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4480yy私人影院 星辰影院 80s电影网 电影大全 神马影院
风雨小说网 > 病弱小美人陷入无限修罗场 > 第109章 完结篇(下1)

第109章 完结篇(下1)

林招云招架不住这样的靠近,总觉得侵略性很强,本能敏感地往后缩了缩,垂眼轻声说:“都、都可以,请你吃饭可以吗?”

迟遇又往下瞥了一眼,嘴里干了干:“上去再说吧,冷。”

此刻深秋,林招云只围着浴巾披着外套,已经被冻得嘴唇发白,声音多少有点发抖:“嗯嗯..…”

火势没有蔓延到电梯,电梯经过检查,已经能够正常使用。

林招云拢着外套,脚趾都快把地面扣出三室一厅,尴尬地站在电梯边,等着大部分居民都上去才进到电梯里。

迟遇一直等着他,等到人都快走光,轮到他们最后时,长相轻轻贴在他的后腰将他往里推了推,跟着他上了电梯。

掌心很热,隔着薄薄的西装外套都能感受到,十分清晰,林招云哆嗦了瞬,像是连骨头缝都被烫到那样。

电梯上行,他一直敛着睫毛,一直低垂着颈,直到电梯停下。

他们这层楼有几盏廊灯时灵时不灵,他们这段就髻暗一片。

“晚饭吃了吗?”在林招云即将开门进去时,迟遇忽然问。

林招云回头去看他,抿嘴愣怔着,没有立刻回答。

迟迟没有得到答案的他又问:“嗯?”

林招云回过神来:“还没有……”

“进去穿好衣服。”

林招云唇缝微张,不解道:“什么…..…”

迟遇走近两步,轻声道:“不是说要请我吃饭,不作数?”

“作、作的。”

“进去换衣服,我等你。”

林招云吹干头发用了一段时间,出来的时候,迟遇也换了一套衣服,白衬衫,黑长风衣,靠在走廊墙边,”啪嗒”一声,手指翻飞打开打火机。

无限好文,尽在

刚刚太过于慌乱,林招云并没有仔细地去看对方的脸。

此刻烟头急速发亮,照亮了对方的面孔,很深的轮廓,微微抬着的下巴透出一种强势感。

衬衫袖口紧扣,衣摆却散着,带着几分冷冽质感的腕骨戴着银灰色机械腕表,有力修长的指腹夹着那根烟,薄唇叼着,深吸一口,缓缓吐出,他眼神透过浓稠的白雾看着林招云。

林招云颤着眼睫,偏着头避开,脑中涌来一丝熟悉感,令他脊背发紧,指尖在口袋里蜷住,隐约口干舌燥,忘了回答

那种隐秘的侵略性,让林招云那一瞬间不敢上前,甚至四肢五骸发麻。

看到林招云出来,他用夹着烟的那只手,轻微地勾了勾手指,而后掐灭烟头:“走吧。”

他们准备去附近一家火锅店,冷天的时候吃火锅是最好的。

回到现实世界,林招云还没有时间下楼走上街道。

这会与迟遇并肩往人潮涌动的美食街走去,各种叫卖声、跳楼价喇叭声像是触角,张牙舞爪攀附上林招云的神经,恍然有一种回到尘世间的错觉。

他们找了一家看起来热闹的火锅店,林招云有点不适应,他其实是一枚正宗的社恐。

坐下来点餐时候他都有点不知道如何开口,但男人从善如流地报出火锅食材,解了林招云的围。

等到牛肉、毛肚、虾滑下锅后,原本的局促都没了。

林招云嘴唇吃得红艳艳,眼神殷切地看着刚放下去的虾滑,迟遇吃的不算多,吃几筷子会停顿下来,帮林招云涮牛肉。

小小一张白生生的脸庞,因为辣味满脸通红,虾滑太大粒,整颗吞进去时,腮帮子鼓囊囊的。

粉舌尖时不时舔舐嘴角沾上的蘸酱,往嘴里勾。

几乎和副本里没差别,林招云皮肤和末梢神经都很敏感,稍微有点什么反应,就会染上颜色。

迟遇目光一直都在林招云的脸上停留,时不时帮忙下肥羊,极具绅士风度,但总在林招云伸舌去舔嘴角的汤汁时,忍不住往前佝头。

“谢谢,你也吃呀……”林招云吞着虾滑,口齿不清,贝齿在唇缝内时隐时现。

迟遇说好,压了压眼角。

但是也没见他多吃,只是一直给林招云投食。

这样的后果就是林招云吃撑了。

小腹被撑得稍微凸出来,站起身的动作都有些迟缓。

林招云想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钱包时,迟遇已经刷了卡,他连忙叫住。

迟遇却伸手很轻微地捏了一下林招云的脸颊,指腹极为隐晦地摁揉了瞬,只是移开之后,脸颊出现了一抹难以忽视的红印。无限好文,尽在

“逗你玩的。”

“还是学生,等你工作了再请我。”

林招云捏着自己的钱包,有点懵懵地,后知后觉发现不对劲。

两人一起往外走,林招云手心出了点汗,莫名地感觉到有些紧张:“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学生….….”

