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男主总打断我的死遁进度条 > 第126章 番外三(1)我可以抢走你吗?

第126章 番外三(1)我可以抢走你吗?

“女士们先生们,这是值得我们欢呼、值得我们庆祝的伟大时刻!让我们用笑容来庆祝,恭喜我们的勇者之剑,以及我们‘屠龙’的重任,一起移交给——”

偌大的场馆,只听得到狮子头主持人激情澎湃的语调。

没有人露出笑容。

正相反,在听着的几千号人,手都握得紧紧的,一脸如临大敌的紧绷神情。

故弄玄虚地停顿了几秒,转播水晶的画面从狮子头主持身上,慢慢地移动到一个身姿挺拔的俊秀少年身上。

“——移交给了,陨日王国的林暮晃!”

和他高亢的嗓音一起响起的,是全场馆集体丧气的“唉——”。

“完了,接下来要成为龙族的攻击目标了……”

“又要搬家咯……”

“王室真惨,这次勇者居然选到了继承人身上……不知道巨龙来袭的时候,会不会把皇城一起摧毁掉啊?”

“好好的一个天才剑士……听人说,如果继续修炼下去,他有可能成为剑神呢。”

“鬼知道,不关心这种事……我回家打洞去了,起码龙来空袭的时候,还能往地下室里躲躲。”

人陆陆续续地往外走,没人再看那还在转播的水晶。

“现在,请勇者上台,完成授剑仪式。”

少年平静地走上前。

那把由战争女神加持过的勇者之剑,恭敬地呈了上来。

狮子头大声道:“唯有战斗,才能带来和平!”

在少年接过剑的时候,像是神灵在为他祝福一般,一道鲜红的光柱从剑身上冒出,以一种奇异的姿态穿透了屋顶,直至没入云霄。

观众们热烈地鼓起掌。

在人群的注视下,少年笑了笑,眼中却不带什么温度,重复道:“为了……和平。”

盛大的晚宴开始了,五大王国的来宾齐聚一堂,庆祝刚结束的“授剑仪式”。

台上的舞台剧演员纵情高歌,台下听着他们载歌载舞的观众,则是神态各异。

哪些来自陨日,一目了然——在一片喜气洋洋中唯一摆出如丧考妣脸的人,肯定就是了。

只有在类人们表演空翻、倒吊这样的杂技时,他们涣散的眼神才会稍稍集中一下。

束着高马尾的少女将手按在纤纤的细腰上,见大家都在走神,偷偷松了松裙子的腰带。

到底是有些心虚,她展开手中的雪花扇,掩住唇,对身边正襟危坐的少年道:“阿晃,你知不知道,这倒霉的破玩意儿到底要唱到什么时候啊?”

“深夜吧。”少年漫不经心道,“雪姐,别走神得太明显,我们好歹是王室的代表。”

严雪卿克制住翻白眼的,看少年依然一脸从容淡定,只得深呼吸两口气,扳正了身体。

她是真佩服自己这个弟弟,明明比自己还小,这种习惯戴着假面的虚伪模样,他是怎么练得这么游刃有余啊?

她发牢骚:“我也真是服了,阿晃,你有没有看到他们的表情,把剑递过来的时候,就差说句‘替死鬼走好’了……”

严雪卿摇扇子的速度越来越快,显然是有些生气了。

杀龙?

开玩笑呢?

都知道打通了龙岛就能去往北境,开辟一条全新的航道,光这一条就引无数人眼馋不已。

加之龙爱积财,龙岛的洞窟里那得放着多少宝贝……

谁能做这个第一人,就意味着坐拥了无尽的荣华富贵。

可!是!

也得有命享受啊!

那可是……龙啊!

看着林暮晃毫无危机感的轻松模样,她叮嘱道:“听好了啊,阿晃,我知道你们这个年纪的人,都喜欢争强好胜,但是你千万别以为,你那点三脚猫功夫,能对巨龙造成什么伤害。那是……龙啊!”

