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4480yy私人影院 星辰影院 80s电影网 电影大全 神马影院
风雨小说网 > 为你情根深种[快穿] > 第73章 你我本无缘(6)

第73章 你我本无缘(6)

如发现文字缺失,关闭转/码或畅/读模式即可正常“第三种选择?什么第三种选择?”元岳看着聊天区不断上刷的问题问道,“建设区吗?”

:一时间竟有种在调.戏小朋友的感觉。

犇:竟然这么纯情?

紫荆花:瞬间领悟的我一时竟有些自惭形秽。

红苹果:我一直觉得小满月的年龄不大,没想到这么纯洁。

【他们竟然调.戏刚成年的小朋友。】1314瞬间领悟,污.秽的一批。

第上冲浪不太了解,但那些乱七八糟的剧本看多了以后,有些答案不言而喻。

宗:不要欺负小朋友。

紫荆花:好的大佬【乖巧.jpg】

蜂蜜柚子茶:小朋友,这是什么宠溺的称呼。

牛顿的棺材板:好的大佬,大佬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浮生若梦:小朋友小朋友小朋友!

元岳看到这个称呼时脸上的热度迅速提升,完全控制不住:“我不是小朋友,我都说了,我本人的形象和游戏角色差不多。”

一米八的壮汉,无所畏惧。

棉娃娃:我只听到了娇羞的感觉。

小熊猫:真的吗?露脸给我们看看?

“我怕我雄浑的男儿气概吓到你们。”元岳一边回复粉丝的话,一边找自己的狐朋狗友打字问询。

元岳:你是玩探秘区还是械斗区,第三种选择是什么?

张磊:玩我?

张磊:这谁问的问题,这么骚气的?

元岳骤然知道答案,脸上热度更盛,其实粉丝平时这么骚气也没什么,但大佬他明显领悟到了。

十米硬汉:快快快,让我见识一下雄浑的男儿气概是什么样子的?

奔二青年:我也想康康,快,露出你的络腮胡。

“我要下播了。”元岳深呼吸了一下,努力保持着冷静沉稳道。

[宗打赏了五岳归来一个流星雨。]

流星雨洒落,聊天区内迅速欢呼雀跃。

宗阙听着青年明显快要无法维持平常状态的声音,打开了私聊。

宗:粉丝有时候会有些没分寸,心态放稳。

展露于公共平台,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人与人的感情坐在对面都未必互通,更何况隔着天南海北,只有一条网线作为接触的唯一途径,他需要自我调整。

元岳看着他的话语,满屏的流星雨在屏幕上明灭着,粉丝在聊天区欢呼着。

其实他没生气,只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什么。

不想在大佬面前丢脸?好像不是,他在大佬面前乱七八糟的事干过太多。

不想被他调.戏?好像也不是。

五岳归来:我没生气,真的!

五岳归来:大佬你要打游戏吗?我带你。

宗:嗯。

屏幕上的流星雨已经慢慢消散,元岳却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像那绚烂闪烁的流星雨一样,他点下了语音通话,响了三下后,那边接通了,在他的手指收紧时发出记了声音:“喂。”

“谢谢大佬的流星雨,我觉得连麦会好打一些。”元岳看着上线的角色邀请道。

宗阙同样看着游戏屏幕应道:“嗯。”

“大佬你想玩什么模式?”元岳看着聊天区一排排刷着乖巧的粉丝,期待着那边的声音。

“你昨天不是想玩千人械斗。”宗阙说道。

“那就玩那个吧,不过我是第一次玩,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元岳点进了千人械斗模式笑道。

“没关系,只是尝试。”宗阙说道。

千人械斗是游戏界很难做到的一件事,既要做能容纳千人的地图,又要做好千人各种不同操作的准备,对程序和服务器的要求极高,五方势力,千人作战,可玩的空间也会更大,而在进入地图之前,可以自己组成小队进入,可以听从指挥,也可以自己作战。

页面匹配,十几秒匹配成功,地图加载,加载页面展现地图全貌。

宗阙他们刷新在了黑色方,队友出生在了黑色方的各个据点,头顶除了昵称,还有黑色的标识,十分显眼。

同组势力中已经有人在打字。

冲啊:这个模式要怎么玩?

五十步:第一次玩,人这么多。

面板上蓦然弹出作为指挥的申请,不少人选择同意后指挥麦打开,一道粗犷的声音传了出来:“大家好,我是这次的指挥,武器在装甲车上,弹药用空了记得及时补给,会开装甲车,坦克和火炮的扣字!”

“还有坦克?”元岳唔了一声。

聊天区现在跟他是一条心,很多人也是第一次见千人械斗模式。

“千人作战,需要大范围轰炸。”宗阙说道。

这种模式模拟的是作战,如果真是千人一一点过,东躲西藏,游戏的时间会相当长。

“大佬,装甲车在这边,快来拿枪。”元岳标了自己的点道。

宗阙赶往,迅速装备好各种武器,这个图明显不需要为装备操心,但一定要保护好装甲车,因为如果据点被占领,游戏也就宣告失败了。

有人听从指挥,有人已经自己出发,无数头顶黑点的人消失在密林之中,元岳看着地图上其它方的据点道:“大佬,我们悄咪咪”的从山区那边绕到红方后面去怎么样?”

虽然是保卫据点战役,但是能给其它方捣乱,也是帮自家的忙。

“嗯。”宗阙应道。

“走走走。”元岳往地图显示的山区绕了过去。

枪声和火炮声不断响起,指挥麦里大哥粗犷的声音十分振奋:“兄弟们冲啊,干死他丫的。”

每一声爆炸,地图都带着微微的震颤,碎石悉悉索索的往下滚。

元岳看到红色方的据点时,调转视角看向了山区:“大佬,你说如果把山区炸了,有没有可能把红方据点给埋了?”

宗阙看了一下山巅道:“山势走向不同,石头不会滚落到红方据点。”

各个据点的位置游戏是有设置过的,如果能够炸碎一个山就给埋了,玩家上去只会长想着怎么拆地图,比如记跟他组队的这一位。

“真遗憾……”元岳语气中充斥着可惜,躲在了山石后面,在枪上装上了□□,在后方守备的人冒出时开镜爆了头。

宗阙躲在他的旁边,借着敌人的视野范围,击毙了另外一个:“我记得你当时说要在地图上挖坑。”

青年深深叹了一口气道:“这个方法也不可行,坑挖的深了土运不出来,挖着挖着就把自己给埋了。”

宗阙:“……”

紫荆花:噗,笑死我了!

:我们小满月的黑历史大佬还记得呢。


犇:当时挖着挖着突然塌方,十八米的壮汉直接在里面嗝屁了。

独角兽:我也是人生中第一次见到自己挖坑自己跳,还把自己埋进去的。

奶嘟嘟:当时的录屏我有,大佬我私发给你。

“发吧发吧,我捏在你们手里的黑历史还少吗?”元岳觉得债多不愁。

紫荆花:挖坑其实都没有什么,主要是那天有人说这个游戏有除草机,哈哈哈哈哈……

朱砂痣:谁能想到拔草那么多天以后,这个游戏还有除草机。

六个六:可怜的小满月拔了几天草,突然发现不仅有除草机,还有拖拉机,哈哈哈……

元岳骤然被扒黑历史,一时心酸与悲愤齐飞:“我怀疑那些人是故意的,等我拔完了他们才告诉我!”

