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风雨小说网 > 年代文男主的亲妹妹 > 第198章 第 198 章

第198章 第 198 章

林笑在酒店里吃了早茶和西餐!

林笑刚听到早茶两个字的时候,以为就是早晨的一杯茶,后来才知道就是早餐。这里的人们管早餐叫早茶。

这里的人们吃早餐也真的会配着茶水。绿茶、菊花茶、普洱茶……服务员拿着茶水单让他们选择,妈妈和姥姥都摇头,“不是已经点了粥吗?茶水就不要了。”

早茶的粥也有很多种花样,林笑点的海鲜粥端上桌,里面添了好几种海鲜。大虾煮成红色,看起来十分惹人食欲,就是要从粥里捞出来剥壳才能吃,林笑说道:“要是不用剥壳就更好了!”

吕秀英说道:“你爱吃这个,我以后用虾仁给你煮。”

林笑连连点头。

早餐桌上,油条是常吃的,虾饺林笑第一次吃到。虾饺和家里的饺子不一样,面皮晶莹剔透,看起来是半透明的,吃起来也很劲道。里面包着一整颗大虾仁,又脆又嫩,林笑顿时被鲜美的滋味征服了。

肠粉也很好吃,还有各种小菜,凤爪、排骨、牛肚!

凤爪又软又糯,吃起来微微粘牙,排骨和牛肚都很入味,配着粥吃滋味好极了。

一大早就吃这么多荤菜!

“这里的人们早晨也太幸福了吧。”林笑满脸都是羡慕。

妈妈和姥姥也对这里的早茶啧啧称奇,她们惊奇的不仅是早茶品类的丰富,更是周围人们的悠闲。有人一边吃早茶一边看报纸,有人三五好友在一起聊天,还有人明显是在等人,等了很久也一点都不着急,餐厅里的每个人都在慢悠悠地享受着早茶时光。

吕秀英从来没有这样悠闲地度过早晨,也没见身边有人这样度过,大家都是早晨一个煎饼或者两根油条,喝杯豆浆或者牛奶就急匆匆地上班。

吕秀英突然不着急去逛景点了,“其实景点也不用都走一遍,这样看看海、吃吃早茶也挺好。”

林笑连忙问道:“妈妈,今天我们不出去玩了吗?”

“出去啊,今天我们要去坐船。”林跃飞说道。

今天坐船出海去玩!

游艇驶离岸边,林笑看着海岸线上的行人和建筑越来越小,最后变成小小的黑点。他们驶入大海的深处,前后左右都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林笑拉住妈妈的手。

游艇很大,但是在大海面前又是如此渺小。

白色的海鸥从头顶上飞过,哥哥拿出照相机给大家拍照,“海鸥有点远,不知道照片里能不能看清。”

今天坐船出海,林跃飞刚换了一卷新的胶卷,能拍三十六张。他之前想着怎么也够用了,现在突然发现在海上拍照片要抓拍。

为了拍到海鸥和人的合影,哥哥就按了好几次快门,也不确定抓拍到的照片究竟好不好。

海上太阳很大,晒得人睁不开眼,林笑在船边站了一会儿就躲进太阳晒不到的地方。

“笑笑,快过来拍照,这次海鸥飞得近。”

“来了!”林笑听到哥哥的喊声,立刻跑过去。

哥哥遗憾地摇头:“不行,又飞远了。”

林笑在船边站了半天,眼巴巴地等着海鸥飞过来,然而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她再度回到阴凉处坐着,刚坐下没多久,又听到哥哥叫她。

“林笑!林笑!快过来!”哥哥高声喊道。

哥哥竟然叫她大名,情况一定十万火急,难道是海鸥落在了船上?

林笑飞快地跑过去,顺着哥哥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顿时惊呆了,“这是……”

“海豚!”林跃飞激动地说道,“你快站在那里,我给你拍照!”

海豚就在不远处,一只又一只此起彼伏地从海面上跃起。

林跃飞举着相机一顿猛拍,深恨每拍完一张,相机都需要两秒时间转动胶卷才能拍下一张。

要是以后的智能手机,他现在一定咔咔狂拍,眨眼就拍上!不对,要是以后的智能手机,他现在肯定直接拍视频了!

妈妈和姥姥也赶过来了,林跃飞连忙她们站在林笑两边,“快快快,我给你们一起拍。”

妈妈想让林跃飞也站过来,让船上的工作人员帮他们一起合照,林跃飞摇头:“来不及了!海豚正往远处游呢,已经越来越小了!”

林跃飞现在根本顾不上把脖子上的相机带子摘下来。

林笑听说海豚已经游远了,顿时不配合哥哥拍照了,她还没看几眼海豚呢!