——实际上,林暮晃可不是什么三脚猫功夫,大地之母似乎对他倾注了格外多的喜爱,以至于他浑身上下都被耀眼的光环所包围。

他是人类历史上最为天才的少年剑士,人们歌颂他为“王国的奇迹”,乃至“人类的奇迹”。

但这种情况下,严雪卿可不想再提这种事,免得自家弟弟无畏地送了命。

“它们的身体遮天蔽日,一翅膀下来,就能把你扫得嵌进墙里,拍成一张纸!

“它们的吼叫惊天动地,能把你的耳膜直接震碎掉!

“它们的鳞片又厚又硬,钢铁的刀枪都扎不进去!”

最后,她总结道:“千万别跟龙接触啊,更不要跟他们交战。”

龙非常记仇,如果勇者之剑沾了它的血,那之后,持剑人就要永无宁日了。

卑鄙的龙会呼朋引伴,叫一大群龙过来,直到把他弄死为止。

就算她的弟弟是天才……再天才又如何,他区区一个人类,还能干碎一群龙吗?

林暮晃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

严雪卿的扇子直接击在了弟弟的后脑勺上:“听见没,看到龙就跑快点!一边跑一边大喊,‘姐救我’、‘姐快来’!我马上冲过来帮你。”

作为王国里最年轻的冰系魔导师,严雪卿觉得,这种时候自己还是能派上点用场的。

“好,记住了。”

“那你重复一遍。”

林暮晃没忍住,笑了一声。在严雪卿柳眉倒立以前,他识相地重复道:“不要接触龙,不要跟龙说话,看到它就立刻跑,然后喊‘姐快来’。”

严雪卿勉为其难地放过了他:“这还差不多。”

等宴席结束,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已然是深夜了。

他将外套搭在椅背上,松开了贴身衬衣最上方的两颗扣子。

原本这一天就该到此为止了,但就在他背对窗户的时候,阴影逐渐从他的脚底膨胀,变得越来越大。

两只面目狰狞的翅膀从阴影的两边飞快地展开,随着“呼”一下的振翅声,月光被完全挡住了,屋内只余下一片漆黑。

林暮晃的手慢慢移动,不动声色地按在了腰间的剑鞘上。

咔擦——

异动声响起。

他毫不犹豫地一剑挥出,猩红的色泽在空中划出一轮弯月,直直地向偷袭者席卷而去!

与此同时,一个清泠泠的女音响了起来,带着点生怯的意味:“你好,请问……”

他的眼瞳微微放大。

出现在视线里的,是一个身着白裙的少女。

少女这会儿没穿鞋子,两只还沾着土的雪白赤足不安地靠在一起——这不是一个特别安全的蹲姿。

果然,因着他的剑气影响,少女惊叫一声,身体直直地向后倒去。

这里是二楼,她的身后便是花园,不乏嶙峋的怪石耸立其中。
【请小窝文学 】

……好在是拉住了。

但因着惯性,在把她拉进屋时,少女惊慌失措地往前一扑,于是,头着地的人变成了他。

——幸好地上有地毯。

“谢,谢谢……”

少女慌慌张张地对他道谢:“你没事吧?”

“没什么事。”

少女的头发丝垂落在他的脖颈,带起了一连串轻微的刺痒。这种仿佛小虫子啃食一般的触电感,顺着神经往四肢迅速蔓延,直至连脑髓也染上了那种醉酒般的昏沉感。

即便是授剑,都未曾让他如此心神不宁过——面前的少女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

他别开视线:“你刚才想说什么?”

她这才“啊”了一声,随后,说出了意想不到的句子——

“请问……我可以抢走你吗?”

在冗长的沉默中,原本沉静下来的少女有些慌了,抬起眼看了他一眼,又很快地垂下去:“不、不行……吗?”

察觉到她的手指不安地揪紧了,林暮晃问道:“为什么要抢走我?”

“他们说,恶龙是要抢公主回去当财宝的。”少女认真道,“我是恶龙,我来抢公主了。”

林暮晃:“……你是龙?”

少女显然是有些急了:“我当然是呀!虽然我发育慢了一点,还不能保持龙型,但我真的是龙!是会为非作歹的大恶龙!”