聊天区笑声一片,真可谓是幸灾乐祸。

【宿主你也没告诉他。】1314机械音十分平静,没有带一丝谴责意味。

宗阙:【……】

“大佬你说这些人是不是超级过分?”元岳化悲愤为力量,又连爆两个人的头。

宗阙应道:“嗯。”

他们杀了后方的视线,靠近了据点,每进一个屋子,都能成功拿下。

但人死的太多,还是被对方发现了。

敌人缓缓包围,机关枪直接扫射了起来,两个人趴在屋里根本没办法露头。

“大佬,现在怎么办?”元岳问道。

“找机会,他们不敢用大型武器。”宗阙说道。

这里是据点,一旦炮弹对着自己据点轰,也是会造成损伤的。

“要真是自己把自己家炸了,那就好玩了。”元岳往后退着,在碰上对方倒地的盒子时下意识摸了一下,在里面发现了红方的军.装,“大佬大佬,我们可以换衣服!伪装成红方,这游戏真有意思。”

宗阙则在想他的那些策划到底是怎么想的,能够互相伪装,场面只会更加混乱。

苦茶子:哦哦哦,还能伪装,刺激啊!

:械斗还带谍战的?牛逼!

穿杨:我只觉得策划看热闹不嫌事大。

未必每一个盒子都会掉落对方的军.装,有的掉落的是裤子,有的掉落的是衣服,有的干脆没掉落,元岳找遍了这座小楼,只凑齐了一身,头顶的黑色也变成了红色:“大佬我出去捣乱,间谍这种事估计一开枪打死人就会暴露,咱们分头走。”

“好,注意安全。”宗阙说道。

“了解。”元岳翻出了窗户,但因记为他是红色图标,没有人朝他开枪,而他则在人群之中冲向了敌人的火炮,迅速往里面填充弹药,对准了军火库。

然后一瞬间亮光闪烁,页面结算。

宗阙看着自己的结算页面沉默了一下,听到了青年咳嗽的声音:“这威力挺大……”

与此同时,几十个人看着结算页面有点儿懵,然后骂骂咧咧的点下了录屏回放。

我让你先跑三十九米:小满月你可是个天才。

浮生若梦:大佬刚说让你注意安全,你就连他一起炸死了。

“对不起大佬,我不是故意的。”元岳也没有想到这威力这么大。

宗阙开口道:“没关系。”

“大佬再来一局,我觉得这个模式很有搞头。”元岳兴致勃勃。

宗阙知道他又有了无数的奇思妙想:“好。”

新一轮的战役他们没走山区,而是寻摸着地形打游击,打了就跑。

山体虽然不能埋没据点,但是地图中央的山体却被青年发挥的淋漓尽致,一颗炸弹埋在那里,以枪引燃,轰的一声,下面埋伏的人全被埋了。

山体塌了,桥也断了,两个人站在断桥边,元岳沉默了一下:“大佬,我们好像过不去了,跳崖有没有可能摸到宝藏?”

蝉鸣少年:清醒一点儿,你在游戏里。

人之初性本贱:炸山一时爽,过崖火葬场。

“右方还有一道桥。”宗阙看着小地图道。

“我们去那边。”元岳突发奇想,“要是我们把两个桥都炸了,这个游戏是不是就结束不了了?”

对面的人过不来,他们也过不去,据点无法占领,游戏也无法结算。

“游戏持续四个小时还没有结束,会按照击杀人.头数自动结算。”宗阙打破了他的幻想。

但他的声音别人听不到,埋伏在直播室里的工作人员一时觉得脑袋都有点儿嗡,没人能管得了这个玩家了吗?

一局结束,五岳归来以击杀人数排在了第一的位置,而他的直播间里也涌进了更多的人。

莫生气:前来看看这位到底是怎么捣乱的。

犇:欢迎收看这一位让策划夜夜睡不安稳的主播。

“大佬,还来吗?”元岳笑着问道。

他能得第一是因为引爆了山体,人数算在了他的头上,而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计划,大佬都能够配合的完美无瑕。

“该吃饭了。”宗阙看着时间道。

元岳看了一眼确实到了饭点:“那大佬你先吃饭,我也去给自己煮个饭。”

“嗯,去吧。”宗阙关掉了电脑,直播间里青年还在回应着粉丝的答案。

“我妈下午出去了,我也就会做个西红柿鸡蛋面。”

“面条是买的,我不会擀面。”

“为什么不点外卖?我妈的厨艺特别好,嘴被养刁了。”

“还想来我家吃,那你只能想了。”

宗阙退出了直播间,起身时阿姨已经将饭菜端上了桌。

晚饭清淡,阿姨收拾完厨房,带上垃圾准备离开:“先生,您明天有什么想吃的菜吗?”

宗阙停下了筷子,思索了一下道:“西红柿鸡蛋面。”

“好,我记下了。记”阿姨出了家门。

晚餐之后宗阙那里收到了青年发来的消息:大佬,您晚上还玩吗?

宗阙坐在了书桌前,点进了直播间却没有打开电脑:晚上有事。

元岳看着进入直播间的账号,轻敲键盘回复:那您是挂在这里吗?

宗阙应道:嗯。

五岳归来:好的,那您忙,有空再一起玩。

宗阙将手机放在了一旁,直播间里传来了青年一如既往充满活力的声音:“打架打累了,我们去探秘吧。”

“今晚还是十点结束,年老体弱,我真的不是小朋友。”

“嘶,忘了我刚满月,咿呀,噗哇噗哇……”

婴儿的声音他也模仿的惟妙惟肖。

性情开朗,家庭和睦,只要改变原本的结局,他的未来会无尽美好。

宗阙的手拂过了书页,在他做出人生的选择之前,静静的看着他长大是对他最好
的做法。

“大佬有自己要忙的事,我过段时间玩游戏的时间也会减少,不是高中生,真的成年了,滴水直播签约有规定的……”

游戏的声音响起,宗阙不再看聊天区,但青年一个人的声音已经足够热闹。

他说是十点下播,就真的到十点就开始说晚安,然后麻溜的关闭直播。

原本热闹的声音变得安静,宗阙起身,退出直播间时收到了消息。

五岳归来:大佬晚安。

五岳归来:做个好梦.gif。

一个小人裹进了被子里,发出了酣睡的字母。

宗阙打字:晚安。

元岳看着那两个字,关掉电脑坐在了床上,思索着回复,最后还是把打出的内容删除了。

宗阙看着显示着输入又消失了很久的标识,打字询问:有什么想说的?

元岳原本已经打算起身去洗漱,蓦然看到了手机的震动,看着新发来的消息心中有一种难言的喜悦在翻涌着:只是想说大佬你还没睡。

宗阙回复:准备睡了。

元岳心里的喜悦消弭了一半,被另外一种感觉填充了,他觉得自己就是个话题终结者:那您早点休息,晚安。

宗阙回复:晚安。

五岳归来:快来我被窝.gif。

宗阙看着那个掀开被子邀请的小人,目光顿了一下,那张图被迅速撤回。

五岳归来:对不起对不起,请您相信我,我真的手滑。

元岳确实是手滑,他的表情包是从同学群里偷的,跟兄弟聊天自然无所顾忌,斗不过对方都不能当兄弟,但有时候顺手就发习惯了。

宗阙思索着那张图:跟别人发过?

元岳眸光动了动,带着微热的手指打着字:我就是以前跟兄弟闹着玩的时候会发。

大佬会不会觉得他是一个轻浮的人?

跟兄弟?

宗阙眸色微动,青年大段的消息发了过来。

五岳归来:那都是以前闹着玩的,我以后肯定不乱发这种东西了,我现在就把这个表情包给记删了!

