蝇也别给我放过!”

只见黑衣少年在下,藕粉色少女压在他身上。

虽然于江并不愿意惊动鬼鱼王。

此处暗殿,像是一个密不透风的密室。

鬼鱼王语气幽幽,和人的声线不太一样,带着一种令人心惊的意味:“那若我找到,可以吃了吗?”

沈寂之望着那只朝他伸来的手,没有犹豫,抬手,将手放在她的掌心,然后和她,十指相扣。

简欢和沈寂之没找到出口。

他用清洁术,清洗雪剑上的血迹。

隐身符失效,甬道里多了很多巡逻的黑衣侍卫。简欢以符纸打开一扇石门,和沈寂之躲了进去。

“我居然感受到了!”简欢抬起头,眼眸中映着璀璨星光,“我感受到了植物的气息,传送阵兴许可以!”

最后一笔符文落下,传送阵成,简欢拉着沈寂之跳进去。

“好。”简欢又看了看石门,她在刚刚,同时感觉到了鱼的腥臭味,鬼鱼王在朝此地而来,留给她和他的时间不多了。

短时间内,这些人都无法调派过来。就算来了,也未必有胜算。

女子望着那张脸,瞳孔微微睁大,手
中玉扇掉落在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沈、沈大哥?”

“于管事,这是发生了什么?!”匆匆赶来的黑衣侍卫,先朝于江抱拳行礼,刚想再说点什么,觑见于江附近的‘人’时,话头一顿,忙垂下眼,深深跪倒在地,不敢再说。

还是请鬼鱼王最快。

鬼鱼这类生活于江海之中的妖兽,本体不能离开水。

石门里是一处空殿,两人还没来得及探索,便觉得不对劲。

五颜六色的光在混乱的空间中盘旋,没过多久,砰地一声,金光一闪,两人向下砸落,掉进红黄相间的彼岸花丛中。

简欢和沈寂之还未有所反应,便听到一声惊呼:“你们是何人?!”

简欢索性席地而坐,掌心贴在地面,闭眸,不死心道:“我再试试我的传送阵。”

声音在甬道中不断回旋,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少石门被打开,一茬茬黑衣侍卫提剑跑出,朝声源而去,纷杂的脚步声,此起彼伏,不绝如缕。

-

还有三个金丹,两人守在城主那,一人在城主府坐镇,不在暗殿。

沈寂之嗯了声,护在她身侧。

鬼鱼王离开,四周的黑衣侍卫均是捏了把冷汗。

特别是那颗五色石,在金丹里不住轻跳,像是想让他,打开它?

“桃红,发生了何事?”不远处,一个温婉的声音响起,伴随着脚步声,一位身着宝蓝色裙装,手执玉扇的女子,在鹅卵石小道上走来。

但鬼鱼王不太受控制,每回请出,暗殿中兄弟,多少都会损失数十个人。甚至先前的管事,于江的师父,也是葬身鱼肚。

这里一定在地底,地面之上定有植被。

鬼鱼王嗬嗬笑了两声,身形消失在原地,停留的地方,留下一滩黑色水迹。

沈寂之脸上的黑色面具,也在传送阵剧烈的波动下脱落,远远掉在一边,发出几声轻响。

沈寂之冷静道:“是鬼鱼王。”

简欢起身,手指起势,一手画符文,一手伸向沈寂之:“快!”

隐身符?殿阵一开,隐身符失效,鬼鱼王出动,他倒要看看,这伙人还怎么躲!

似乎打开师父的禁制,他就能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女孩雀跃的语气将沈寂之唤醒,他压下金丹异动:“那你试试。”

简欢蹙眉,视线落在石门之上,下意识握紧手中的剑:“好熟悉的威压之感。”

他面具中的脸微微苍白,元婴期的威压之下,体内金丹忽有异动。

宁漳城是小地方,城主府金丹期修士不多,于江是一个,死去的飞旭是一个。

鬼鱼王扫了他一眼,面容诡异。

两人相视一眼。

只要能感受到植被的生机气息,简欢便能传送过去,脱离险境。

鬼鱼王是城主的契兽,和城主一样,都是元婴期的修为。

于江心中一慌,忙道:“留一个活口就行,其他就给殿下当点心了。”

于江微微犹豫:“殿下可否留个活口?属下们才可审问一二……”

可是,沈大哥不是已经死了吗。

女子轻轻蹙眉,兀自推开挡在身前的贴身婢女,往花丛中走了几步,微微倾过身子,朝来人打量。

但可以上人身,于江旁边的黑衣人,如今长了只带着竖瞳的眼,脸颊上还有鱼鳞,肚子极大,侍卫服都被撑破了,露出白白的鱼肚皮。

在它面前,于江毕恭毕敬:“城主在闭关,正是关键时刻,无法出面。那两人修为都是金丹,弟兄们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有劳殿下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