林笑立刻扭过头,用后脑勺对着哥哥,看着海豚在海面上划过漂亮的弧线。海豚明明看起来胖乎乎的,可是它们的动作好轻盈啊,就像海上的精灵。

“我们能开船去追海豚吗?”林笑问道。

“追不上的。”游艇上的水手说道,“能碰到海豚就很幸运了,你们运气真好。”

“我们成天出海,出海很多次才能碰见一次海豚,大多数游客都碰不见的。”

林笑听到水手这么说,顿时更高兴了。

“哥哥,你拍到海豚了吗?”林笑期待地看着哥哥。

林跃飞:“拍到了,我拍了十几张呢。”他都快把这一卷胶卷用完了!

不过碰上海豚,用完胶卷也是很值得的,毕竟没有什么比海豚更值得一拍了。

这次坐船出海太好玩了,林笑对妈妈说道:“妈妈,回头照片洗出来,我要挑一张放在相框里,放在我的书桌上。”

吕秀英爽快答应:“行,先都洗五寸的,挑一张最好看的再洗一张大的,给你放在书桌上。”

吕秀英也想洗一张放在自己的钱包里,她现在钱包放照片的透明塑料隔层里夹的是在照相馆里拍的全家福。吕秀英也想换成在海上和海豚合影的照片,虽然没有照相馆里拍的那么精致漂亮,但是这张照片中有更多的快乐回忆。

这一次出来玩,吕秀英每天都要不停地提醒林笑小声点笑,别把嗓子笑坏了。吕秀英自己,还有林笑姥姥,也都玩得特别开心。

林笑姥姥也说道:“洗出来的照片也给我几张,我带回老家,挂到墙上去。”

来这么暖和的海边旅游,坐船出海玩,还碰到了海豚。林笑姥姥虽然不像林笑那样激动地大声笑、大声叫,但是林笑姥姥也打心眼里高兴。

这次旅游完全超出了林笑姥姥的预期,现在人们的日子真的是越来越好过了,如果不是出来玩着一趟,她真是想都想不到还能这么旅游、这么享受。

出海看海豚,林笑姥姥毫无疑问是全村的头一份,照片挂到墙上之后,她在村里不知道要多风光。

全家人都这么期待照片,林跃飞说道:“洗照片不等回家了,我在这里找一家照相馆洗出来。”

林笑高兴极了:“好好好!今天就洗出来!”

林跃飞看到妹妹心急的样子,笑着摇头:“今天没空了。”

今天是他们在这家酒店住的最后一晚,回去后要收拾一下行李,换一个酒店。明天还有挺久的车程,等到新
【请小窝文学 】的宾馆安顿下来后,再找洗照片的照相馆,“明天有空就明天洗,明天没空就后天。”

林笑问哥哥:“为什么要换宾馆啊?是现在的宾馆太贵了,我们住不起了吗?”

林跃飞哈哈大笑:“当然不是了。”

林笑知道现在住的宾馆很贵,酒店装修很豪华,能从高高的房间里看到海,早茶和西餐都很好吃,早茶更好吃!

不过吃西餐的体验也很新奇,哥哥点了很多菜。林笑吃不惯牛排,但她很喜欢奶油蘑菇浓汤。西餐的汤和中餐的汤不一样,还配着蒜香面包,哥哥告诉林笑面包可以蘸着奶油蘑菇汤一起吃。

妈妈一看到林笑喜欢吃的东西,就在心里琢磨怎么做,她喝了一勺仔细品尝,“这汤怎么这么浓的?不像勾了芡。”

林跃飞:“是面粉。这个在家里做不了,要用黄油和淡奶油。”现在购买这两样不像以后那么方便。

吕秀英听到之后只能作罢,她的确不知道哪里买。

既然不是因为酒店太贵,为什么要换酒店呢?林笑疑惑地看着哥哥,现在的酒店她很喜欢,“新酒店更好吗?”

林跃飞说道:“新酒店可能没这个豪华,但是那边的海你一定更喜欢。”

林笑:“我们去过的海我都很喜欢啊。”

林跃飞自信地说道:“等你看见就知道了。”

晚上,林笑躺在床上,“妈妈,我感觉床在晃!”

吕秀英:“因为白天坐船了。”

白天坐船难免有些晃动,林笑在船上没有感觉晕,挺幸运的是他们一家人全都不晕船。林笑姥姥上船之前担心自己会晕,上船后好好的,一点也不难受。

林笑躺在床上咯咯笑:“妈妈,我闭上眼睛,感觉自己还在船上。”她的床像船一样摇摇晃晃。

“晕不晕啊?”吕秀英担忧地看着林笑。

林笑摇头:“不晕!就是白天坐船的感觉。”是她的身体记住了白天坐船的感觉,晚上这种感觉又浮现出来?

还是习惯了船上的摇晃后,在不摇晃的地方反而觉得摇晃了?