元岳趴在床上悔不当初,他当时到底为什么要存这个表情包,果然一时浪完一时爽,大佬那么认真沉稳的人心里对他的评价说不定会直线降低,直接跌到负数。

手机震动,元岳有些谨慎的看着对方发过来的消息。

宗:嗯,早点休息。

“好像是没生气吧。”元岳反复解读着这一行字,觉得好像怎么解释都解释的通。

生气了,嗯,你不用跟我解释,我不在乎,赶紧睡觉。

没生气,嗯,知道了,时间很晚了,睡觉吧。

元岳挑选删除着自己的表情包,宗阙洗漱出来时看了一眼最底下自己的回复,按灭手机躺在了床上。

其实青年发过来的表情挺可爱的。

而等元岳挑选删除完自己的表情包,已经过了十一点了,但他躺在床上却没有什么睡意,反复看着之前的几条消息,有点儿可惜大佬不喜欢发语音。

“睡觉睡觉。”元岳看了一眼时间,按灭了手机关上了台灯。

大佬不喜欢发语音会不会是他不习惯,或者每次说的话太言简意赅了,打字更快?

也不知道对方多大了……

元岳的思绪渐沉,陷入了梦中。

……

暑假期间滴水直播的流量相当可观,周六日又是流量最大的时期,各种榜单齐放,而这周的周日恰巧是一月的开头。

滴水直播的一周是以周日为起始时间的,日榜,周榜,月榜在这一天齐齐刷新,一切数据重算,正是竞争最激烈的时候。

元岳的粉丝已经涨过了五十万,在新签约的主播榜单上直接登上了榜首,除了宗大佬会给他打赏,直播间陆陆续续的也进驻了一些富有的人,礼物叠加,获得的打赏也不少。

“榜单?随缘吧。”元岳操纵着角色在深海之中畅游。

这是他新解锁的探秘地图,海洋海岛图,里面的景色很美,但几乎都是近海的风景,再深就下不去了。

:要奋起啊!不能游进海里就成了一条咸鱼。

元岳失笑:“我还真是咸鱼,你们有钱多给自己买两杯奶茶多快乐,那榜单都要真金白银的砸,你们不心疼我心疼。”

一下子折一半,大概只有大佬那种把流星雨跟小水滴划上等号的才能无视那一半的折损,但他仍然心疼。

鳄鱼的眼泪:让大佬给你砸嘛。

“不要不要,我就是一条咸鱼,躺平不翻面的那种。”元岳直接拒绝道。

[海后打赏了元岳一架飞机。]

全平台通告,那个金光闪闪的号连进场都是顶级特效。

紫荆花: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苦茶子:现在的大佬都流行进场就刷全服吗?

奔二青年:我也想吃大佬的苦。

海后:小哥哥的声音很好听,我也在玩荒野求生游戏,一直刷不到海图,可以一起玩吗?我想存这个图。

与日俱增:大佬我也有这个图。

混吃等死:你以为大佬想要的是图记吗?

“谢谢礼物,我可以把这个图分享给你。”元岳转向后台私信,要了她的id添加,“但我也是刚刚解锁这个图,还不太熟悉,可能会带不好。”

[海后在五岳归来的直播间开启了守护天使12个月。]

滴水直播的守护划分等级,普通的守护一月300,守护天使一月一千。

粉丝榜单有两个,一个是一月一次的打赏榜,一个是贵族爵位榜,前一个是一个月的打赏量,后一个则是由始至终的累积,花费越多,爵位越高,但开通了守护之后,在后一个榜单可以直接坐在首位。

精神病院在逃患者:守护天使,这就是大佬的魄力吗?

荼靡:我们小满月就是吸引大佬。

元岳邀请她进队,看着蓦然开通的守护道:“非常感谢,您破费了。”

“您?听起来好乖啊。”组队麦里出现了一个女声笑道,“没关系,探秘类本来就不讲究技术,带我玩一局吧。”

“好。”元岳看着那坐在榜一的号,心情有一些复杂。

这是平台的规则,目的是为了让粉丝花钱,对方花了不少钱,坐在那个位置也是理所当然。

但属于宗的称号和位置到了别人的手上,他竟然会觉得有一点点不太舒服。

果然还是做主播时间太短……话说让大佬冲榜一,那不就是撺掇大佬花钱,算了算了,为了一个榜一不值得。

元岳其实带其它粉丝玩的次数也不少,他迅速调整好心态道:“那我进了,这个图建议选一个氧气罐就可以了,负重太重了会浮不起来。”


“好的,谢谢提醒。”那女生看着他的角色笑道,“主播声音这么好听,要不我送你两身皮肤吧?”

“不用了,我觉得使用符合我本人形象的建模就挺好。”元岳看着双方调整完的选择,点击进入了地图。

“我看他们都叫你小满月,真的是本人的形象?”女生笑道,“我不信。”

“真的,晚上打呼巨响。”元岳说道。

“小哥哥可真有意思。”女生笑了起来。

元岳却只觉得自己在尬聊,他果然是不太擅长哄女生。

宗阙是在午后进入的直播间,而刚一进入直播间,就听到了其中传出的女声,他解着领带的手指一顿,看着那一片湛蓝的画面中两个共同游动的身影,走向衣帽间的步伐转向了沙发,在上面坐下。

紫荆花:欢迎大佬,您回来了!

蜂蜜柚子茶:欢迎大佬!

“哇,那好像是海豚,荒野的海豚做的真的很逼真。”女生惊叹道。

“嗯,确实,荒野的质量……”元岳原本附和的声音停下,落在了那刚刚进场的号上,打赏榜清空没有他,那个号坐在了贵族榜的第二位。

但好像只要看到,就会觉得很高兴,元岳深吸了一口气笑道:“欢迎大佬。”

青年的声音中充斥着喜悦,宗阙打字:在陪人玩游戏?

“嗯,这位小姐姐说想要一张海图,我刚好有。”元岳解释道,“大佬你稍等一会儿。”

“等会儿你要记陪粉丝玩游戏吗?”女生问道,“可以带上我吗?”

对方很有礼貌,并没有故意为难,还打赏了那么多,元岳觉得是自己的心态出了问题:“抱歉,我跟大佬约好了,下次吧。”

“嗯?他是你直播间的常驻榜一吗?”女生问道,“他给你刷多少,我给你刷双倍,陪我玩。”

“不用这样。”元岳有点儿想把钱还回去。

【宿主,她抢了你榜一的位置。】1314发现细节,【还想独占你的小主播。】

【贵族榜?】宗阙看着自己处于第二位的号问道。

【这个是开通守护天使,但是对方58级的贵族,起码花了上千万。】1314说道。

它的宿主为了老婆,几千万星币都能花出去,更何况世界里的金钱。

它虽然检测不到灵魂异常,但是一个优秀的系统怎么可能是一个傻子!本源世界没给答复,那就是没有危险性。

【宿主,老婆要靠抢的,不抢到时候没了不要哭。】1314说道。

宗阙手指一顿,在聊天区发消息。

宗:一言为定。

必要,真的。”

宗阙打开了守护页面,直接点击开通。

[宗在五岳归来的直播间开通了守护天使36个月。]

紫荆花:真的要刷吗?!刺激刺激。

蜂蜜柚子茶:大佬加油!

小笨熊:我们小满月简直就是妖孽祸水嘛。

元岳叹了一口气无奈道:“你们别起哄。”

女生觉得不舒服是他的原因多一些,但把大佬搅进来真的没必要。

海后:一言为定。

[海后打赏了五岳归来一个流星雨。]

蹦蹦跳跳:速来围观流星雨。

我爱洗澡:女神怎么来这里了?

吹泡泡:五岳归来?姐姐你不要泡泡了吗?