因为吃得挺久的,外头路人已经不多了,略显冷清,迟遇忽然放慢步调,转头看他:“你租的是我的房子。”

“什么?”林招云怔了一下,看向对方。

商店里的灯光打在对方的侧脸上,极为优越的脸部线条在侧光下更为显眼。

“签约的时候我没到场,是中介和你签的,你住的房子在我的名下。”

林招云才恍然记起,很早的时候中介有介绍过,这一整层都是一个房东。

脸上开始有点发热,觉得自己是恐怖游戏后遗症,什么都要怀疑一下,林招云发窘,便抿着嘴不再说话。

一路往回走,迟遇忽然停住了脚步,转头往正要路过的便利店走去:“你等一会,我去买点东西。”

等了好一会,迟遇才将从便利店出来,手里提了个不大不小的袋子。

他也没说买了什么,两人便往家走。

要进屋之前,迟遇忽然拽了一下林招云的手臂,”给你的。”

他将刚刚便利店买的袋子递给他。

“饭后甜点,拿着。”

他将提手放到林招云手心,五指覆盖到纤细的五指上,指腹贴手背,缓缓的、慢慢的,一点点覆盖住整只手,将他的掌心受合,做完这些才点点头打开自己的房门进去了。

林招云站在门口捧着袋子有些发愣,心跳很快,十几秒后才关上门进去,惊觉自己手心全是湿滑的汗水。

隔壁那套房子没有再出租出去,迟遇自己住。

因为第二天傍晚,林招云就在阳台上看到了迟遇坐在阳台的躺椅上看书,穿着一套不同于平日正装的起居服,见自己出来就会冲他打招呼。

他不习惯这样,每次都只是微微点头,然后就手忙脚乱挂好衣服跑掉。

而迟遇几次的约饭也都被他用各种理由拒绝,只是他还会经常敲门,给林招云送甜点。

又不是傻,林招云隐约惑觉到一点点其他的意味。


他很惊慌,也不知所措。

这天放学,林招云回到家就开始整理简历,准备网上投简历。

一弄就弄到了八点多,天色变得很暗,窗外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他伸了个懒腰抱着睡衣去洗澡,刚进浴室,忽然整个房间的灯暗了。

林招云惊慌地睁着双眼,僵住身体。

停电?

为什么总是洗澡的时候出意外。

林招云对停电已经有了一些心理阴影,他指头都纠到了一块,心脏大跳,颤抖着快速冲干净,打开手机电筒,等他往外看时,却又发现对面的房子灯光依旧亮着。

不到五分钟,房间内又来电了。

无限好文,尽在

林招云擦干头发,忽然身·体僵住。

在他穿进恐怖游戏之前,在这一个月内,房间频繁断电。

找物业看过电表,找电工看过保险丝,都没问题,最后只能猜测是不是房间电器开太多,负荷太大。

但最后都不了了之,依旧会停电,在一次停电后,林招云出门去看电箱,就在这之后,他就穿到了恐怖游戏中去。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想到这里,他紧张地舔了舔抿得很紧的唇缝,用五万积分换来的[生命]得保护好。

林招云和迟遇交换了sns,物业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能找房东试试看。

之前他一直拒绝迟遇的约饭、下午茶之类的邀约,现在有些不好意思,捏着手机犹豫了近半个小时,林招云才发出消息。

几乎是秒回:[停电?十分钟,等我。]

迟遇这会并没有在家,大约是从其他地方赶回来,林招云在这十分钟里想了很多。

甚至想到要不要换房子。

但在之前,他的父母很长一段生命都一直住在这个出租屋,他不可能放弃离开。

十分钟后,迟遇敲开林招云的门。

天气越来越冷,开门的凉风钻了进来,穿着起居服的林招云瑟缩了一瞬,还有点微微潮湿的头发散发着清新的香味,凌乱地散着,睫毛轻颤,应该是害怕了。

迟遇穿得也厚了些,长款风衣,棕灰黑的搭配,头发被秋风吹得凌乱。

进来后他先松了松领带,盯着林招云咬红得唇缝,没直接问停电的事情,而是走近几步,拢住林招云的肩膀,倾下脑袋轻声问他:“吃饭了没?”

林招云下意思退了两步,后腰却被摁住,阻止他往后。

“还没有…..”

“那先吃饭。”

迟遇叫了外卖,但是他叫的外卖和林招云平常叫的外卖完全不同,更像是找某些私房菜厨房特殊定制的,层层包装,散发着诱人的菜香。

边吃边说,迟遇听完林招云的叙述,稍微顿了顿,点点头说:“吃完再说。”

吃完饭,林招云有些惊疑地看向迟遇:“要看监控?”

问话的空挡,迟遇已经打电话给物业,让保安室准备一下查看监控事宜。

林招云披了个外套跟着去,保安调出来林招云停电前后一小时的监控,三人快速地过了一遍。

本来保安还在抱怨着什么,直到他看一个戴着口置的男性身影出现在楼道口后,便住了嘴。

陌生男子在第八层来回徘徊几次,直到确认没有人,停留在了电闸边,拉了电闸,然后躲到逃生通道门边,观察着林招云的房门的动静。

直到五六分钟,没有动静,他才又将电闸抬上去,离开。

站在监控前,林招云脊背发凉,浑身出了一层冷汗,口干舌燥说不出话来,细细密密的恐惧感让他舌头打结。

“那、那现在怎么办?”