林笑对妈妈说:“对我们陆地上的人来说,船上是摇晃的。但是对船上的人来说,我们的陆地才是摇晃的。”

“我原先是陆地上的人,今天坐了一天船,变成了船上的人,所以觉得陆地摇晃。”

吕秀英听不懂林笑在说什么,“什么意思啊?”

林笑:“陆地不晃,船就是晃的。换一个角度,如果认为船是不晃的,就是陆地在晃,躺在床上的我也在晃。”

吕秀英还是听不懂,“陆地怎么会晃啊?陆地是不动的啊,陆地一动那就地震了。”

林笑:“陆地不是真的晃!是假设,假设船不晃的话,那陆地就晃了啊!”

吕秀英不知道林笑是什么意思,但她已经习惯了林笑偶尔会说一些奇怪的话,嗯了一声。

林笑看到妈妈的反应,就知道妈妈还没听懂,但是林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解释清楚了,她躺在床上叹了一口气。

如果周慧敏在就好了,林笑觉得周慧敏肯定能听懂自己在说什么,她脑子里那些奇怪的想法周慧敏都能听懂。

林笑还不知道自己脑子里的想法,其实就是相对运动,早就有人总结出来,甚至写在了物理课本里。

初一还不学物理,即使五年班学习进度超前,物理课也是从初一下学期开始的,初一上学期算是留给学生们从小学到初中的适应期。

林笑提前自学过初中的数学知识,但是没提前自学初中的物理知识,哥哥没给她买物理课本。

今天林笑因为躺在床上感到摇晃冒出一些关于相对运动的思考,但她没办法用语言准确地描述出来,也不知道物理书上有总结好的知识……她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吃了读书少的亏!

在晃晃悠悠的感觉中,林笑仿佛置身摇篮里,困意很快袭来,还没等妈妈上床就睡着了。

第一天早晨,林笑吃了最后一顿自己喜欢的酒店早茶,拎上行李坐车换酒店。

到了新的海滩,林笑终于明白为什么哥哥说她会更喜欢这里的海了。

“这里好漂亮!”

这里的沙滩不是黄色的,而是白色的!

海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是半透明的浅蓝色,甚至有一点点发绿,通透又澄澈。

吕秀英感慨道:“看上去真干净啊。”

虽然新换的酒店不如上一家酒店豪华,但是这里的海滩足以弥补所有不足。何况新换的酒店也并不差,干净整洁,房间特别大。

吕秀英说:“明天晚上咱们早点吃晚饭,然后在一个屋里看春晚。”

林笑惊讶道:“明天就除夕了?”

她在外面玩了这么多天,已经不知道是今天是几月几号星期几了,如果不是妈妈刚才说了,林笑都忘记明天就是除夕了。

第一次在外面过年,林笑觉得新奇极了。

“妈妈,那我们明天怎么包饺子啊?”林笑问道。

吕秀英:“不包饺子了,在饭店里吃现成的。”

白天,林笑在澄澈透亮的海边玩,这边也在卖各种贝壳海螺串成的小饰品,和林笑之前买的款式不太一样,而且这边的价格更便宜!

林笑后悔了,自己之前买贵了。

要知道这边有又漂亮又便宜的手链,她就等一等再买了。

吕秀英看到林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卖贝壳的,问道:“你是不是还想买啊?想买就买吧!”

林笑惊喜道:“还可以买吗?”

妈妈答应了,林笑又挑了好几条,之前买的贵、现在买的便宜,这样平均一下她买的也就没那么贵了。

新买的手链林笑安排得妥妥当当,自己和家人当然要有,周慧敏、余昭昭、王红豆和叶文茵的手链她上次就买了。这次买的一条送给白萱、一条送给张君雅,“这条送给冯宝月。”

吕秀英惊讶道:“你小时候和冯宝月不是玩不到一起吗?”

就算现在,吕秀英也没见林笑和冯宝月有什么交流,还不如林笑和小梅姐姐玲玲姐姐的关系。

“现在你们关系好了?”吕秀英奇怪道,她也没看见林笑和冯宝月来往。

甚至现在齐阿姨和吕秀英的来往也不太多了,自从齐阿姨下岗之后,就不怎么想见之前的朋友。吕秀英理解齐阿姨,也不怎么上门去找她,给她留出空间来。

林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和冯宝月之间的关系,“还行吧。”