[宗打赏了五岳归来一个流星雨。]

紫荆花:大佬牛逼!

红苹果:小满月还不快感谢大佬。

[海后打赏了五岳归来一个流星雨。]

[海后打赏了五岳归来一个流星雨。]

屏幕上流星雨绽放,让人目不暇接,进驻直播间的人越来越多。

[宗打赏了五岳归来一个流星雨。]

[宗打赏了五岳归来一个流星雨。]

[海后打赏了五岳归来流星雨x4]

海后:有本事再来呀。

宗阙看着下面的数字,点下了最大的那个。

[宗打赏了五岳归来流星雨x99]

这条消息直接发在了整个平台,漫天流星雨,整个直播间的热度直接飙升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

紫荆花:卧槽!!!!!!!

兔子米米:99个流星雨?!!!围观巨佬!

天下第一枪:牛逼啊!!!!!!

:我他妈直接疯!

聊天区被感叹号和卧槽刷屏,五岳归来的粉丝数也在疯狂飙升。

日榜,周榜,月榜迅速登顶,巨大的数额直接引起了滴水总部&30记340注意。

“99个流星雨?!资料调一下,别出什么问题。”

“马上!宗阙……这不是大老板的名字吗?”

其它正在工作的员工纷纷看了过去,蜜桃趴在他的工位上看着资料,声音有些梦幻:“确定吗?”

“确定,郭助打印阙总的资料时我见过一次。”管理客户信息的人员说道。

“大老板原来就潜伏在直播平台!”

“五岳归来,蜜桃你发了呀,我当时就应该死命跟你抢这个人。”

……

流星雨一波又一波的亮起,海后没有再刷,而是直接消失不见了。

紫荆花:大佬牛逼啊,这可是一千万,有声之年我竟然能够见到这样的盛景。

蜂蜜柚子茶:我们小满月简直就是祸国的妖孽,大佬为之一掷千金。

菜菜:我好酸啊!

聊天区很热闹,元岳看着屏幕上一场又一场连续不断的流星雨,心中的震撼始终未平。

他觉得自己应该在意那折损的一半,还有巨额的税费,但事实上这一场又一场的流星雨就像是砸在了他的心里,让他的心里沉甸甸的。

他在想对方的豪掷千金是真的跟对方斗气,还是因为不想让他跟对方玩。

元岳猜测不出,可心里又真切的喜悦着,他觉得宗不是喜欢跟人斗气的人,很多事情其实都无法激起他的情绪变化,就像是上一次跟蜀道,他处理的很理智,而这一次却好像在抢人一样。

紫荆花:感觉小满月都惊呆了。

蜂蜜柚子茶:还不赶紧出来谢恩。

“谢谢大佬。”元岳轻声道。

小笨熊:听听这梦幻的声音,孩子都吓傻了。

牛妞:膜拜巨佬!

流星雨未歇,游戏一时没法玩,元岳有些漫无目的点击着屏幕,心中的那种感觉在不断发酵着。

元岳点开了手机屏幕,纠结欲死时对面发来了消息。


宗:你不用为了打赏去对任何人低头。

元岳眸光轻颤,手指跳跃在屏幕上时都带着些许的颤抖:我想跟你说说话。

这个时候,他很想听到对方的声音,不想只看到文字。

宗阙按下了语音通话,元岳一时错愕,差点儿把手机丢出去,他几乎是连忙按了直播间的静音,沉了一口气,按下了接通键,听着那边有些远却一如既往沉稳的声音,心好像突然安定了下来。

“喂。”宗阙问道,“想说什么?”

元岳的掌心已经湿透了,他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道:“想说谢谢你。”

青年的声音很轻,带着前所未有的乖,宗阙说道:“今天是收了她的礼物感到愧疚?”

“拿了那么多的钱,但不做点儿什么,总觉得不好意思。”元岳说道。

“打赏属于自愿消费,有些要求可以回应,有些你觉得不舒服记的可以拒绝。”宗阙说道。

世人要活着,难免为五斗米折腰,但他不希望他护着的人受这种委屈。

“我明白,谢谢大佬。”元岳抿了一下唇道,“您今天破费了,其实不用花那么多的。”

“她挑战,我应战。”宗阙说道,“她现在给你刷了几十万,还会觉得愧疚吗?”

元岳沉吟了一下道:“没有,那是因为大佬你花的更多。”

他只有心疼。

那可是五,就那么弹指一挥间就没了。

宗阙说道:“不算多。”

元岳想起了他的小水滴言论,一千万不算多,对方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富有:“大佬,你要玩游戏吗?”

“心情已经调整好了?”宗阙问道。

“没……”元岳说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想跟对方靠的更近一些,却发现自己除了带他打游戏,好像没有别的话题能跟他聊,又不敢多问。

“特效还有一段时间才结束,如果实在平复不了,今天可以暂停直播。”宗阙说道。

“其实我不是为了她的事纠结。”元岳说道。

“嗯?”宗阙发出了疑问。

元岳欲言又止,那种事其实是不值一提的,他只是想跟这个人说话,随便说什么都好,只要跟他接触,即使看着他的文字好像都是高兴的。

不想别人占用他的称号,不想别人占据他的位置,想要了解他,都是因为……喜欢。

元岳那一刻突然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他喜欢上了一个人,不知道对方的年龄样貌姓名,却如此清晰的明白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

“大佬,我能问一下你的名字吗?”元岳收紧了手指问道,“如果你不方便告诉也没关系的,我就是随口一问。”

“宗阙。”宗阙回答道。

“原来你真的姓宗。”元岳笑道,“哪个e?”

“宫阙的阙。”宗阙说道。

元岳默念这个名字,心里有点儿难言的高兴:“不知天上宫阙,好名字,我叫元岳,元角分的元,五岳归来的岳。”

“元月出生的?”宗阙问道。

“跟那个没有关系。”元岳说道,“我父母说圆月也就是满月,一生都会圆圆满满,又可以像山岳一样挺拔,我爸对他起的名字特别满意。”

“好名字。”宗阙说道。

“能得到你的夸奖,我爸听到了一定会特别高兴。”元岳笑道。

宗阙应道:“嗯。”

元岳反应了过来道:“我的话是不是有点儿多?”

宗阙说道:“没有,这样很好。”

元岳的心口沉甸甸跳动了一下:“我们交换了姓名,也算是朋友了吧。”

宗阙沉默了一下:“嗯。”

“我讲的话题是不是有点儿无聊?”元岳问道。

“没有,我在听你说。”宗阙说道。

元岳觉得对方才是那个话题终结者,有事只说事,没事不说废话:“那我能冒昧的再问一下你的年龄吗?”

“28。”宗阙回答道。

差了十岁,元岳觉得差&记3涛0好像也不是很大:“其实刚开始我一直以为您跟我爷爷差不多。”

宗阙:“……为什么这么觉得?”

“因为老人习惯了九十点就睡觉,其实我很佩服您的自律。”元岳说道。

“你也可以做到。”宗阙说道。

“我正在尝试。”元岳没有脱口自己的年龄,他觉得对方的年龄成熟稳重,但他的年龄对对方而言恐怕会被当成小孩子。

“嗯。”宗阙应道。

元岳心神提起:“……您对我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宗阙想起了那两声狗叫以及聊天区常刷的话:“能屈能伸。”

“是因为我面对打赏的过分要求宁折不弯吗?”元岳觉得这个词还不错,很正面,他对态度好的人可是相当能屈的,但态度强硬者不喜。

“是因为你说再玩就是狗。”宗阙想着聊天区的话说道,“然后学了两声叫声。”

元岳脸上的红晕迅速蔓延:“……”

他们这第一印象都很有偏差!