林暮晃:……

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严雪卿的话。

——「它们的身体遮天蔽日!」

大概是心里头着急,少女的身体又凑得近了些,娇小的身躯几乎要贴到他的身上。

在她的背后,两只袖珍的龙翼薄得宛如由星彩纱制成,精灵翅膀一般优雅又脆弱,一下又一下,轻飘飘地扇动着。

——「它们的吼叫惊天动地!」

“嗷呜——你看,我会用龙语魔法哦!”

少女细声细气地说完,对他展开了掌心。

那里躺着的,是小得几乎要让人看不见的……一滴小水珠。

林暮晃虚心求教:“这是什么?”

“水球术。”少女也很认真地替他解惑,“我研究过,你们人类的水球术需要五个音节,但我们只需要两个音节哦!只要嗷呜就可以了!不信我再演示一遍,嗷呜”

……小水珠没有增加。

少女窘迫道:“可能是我叫得太小声了……我再大声点,嗷呜”

——「它们的鳞片又厚又硬!」

她献宝似的,给他看掌心的水珠:“变成两个了!”

那只手软得像是一团棉花,光看都觉得脆弱得不堪一击。

就刚才被他一拉一拽的功夫,那雪白的皮肤上就浮现出了一圈可怜巴巴的红痕。

他的视线往下移。

她压在地上的膝盖,粉白中带着些明显的青紫色。

尽管坠地的时候,他垫在下头缓冲了大部分的冲击,但到底是让她磕到了。

总结一下的话,这是一条娇气、脆弱、毫无自保能力的……少女龙。

然后,她现在,正在以非常正经的态度,宣告“我要抢走你”。

就在林暮晃沉默的档口,她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公主吗?”

她的神情单纯又天真,似乎只要他摇摇头,她就当真会放过他,再去找真正的“公主”。

真的如此没有常识吗?抑或只是龙耍人的一种手段?

他无从判断。

但当下,有一件事是十分清楚的。

接下来,他应该遵循雪姐的叮嘱,“不要接触龙,不要跟龙说话,看到它就立刻跑,然后喊‘姐快来’”。

除此之外,任何做法,都是错的。

这一点,毋庸置疑。

少女是当真不明白“公主”的判断标准。

毕竟,这是她“抢”的第一个王室,经验不多,犯点错是难免的。

之所以一下子就选中了这里,原因也很简单——那道冲天的红色光柱,实在是十分之显眼,还和她形成了一种隐秘的呼唤。

她自然而然就被引诱到了这里,并选了个看上去最像公主的房间。

她判断的标准是……这里,很奢华!

有很多她喜欢的亮晶晶!

少女龙并不知道,那些是林暮晃比赛拿下的奖杯和奖章,都是金子制成的——放在人类世界里,这应该会被唾骂一句“暴发户一般的丑陋审美”。

等看到本人时,她更确信了这一点。

公主果真和跟传说中一样娇弱不堪,她就这么轻轻一推,对方就摔倒在了地上,这都半天了,还爬不起来。

不仅如此,他还一直抓着她的手……也许是想借此转移一下疼痛?

少女也弄不明白。

那并不是很重的力道,但手被这么一握,她就没法起身了。

想到是自己把他害成这样,她只好陪着对方,继续维持当前的姿势。

虽然腿有点酸,并有了发抖的趋势,但没关系,为了娇弱的公主殿下,她可以撑住的!

但是……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公主吗?”

她突然想起来,在人类世界里,除却公主以外,还有国王、皇后。

但是,没有哪条龙会因为抢走了后者,而被冠上“大恶龙”的美名。

虽然这一点让她大惑不解,但是,这似乎是人类之间,一种不可言明的“规则”。

所以,为了当上恶赢满贯、闻风丧胆的大恶龙,她非得带走“公主”不可!

在她眼巴巴的注视下,少年那张沐浴在清雅月色里的脸上,露出了友善又灿烂的笑容。

不知为何,面前的人类明明在通过表情传递友好,却愣是让她有了自己正在被深渊紧紧裹挟、吞噬的黏腻感。

……错觉、吗?

“我当然是。”少年的声音中透出轻快的愉悦感,“那么,你打算怎么抢走我呢?”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