小时候她和冯宝月玩不到一起,因为那时候冯宝月像一只骄傲的小孔雀,在林笑面前永远高昂着头,炫耀自己拥有林笑没有的一切。

现在骄傲的小孔雀变得灰扑扑的,蔫头耷脑,在林笑面前神气不起来了,但是林笑很怀念冯宝月骄傲又爱炫耀的日子,那时候的冯宝月看起来好快乐。

林笑送冯宝月一条贝壳手链,希
【请小窝文学 】望她能开心一点。

冯宝月现在的烦恼和痛苦,林笑都明白。

“妈妈,我送人的手链是不是太多了?”林笑问妈妈。

吕秀英觉得无所谓:“你想送就送吧。”反正贝壳手链也不贵,林笑送出去的多,证明她人缘好朋友多。

给男生不能送贝壳手链,林笑买了一只大海螺准备送给陈冬青。

吕秀英也买了,她买的是珊瑚。红珊瑚、白珊瑚,大红色的珊瑚喜庆极了,白色的也很美。小的珊瑚只有巴掌大,大的像一座假山盆景,吕秀英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她还到自己满意的价格就买了,就算是假的摆在家里也很漂亮。

林笑下午就被妈妈赶回宾馆了,妈妈让她睡午觉。出来玩这么多天,林笑都没有睡过午觉,但是今天妈妈一定要求她睡觉,“不睡你晚上很早就困了,你不想看春晚了?”

为了能好好看春晚,林笑中午睡了一大觉,下午都没时间去海边了,在宾馆里呆了一会儿就早早去吃年夜饭。

林笑第一次在饭店里吃年夜饭。

哥哥说以后会流行在饭店里吃年夜饭的,“这样吃得好,又省事,不必自己在家辛辛苦苦做一大桌菜,吃完饭还要收拾。”

妈妈和姥姥将信将疑:“大过年的饭店不休息?”

林跃飞:“有钱赚就不休息啊,过完年再休息也一样,咱们现在吃的饭店不也没休息?”

吕秀英:“这边有游客,不一样。”

饭店的年夜饭很丰盛,有好几道海鲜,哥哥给林笑点了一个油炸虾球,大虾裹着面糊炸得外焦里嫩,外面再淋上好吃的酱汁。林笑两口一个,不用自己剥壳的大虾可太好吃了!

每一道菜都很好吃,但是饭店里的饺子不如家里包的,林笑咬了一口就说:“不如妈妈包的好吃。”

饺子皮不够劲道、饺子馅也不是林笑熟悉的滋味,林笑吃了一个就不想吃了了。

吕秀英又往林笑碗里夹了一只饺子,“再吃一个,好事成双。”

吃了两个饺子,妈妈就不再逼林笑吃了,“意思到了就行了。”

饭店里的饺子按盘不按斤,点了一盘吕秀英还怕不够吃,没想到根本没吃完,还剩下了一半。

“打包带回宾馆吧。”吕秀英舍不得浪费,晚上看春晚饿了之后还能用开水在铝饭盒里泡热了吃。

吃完年夜饭回到宾馆,吕秀英从行李箱里拿出来一只小盒子,递给林笑:“打开看看。”

林笑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只金灿灿的吊坠!

金坠子用红绳穿着,是小蛇的形状。

吕秀英拿起金坠子,让林笑站在自己身前,“过来,妈妈给你戴脖子上。”

微凉的金坠子戴在林笑脖子上,她低头看,一脸疑惑:“妈妈,为什么是小蛇啊?”

她属猴,又不属蛇,妈妈是不是记错了?

吕秀英:“本命年不能戴自己的属相,要带的属相,借一借的运气,猴的是蛇。”

戴好之后,吕秀英端详一下,“挺好看的。”

“就这样戴着吧,不过在学校里要放在衣服里面,不能露在外面。”吕秀英叮嘱道。

林笑连连点头:“我知道。”校规规定不能带首饰,项链、手链、耳环都不能带。白萱从小就打了耳洞,她说自己还没上幼儿园就打了,林笑第一次听说的时候很惊讶,竟然给那么小的小孩打耳洞!

白萱小学时候耳朵一直带着纯银的耳钉,很朴素低调的款式,但是一中不允许戴首饰,这样的也不能带,白萱只能摘下来,然后没过多久耳洞就长起来了。

林笑继续吃惊,她也是第一次知道耳洞还能重新长起来。

“那你当初白受苦了。”林笑叹气。

白萱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两三岁的时候疼了没有,反正我不记得了。”

除了金坠子,吕秀英还给林笑准备了本命年的红内裤和红袜子。

“其实还该有红腰带的,但是你平时不系腰带。”这样也就行了。

晚上八点整,春晚准时开始。

林笑看到小品,“探戈就是那趟啊趟啊走”,整个人笑得倒在床上,又跳下来模仿小品里的动作。

春晚从头到尾林笑都在笑,一直笑到晚上十一点。

第一次,林笑除夕守岁坚持到了十一点。

她没有提前睡着,听到了春晚的敲钟倒计时,滴答一下,秒钟从59走到0,电视机里响起钟声。

“当——当——当——”

一九九一猴年的钟声响起,林笑的本命年来了。
【请小窝文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