如发现文字缺失,关闭转/码或畅/读模式即可正常“第三种选择?什么第三种选择?”元岳看着聊天区不断上刷的问题问道,“建设区吗?”

:一时间竟有种在调.戏小朋友的感觉。

犇:竟然这么纯情?

紫荆花:瞬间领悟的我一时竟有些自惭形秽。

红苹果:我一直觉得小满月的年龄不大,没想到这么纯洁。

【他们竟然调.戏刚成年的小朋友。】1314瞬间领悟,污.秽的一批。

第上冲浪不太了解,但那些乱七八糟的剧本看多了以后,有些答案不言而喻。

宗:不要欺负小朋友。

紫荆花:好的大佬【乖巧.jpg】

蜂蜜柚子茶:小朋友,这是什么宠溺的称呼。

牛顿的棺材板:好的大佬,大佬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浮生若梦:小朋友小朋友小朋友!

元岳看到这个称呼时脸上的热度迅速提升,完全控制不住:“我不是小朋友,我都说了,我本人的形象和游戏角色差不多。”

一米八的壮汉,无所畏惧。

棉娃娃:我只听到了娇羞的感觉。

小熊猫:真的吗?露脸给我们看看?

“我怕我雄浑的男儿气概吓到你们。”元岳一边回复粉丝的话,一边找自己的狐朋狗友打字问询。

元岳:你是玩探秘区还是械斗区,第三种选择是什么?

张磊:玩我?

张磊:这谁问的问题,这
么骚气的?

元岳骤然知道答案,脸上热度更盛,其实粉丝平时这么骚气也没什么,但大佬他明显领悟到了。

十米硬汉:快快快,让我见识一下雄浑的男儿气概是什么样子的?

奔二青年:我也想康康,快,露出你的络腮胡。

“我要下播了。”元岳深呼吸了一下,努力保持着冷静沉稳道。

[宗打赏了五岳归来一个流星雨。]

流星雨洒落,聊天区内迅速欢呼雀跃。

宗阙听着青年明显快要无法维持平常状态的声音,打开了私聊。

宗:粉丝有时候会有些没分寸,心态放稳。

展露于公共平台,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人与人的感情坐在对面都未必互通,更何况隔着天南海北,只有一条网线作为接触的唯一途径,他需要自我调整。

元岳看着他的话语,满屏的流星雨在屏幕上明灭着,粉丝在聊天区欢呼着。

其实他没生气,只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什么。

不想在大佬面前丢脸?好像不是,他在大佬面前乱七八糟的事干过太多。

不想被他调.戏?好像也不是。

五岳归来:我没生气,真的!

五岳归来:大佬你要打游戏吗?我带你。

宗:嗯。

屏幕上的流星雨已经慢慢消散,元岳却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像那绚烂闪烁的流星雨一样,他点下了语音通话,响了三下后,那边接通了,在他的手指收紧时发出记了声音:“喂。”

“谢谢大佬的流星雨,我觉得连麦会好打一些。”元岳看着上线的角色邀请道。

宗阙同样看着游戏屏幕应道:“嗯。”

“大佬你想玩什么模式?”元岳看着聊天区一排排刷着乖巧的粉丝,期待着那边的声音。

“你昨天不是想玩千人械斗。”宗阙说道。

“那就玩那个吧,不过我是第一次玩,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元岳点进了千人械斗模式笑道。

“没关系,只是尝试。”宗阙说道。

千人械斗是游戏界很难做到的一件事,既要做能容纳千人的地图,又要做好千人各种不同操作的准备,对程序和服务器的要求极高,五方势力,千人作战,可玩的空间也会更大,而在进入地图之前,可以自己组成小队进入,可以听从指挥,也可以自己作战。

页面匹配,十几秒匹配成功,地图加载,加载页面展现地图全貌。

宗阙他们刷新在了黑色方,队友出生在了黑色方的各个据点,头顶除了昵称,还有黑色的标识,十分显眼。

同组势力中已经有人在打字。

冲啊:这个模式要怎么玩?

五十步:第一次玩,人这么多。

面板上蓦然弹出作为指挥的申请,不少人选择同意后指挥麦打开,一道粗犷的声音传了出来:“大家好,我是这次的指挥,武器在装甲车上,弹药用空了记得及时补给,会开装甲车,坦克和火炮的扣字!”

“还有坦克?”元岳唔了一声。

聊天区现在跟他是一条心,很多人也是第一次见千人械斗模式。

“千人作战,需要大范围轰炸。”宗阙说道。

这种模式模拟的是作战,如果真是千人一一点过,东躲西藏,游戏的时间会相当长。

“大佬,装甲车在这边,快来拿枪。”元岳标了自己的点道。

宗阙赶往,迅速装备好各种武器,这个图明显不需要为装备操心,但一定要保护好装甲车,因为如果据点被占领,游戏也就宣告失败了。

有人听从指挥,有人已经自己出发,无数头顶黑点的人消失在密林之中,元岳看着地图上其它方的据点道:“大佬,我们悄咪咪”的从山区那边绕到红方后面去怎么样?”

虽然是保卫据点战役,但是能给其它方捣乱,也是帮自家的忙。

“嗯。”宗阙应道。

“走走走。”元岳往地图显示的山区绕了过去。

枪声和火炮声不断响起,指挥麦里大哥粗犷的声音十分振奋:“兄弟们冲啊,干死他丫的。”

每一声爆炸,地图都带着微微的震颤,碎石悉悉索索的往下滚。

元岳看到红色方的据点时,调转视角看向了山区:“大佬,你说如果把山区炸了,有没有可能把红方据点给埋了?”

宗阙看了一下山巅道:“山势走向不同,石头不会滚落到红方据点。”

各个据点的位置游戏是有设置过的,如果能够炸碎一个山就给埋了,玩家上去只会长想着怎么拆地图,比如记跟他组队的这一位。

“真遗憾……”元岳语气中充斥着可惜,躲在了山石后面,在枪上装上了□□,在后方守备的人冒出时开镜爆了头。

宗阙躲在他的旁边,借着敌人的视野范围,击毙了另外一个:“我记得你当时说要在地图上挖坑。”

青年深深叹了一口气道:“这个方法也不可行,坑挖的深了土运不出来,挖着挖着就把自己给埋了。”

宗阙:“……”

紫荆花:噗,笑死我了!

:我们小满月的黑历史大佬还记得呢。

犇:当时挖着挖着突然塌方,十八米的壮汉直接在里面嗝屁了。

独角兽:我也是人生中第一次见到自己挖坑自己跳,还把自己埋进去的。

奶嘟嘟:当时的录屏我有,大佬我私发给你。

“发吧发吧,我捏在你们手里的黑历史还少吗?”元岳觉得债多不愁。

紫荆花:挖坑其实都没有什么,主要是那天有人说这个游戏有除草机,哈哈哈哈哈……

朱砂痣:谁能想到拔草那么多天以后,这个游戏还有除草机。

六个六:可怜的小满月拔了几天草,突然发现不仅有除草机,还有拖拉机,哈哈哈……

元岳骤然被扒黑历史,一时心酸与悲愤齐飞:“我怀疑那些人是故意的,等我拔完了他们才告诉我!”

聊天区笑声一片,真可谓是幸灾乐祸。

【宿主你也没告诉他。】1314机械音十分平静,没有带一丝谴责意味。

宗阙:【……】

“大佬你说这些人是不是超级过分?”元岳化悲愤为力量,又连爆两个人的头。

宗阙应道:“嗯。”

他们杀了后方的视线,靠近了据点,每进一个屋子,都能成功拿下。

但人死的太多,还是被对方发现了。

敌人缓缓包围,机关枪直接扫射了起来,两个人趴在屋里根本没办法露头。

“大佬,现在怎么办?”元岳问道。

“找机会,他们不敢用大型武器。”宗阙说道。

这里是据点,
一旦炮弹对着自己据点轰,也是会造成损伤的。

“要真是自己把自己家炸了,那就好玩了。”元岳往后退着,在碰上对方倒地的盒子时下意识摸了一下,在里面发现了红方的军.装,“大佬大佬,我们可以换衣服!伪装成红方,这游戏真有意思。”

宗阙则在想他的那些策划到底是怎么想的,能够互相伪装,场面只会更加混乱。

苦茶子:哦哦哦,还能伪装,刺激啊!

:械斗还带谍战的?牛逼!

穿杨:我只觉得策划看热闹不嫌事大。

未必每一个盒子都会掉落对方的军.装,有的掉落的是裤子,有的掉落的是衣服,有的干脆没掉落,元岳找遍了这座小楼,只凑齐了一身,头顶的黑色也变成了红色:“大佬我出去捣乱,间谍这种事估计一开枪打死人就会暴露,咱们分头走。”

“好,注意安全。”宗阙说道。

“了解。”元岳翻出了窗户,但因记为他是红色图标,没有人朝他开枪,而他则在人群之中冲向了敌人的火炮,迅速往里面填充弹药,对准了军火库。

然后一瞬间亮光闪烁,页面结算。

宗阙看着自己的结算页面沉默了一下,听到了青年咳嗽的声音:“这威力挺大……”

与此同时,几十个人看着结算页面有点儿懵,然后骂骂咧咧的点下了录屏回放。

我让你先跑三十九米:小满月你可是个天才。

浮生若梦:大佬刚说让你注意安全,你就连他一起炸死了。

“对不起大佬,我不是故意的。”元岳也没有想到这威力这么大。

宗阙开口道:“没关系。”

“大佬再来一局,我觉得这个模式很有搞头。”元岳兴致勃勃。

宗阙知道他又有了无数的奇思妙想:“好。”

新一轮的战役他们没走山区,而是寻摸着地形打游击,打了就跑。

山体虽然不能埋没据点,但是地图中央的山体却被青年发挥的淋漓尽致,一颗炸弹埋在那里,以枪引燃,轰的一声,下面埋伏的人全被埋了。

山体塌了,桥也断了,两个人站在断桥边,元岳沉默了一下:“大佬,我们好像过不去了,跳崖有没有可能摸到宝藏?”

蝉鸣少年:清醒一点儿,你在游戏里。

人之初性本贱:炸山一时爽,过崖火葬场。

“右方还有一道桥。”宗阙看着小地图道。

“我们去那边。”元岳突发奇想,“要是我们把两个桥都炸了,这个游戏是不是就结束不了了?”

对面的人过不来,他们也过不去,据点无法占领,游戏也无法结算。

“游戏持续四个小时还没有结束,会按照击杀人.头数自动结算。”宗阙打破了他的幻想。

但他的声音别人听不到,埋伏在直播室里的工作人员一时觉得脑袋都有点儿嗡,没人能管得了这个玩家了吗?

一局结束,五岳归来以击杀人数排在了第一的位置,而他的直播间里也涌进了更多的人。

莫生气:前来看看这位到底是怎么捣乱的。

犇:欢迎收看这一位让策划夜夜睡不安稳的主播。

“大佬,还来吗?”元岳笑着问道。

他能得第一是因为引爆了山体,人数算在了他的头上,而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计划,大佬都能够配合的完美无瑕。

“该吃饭了。”宗阙看着时间道。

元岳看了一眼确实到了饭点:“那大佬你先吃饭,我也去给自己煮个饭。”

“嗯,去吧。”宗阙关掉了电脑,直播间里青年还在回应着粉丝的答案。

“我妈下午出去了,我也就会做个西红柿鸡蛋面。”

“面条是买的,我不会擀面。”

“为什么不点外卖?我妈的厨艺特别好,嘴被养刁了。”

“还想来我家吃,那你只能想了。”

宗阙退出了直播间,起身时阿姨已经将饭菜端上了桌。

晚饭清淡,阿姨收拾完厨房,带上垃圾准备离开:“先生,您明天有什么想吃的菜吗?”

宗阙停下了筷子,思索了一下道:“西红柿鸡蛋面。”

“好,我记下了。记”阿姨出了家门。

晚餐之后宗阙那里收到了青年发来的消息:大佬,您晚上还玩吗?

宗阙坐在了书桌前,点进了直播间却没有打开电脑:晚上有事。

元岳看着进入直播间的账号,轻敲键盘回复:那您是挂在这里吗?

宗阙应道:嗯。

五岳归来:好的,那您忙,有空再一起玩。

宗阙将手机放在了一旁,直播间里传来了青年一如既往充满活力的声音:“打架打累了,我们去探秘吧。”

“今晚还是十点结束,年老体弱,我真的不是小朋友。”

“嘶,忘了我刚满月,咿呀,噗哇噗哇……”

婴儿的声音他也模仿的惟妙惟肖。

性情开朗,家庭和睦,只要改变原本的结局,他的未来会无尽美好。

宗阙的手拂过了书页,在他做出人生的选择之前,静静的看着他长大是对他最好的做法。

“大佬有自己要忙的事,我过段时间玩游戏的时间也会减少,不是高中生,真的成年了,滴水直播签约有规定的……”

游戏的声音响起,宗阙不再看聊天区,但青年一个人的声音已经足够热闹。

他说是十点下播,就真的到十点就开始说晚安,然后麻溜的关闭直播。

原本热闹的声音变得安静,宗阙起身,退出直播间时收到了消息。

五岳归来:大佬晚安。

五岳归来:做个好梦.gif。

一个小人裹进了被子里,发出了酣睡的字母。

宗阙打字:晚安。

元岳看着那两个字,关掉电脑坐在了床上,思索着回复,最后还是把打出的内容删除了。

宗阙看着显示着输入又消失了很久的标识,打字询问:有什么想说的?

元岳原本已经打算起身去洗漱,蓦然看到了手机的震动,看着新发来的消息心中有一种难言的喜悦在翻涌着:只是想说大佬你还没睡。

宗阙回复:准备睡了。

元岳心里的喜悦消弭了一半,被另外一种感觉填充了,他觉得自己就是个话题终结者:那您早点休息,晚安。

宗阙回复:晚安。

五岳归来:快来我被窝.gif。

宗阙看着那个掀开被子邀请的小人,目光顿了一下,那张图被迅速撤回。

五岳归来:对不起对不起,请您相信我,我真的手滑。

元岳确实是手滑,他的表情包是从同学群
里偷的,跟兄弟聊天自然无所顾忌,斗不过对方都不能当兄弟,但有时候顺手就发习惯了。

宗阙思索着那张图:跟别人发过?

元岳眸光动了动,带着微热的手指打着字:我就是以前跟兄弟闹着玩的时候会发。

大佬会不会觉得他是一个轻浮的人?

跟兄弟?

宗阙眸色微动,青年大段的消息发了过来。

五岳归来:那都是以前闹着玩的,我以后肯定不乱发这种东西了,我现在就把这个表情包给记删了!

元岳趴在床上悔不当初,他当时到底为什么要存这个表情包,果然一时浪完一时爽,大佬那么认真沉稳的人心里对他的评价说不定会直线降低,直接跌到负数。

手机震动,元岳有些谨慎的看着对方发过来的消息。

宗:嗯,早点休息。

“好像是没生气吧。”元岳反复解读着这一行字,觉得好像怎么解释都解释的通。

生气了,嗯,你不用跟我解释,我不在乎,赶紧睡觉。

没生气,嗯,知道了,时间很晚了,睡觉吧。

元岳挑选删除着自己的表情包,宗阙洗漱出来时看了一眼最底下自己的回复,按灭手机躺在了床上。

其实青年发过来的表情挺可爱的。

而等元岳挑选删除完自己的表情包,已经过了十一点了,但他躺在床上却没有什么睡意,反复看着之前的几条消息,有点儿可惜大佬不喜欢发语音。

“睡觉睡觉。”元岳看了一眼时间,按灭了手机关上了台灯。

大佬不喜欢发语音会不会是他不习惯,或者每次说的话太言简意赅了,打字更快?

也不知道对方多大了……

元岳的思绪渐沉,陷入了梦中。

……

暑假期间滴水直播的流量相当可观,周六日又是流量最大的时期,各种榜单齐放,而这周的周日恰巧是一月的开头。

滴水直播的一周是以周日为起始时间的,日榜,周榜,月榜在这一天齐齐刷新,一切数据重算,正是竞争最激烈的时候。

元岳的粉丝已经涨过了五十万,在新签约的主播榜单上直接登上了榜首,除了宗大佬会给他打赏,直播间陆陆续续的也进驻了一些富有的人,礼物叠加,获得的打赏也不少。

“榜单?随缘吧。”元岳操纵着角色在深海之中畅游。

这是他新解锁的探秘地图,海洋海岛图,里面的景色很美,但几乎都是近海的风景,再深就下不去了。

:要奋起啊!不能游进海里就成了一条咸鱼。

元岳失笑:“我还真是咸鱼,你们有钱多给自己买两杯奶茶多快乐,那榜单都要真金白银的砸,你们不心疼我心疼。”

一下子折一半,大概只有大佬那种把流星雨跟小水滴划上等号的才能无视那一半的折损,但他仍然心疼。

鳄鱼的眼泪:让大佬给你砸嘛。

“不要不要,我就是一条咸鱼,躺平不翻面的那种。”元岳直接拒绝道。

[海后打赏了元岳一架飞机。]

全平台通告,那个金光闪闪的号连进场都是顶级特效。

紫荆花: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苦茶子:现在的大佬都流行进场就刷全服吗?

奔二青年:我也想吃大佬的苦。

海后:小哥哥的声音很好听,我也在玩荒野求生游戏,一直刷不到海图,可以一起玩吗?我想存这个图。

与日俱增:大佬我也有这个图。

混吃等死:你以为大佬想要的是图记吗?

“谢谢礼物,我可以把这个图分享给你。”元岳转向后台私信,要了她的id添加,“但我也是刚刚解锁这个图,还不太熟悉,可能会带不好。”

[海后在五岳归来的直播间开启了守护天使12个月。]

滴水直播的守护划分等级,普通的守护一月300,守护天使一月一千。

粉丝榜单有两个,一个是一月一次的打赏榜,一个是贵族爵位榜,前一个是一个月的打赏量,后一个则是由始至终的累积,花费越多,爵位越高,但开通了守护之后,在后一个榜单可以直接坐在首位。

精神病院在逃患者:守护天使,这就是大佬的魄力吗?

荼靡:我们小满月就是吸引大佬。

元岳邀请她进队,看着蓦然开通的守护道:“非常感谢,您破费了。”

“您?听起来好乖啊。”组队麦里出现了一个女声笑道,“没关系,探秘类本来就不讲究技术,带我玩一局吧。”

“好。”元岳看着那坐在榜一的号,心情有一些复杂。

这是平台的规则,目的是为了让粉丝花钱,对方花了不少钱,坐在那个位置也是理所当然。

但属于宗的称号和位置到了别人的手上,他竟然会觉得有一点点不太舒服。

果然还是做主播时间太短……话说让大佬冲榜一,那不就是撺掇大佬花钱,算了算了,为了一个榜一不值得。

元岳其实带其它粉丝玩的次数也不少,他迅速调整好心态道:“那我进了,这个图建议选一个氧气罐就可以了,负重太重了会浮不起来。”

“好的,谢谢提醒。”那女生看着他的角色笑道,“主播声音这么好听,要不我送你两身皮肤吧?”

“不用了,我觉得使用符合我本人形象的建模就挺好。”元岳看着双方调整完的选择,点击进入了地图。

“我看他们都叫你小满月,真的是本人的形象?”女生笑道,“我不信。”

“真的,晚上打呼巨响。”元岳说道。

“小哥哥可真有意思。”女生笑了起来。

元岳却只觉得自己在尬聊,他果然是不太擅长哄女生。

宗阙是在午后进入的直播间,而刚一进入直播间,就听到了其中传出的女声,他解着领带的手指一顿,看着那一片湛蓝的画面中两个共同游动的身影,走向衣帽间的步伐转向了沙发,在上面坐下。

紫荆花:欢迎大佬,您回来了!

蜂蜜柚子茶:欢迎大佬!

“哇,那好像是海豚,荒野的海豚做的真的很逼真。”女生惊叹道。

“嗯,确实,荒野的质量……”元岳原本附和的声音停下,落在了那刚刚进场的号上,打赏榜清空没有他,那个号坐在了贵族榜的第二位。

但好像只要看到,就会觉得很高兴,元岳深吸了一口气笑道:“欢迎大佬。”

青年的声音中充斥着喜悦,宗阙打字:在陪人玩游戏?

“嗯,这位小姐姐说想要一张海图,我刚好有。”元岳解释道,“大佬你稍等一会儿。”

“等会儿你要记陪粉丝玩游戏吗?”女生问道,“可以带上我吗?”

对方很
有礼貌,并没有故意为难,还打赏了那么多,元岳觉得是自己的心态出了问题:“抱歉,我跟大佬约好了,下次吧。”

“嗯?他是你直播间的常驻榜一吗?”女生问道,“他给你刷多少,我给你刷双倍,陪我玩。”

“不用这样。”元岳有点儿想把钱还回去。

【宿主,她抢了你榜一的位置。】1314发现细节,【还想独占你的小主播。】

【贵族榜?】宗阙看着自己处于第二位的号问道。

【这个是开通守护天使,但是对方58级的贵族,起码花了上千万。】1314说道。

它的宿主为了老婆,几千万星币都能花出去,更何况世界里的金钱。

它虽然检测不到灵魂异常,但是一个优秀的系统怎么可能是一个傻子!本源世界没给答复,那就是没有危险性。

【宿主,老婆要靠抢的,不抢到时候没了不要哭。】1314说道。

宗阙手指一顿,在聊天区发消息。

宗:一言为定。

必要,真的。”

宗阙打开了守护页面,直接点击开通。

[宗在五岳归来的直播间开通了守护天使36个月。]

紫荆花:真的要刷吗?!刺激刺激。

蜂蜜柚子茶:大佬加油!

小笨熊:我们小满月简直就是妖孽祸水嘛。

元岳叹了一口气无奈道:“你们别起哄。”

女生觉得不舒服是他的原因多一些,但把大佬搅进来真的没必要。

海后:一言为定。

[海后打赏了五岳归来一个流星雨。]

蹦蹦跳跳:速来围观流星雨。

我爱洗澡:女神怎么来这里了?

吹泡泡:五岳归来?姐姐你不要泡泡了吗?

[宗打赏了五岳归来一个流星雨。]

紫荆花:大佬牛逼!

红苹果:小满月还不快感谢大佬。

[海后打赏了五岳归来一个流星雨。]

[海后打赏了五岳归来一个流星雨。]

屏幕上流星雨绽放,让人目不暇接,进驻直播间的人越来越多。

[宗打赏了五岳归来一个流星雨。]

[宗打赏了五岳归来一个流星雨。]

[海后打赏了五岳归来流星雨x4]

海后:有本事再来呀。

宗阙看着下面的数字,点下了最大的那个。

[宗打赏了五岳归来流星雨x99]

这条消息直接发在了整个平台,漫天流星雨,整个直播间的热度直接飙升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

紫荆花:卧槽!!!!!!!

兔子米米:99个流星雨?!!!围观巨佬!

天下第一枪:牛逼啊!!!!!!

:我他妈直接疯!

聊天区被感叹号和卧槽刷屏,五岳归来的粉丝数也在疯狂飙升。

日榜,周榜,月榜迅速登顶,巨大的数额直接引起了滴水总部&30记340注意。

“99个流星雨?!资料调一下,别出什么问题。”

“马上!宗阙……这不是大老板的名字吗?”

其它正在工作的员工纷纷看了过去,蜜桃趴在他的工位上看着资料,声音有些梦幻:“确定吗?”

“确定,郭助打印阙总的资料时我见过一次。”管理客户信息的人员说道。

“大老板原来就潜伏在直播平台!”

“五岳归来,蜜桃你发了呀,我当时就应该死命跟你抢这个人。”

……

流星雨一波又一波的亮起,海后没有再刷,而是直接消失不见了。

紫荆花:大佬牛逼啊,这可是一千万,有声之年我竟然能够见到这样的盛景。

蜂蜜柚子茶:我们小满月简直就是祸国的妖孽,大佬为之一掷千金。

菜菜:我好酸啊!

聊天区很热闹,元岳看着屏幕上一场又一场连续不断的流星雨,心中的震撼始终未平。

他觉得自己应该在意那折损的一半,还有巨额的税费,但事实上这一场又一场的流星雨就像是砸在了他的心里,让他的心里沉甸甸的。

他在想对方的豪掷千金是真的跟对方斗气,还是因为不想让他跟对方玩。

元岳猜测不出,可心里又真切的喜悦着,他觉得宗不是喜欢跟人斗气的人,很多事情其实都无法激起他的情绪变化,就像是上一次跟蜀道,他处理的很理智,而这一次却好像在抢人一样。

紫荆花:感觉小满月都惊呆了。

蜂蜜柚子茶:还不赶紧出来谢恩。

“谢谢大佬。”元岳轻声道。

小笨熊:听听这梦幻的声音,孩子都吓傻了。

牛妞:膜拜巨佬!

流星雨未歇,游戏一时没法玩,元岳有些漫无目的点击着屏幕,心中的那种感觉在不断发酵着。

元岳点开了手机屏幕,纠结欲死时对面发来了消息。

宗:你不用为了打赏去对任何人低头。

元岳眸光轻颤,手指跳跃在屏幕上时都带着些许的颤抖:我想跟你说说话。

这个时候,他很想听到对方的声音,不想只看到文字。

宗阙按下了语音通话,元岳一时错愕,差点儿把手机丢出去,他几乎是连忙按了直播间的静音,沉了一口气,按下了接通键,听着那边有些远却一如既往沉稳的声音,心好像突然安定了下来。

“喂。”宗阙问道,“想说什么?”

元岳的掌心已经湿透了,他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道:“想说谢谢你。”

青年的声音很轻,带着前所未有的乖,宗阙说道:“今天是收了她的礼物感到愧疚?”

“拿了那么多的钱,但不做点儿什么,总觉得不好意思。”元岳说道。

“打赏属于自愿消费,有些要求可以回应,有些你觉得不舒服记的可以拒绝。”宗阙说道。

世人要活着,难免为五斗米折腰,但他不希望他护着的人受这种委屈。

“我明白,谢谢大佬。”元岳抿了一下唇道,“您今天破费了,其实不用花那么多的。”

“她挑战,我应战。”宗阙说道,“她现在给你刷了几十万,还会觉得愧疚吗?”

元岳沉吟了一下道:“没有,那是因为大佬你花的更多。”

他只有心疼。

那可是五,就那么弹指一挥间就没了。

宗阙说道:“不算多。”

元岳想起了他的小水滴言论,一千万不算多
,对方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富有:“大佬,你要玩游戏吗?”

“心情已经调整好了?”宗阙问道。

“没……”元岳说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想跟对方靠的更近一些,却发现自己除了带他打游戏,好像没有别的话题能跟他聊,又不敢多问。

“特效还有一段时间才结束,如果实在平复不了,今天可以暂停直播。”宗阙说道。

“其实我不是为了她的事纠结。”元岳说道。

“嗯?”宗阙发出了疑问。

元岳欲言又止,那种事其实是不值一提的,他只是想跟这个人说话,随便说什么都好,只要跟他接触,即使看着他的文字好像都是高兴的。

不想别人占用他的称号,不想别人占据他的位置,想要了解他,都是因为……喜欢。

元岳那一刻突然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他喜欢上了一个人,不知道对方的年龄样貌姓名,却如此清晰的明白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

“大佬,我能问一下你的名字吗?”元岳收紧了手指问道,“如果你不方便告诉也没关系的,我就是随口一问。”

“宗阙。”宗阙回答道。

“原来你真的姓宗。”元岳笑道,“哪个e?”

“宫阙的阙。”宗阙说道。

元岳默念这个名字,心里有点儿难言的高兴:“不知天上宫阙,好名字,我叫元岳,元角分的元,五岳归来的岳。”

“元月出生的?”宗阙问道。

“跟那个没有关系。”元岳说道,“我父母说圆月也就是满月,一生都会圆圆满满,又可以像山岳一样挺拔,我爸对他起的名字特别满意。”

“好名字。”宗阙说道。

“能得到你的夸奖,我爸听到了一定会特别高兴。”元岳笑道。

宗阙应道:“嗯。”

元岳反应了过来道:“我的话是不是有点儿多?”

宗阙说道:“没有,这样很好。”

元岳的心口沉甸甸跳动了一下:“我们交换了姓名,也算是朋友了吧。”

宗阙沉默了一下:“嗯。”

“我讲的话题是不是有点儿无聊?”元岳问道。

“没有,我在听你说。”宗阙说道。

元岳觉得对方才是那个话题终结者,有事只说事,没事不说废话:“那我能冒昧的再问一下你的年龄吗?”

“28。”宗阙回答道。

差了十岁,元岳觉得差&记3涛0好像也不是很大:“其实刚开始我一直以为您跟我爷爷差不多。”

宗阙:“……为什么这么觉得?”

“因为老人习惯了九十点就睡觉,其实我很佩服您的自律。”元岳说道。

“你也可以做到。”宗阙说道。

“我正在尝试。”元岳没有脱口自己的年龄,他觉得对方的年龄成熟稳重,但他的年龄对对方而言恐怕会被当成小孩子。

“嗯。”宗阙应道。

元岳心神提起:“……您对我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宗阙想起了那两声狗叫以及聊天区常刷的话:“能屈能伸。”

“是因为我面对打赏的过分要求宁折不弯吗?”元岳觉得这个词还不错,很正面,他对态度好的人可是相当能屈的,但态度强硬者不喜。

“是因为你说再玩就是狗。”宗阙想着聊天区的话说道,“然后学了两声叫声。”

元岳脸上的红晕迅速蔓延:“……”

他们这第一印象都很有偏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