迟遇捏了捏林招云的手心,抚平五指:“别怕,好办。”

林招云以为迟遇会想说制定什么计划,将人引诱出来,他却掏出手机:“报警。”

林招云:“……”

警察来了,看完监控表情严肃,总结发言:“新型犯罪手法。”

“利用屋外电闸,断掉目标房内电源,他们会躲在死角,如果目标要是这时候独自出门查看电闸,他们就会对目标下手…….”

“这样的案件常发生在长相漂亮的独身女性身上。”

“不过近期,全国各地也有接到漂亮男生的报警电话。”

“有高清监控,很快就会落网。”

“很快就会解决,顶多两天。”往回走,迟遇安慰道。

林招云点点头,原本红红粉粉的一张小脸已经变得煞白,蜷着手指拢着外套。

回到家门口,林招云转身去开门,身后的迟遇忽然问:“明天有空吗?”

几乎是下意识,林招云就立刻摇摇头,站在身后的迟遇往前走了两步,林招云慌忙回过头来,高大的男人几乎将他完全覆住,他连忙手乱脚乱地扒住对方的衣襟和领带。

那种奇怪的熟悉感再一次升腾起来,异种麻痒的紧绷感攀附上了大脑。

林招云声音都发颤了:“我、我明天要去面试。”

迟遇掌心贴上林招云的肩头,感受到他的僵硬,拉长的呼吸打到林招云耳廓上:“明天节假日,全国放假。”

林招云尬得咬了咬唇,声音轻闷:“那去做什么….…”

“露营,回来时嫌犯也差不多落网。”迟遇的脑袋越佝越低,鼻尖几乎要触到林招云的颊肉。

“迟遇,”林招云蜷着手指推了推迟遇的肩头,他喊了声对方名字:“我去……”

林招云微垂着脑袋,试图逃避对方极具入侵性的视线,浓密卷翘的眼睫扇动颤抖,心跳却不受控制地咚咚敲击着胸腔。

甚至分不清到底是谁的心跳声。

过了好半会儿迟遇才退开,林招云才惊觉对方的正装都被自己弄得乱七八糟,扯开了两颗纽扣。

迟遇慢条斯理地在林招云面前整理,看到那张纯乖的五官一下子变得有些艳,嘴角翘了翘。

“明早九点半。”

林招云招架不住这样的靠近,总觉得侵略性很强,本能敏感地往后缩了缩,垂眼轻声说:“都、都可以,请你吃饭可以吗?”

迟遇又往下瞥了一眼,嘴里干了干:“上去再说吧,冷。”

此刻深秋,林招云只围着浴巾披着外套,已经被冻得嘴唇发白,声音多少有点发抖:“嗯嗯..…”

火势没有蔓延到电梯,电梯经过检查,已经能够正常使用。

林招云拢着外套,脚趾都快把地面扣出三室一厅,尴尬地站在电梯边,等着大部分居民都上去才进到电梯里。

迟遇一直等着他,等到人都快走光,轮到他们最后时,长相轻轻贴在他的后腰将他往里推了推,跟着他上了电梯。

掌心很热,隔着薄薄的西装外套都能感受到
,十分清晰,林招云哆嗦了瞬,像是连骨头缝都被烫到那样。

电梯上行,他一直敛着睫毛,一直低垂着颈,直到电梯停下。

他们这层楼有几盏廊灯时灵时不灵,他们这段就髻暗一片。

“晚饭吃了吗?”在林招云即将开门进去时,迟遇忽然问。

林招云回头去看他,抿嘴愣怔着,没有立刻回答。

迟迟没有得到答案的他又问:“嗯?”

林招云回过神来:“还没有……”

“进去穿好衣服。”

林招云唇缝微张,不解道:“什么…..…”

迟遇走近两步,轻声道:“不是说要请我吃饭,不作数?”

“作、作的。”

“进去换衣服,我等你。”

林招云吹干头发用了一段时间,出来的时候,迟遇也换了一套衣服,白衬衫,黑长风衣,靠在走廊墙边,”啪嗒”一声,手指翻飞打开打火机。

无限好文,尽在

刚刚太过于慌乱,林招云并没有仔细地去看对方的脸。

此刻烟头急速发亮,照亮了对方的面孔,很深的轮廓,微微抬着的下巴透出一种强势感。

衬衫袖口紧扣,衣摆却散着,带着几分冷冽质感的腕骨戴着银灰色机械腕表,有力修长的指腹夹着那根烟,薄唇叼着,深吸一口,缓缓吐出,他眼神透过浓稠的白雾看着林招云。

林招云颤着眼睫,偏着头避开,脑中涌来一丝熟悉感,令他脊背发紧,指尖在口袋里蜷住,隐约口干舌燥,忘了回答

那种隐秘的侵略性,让林招云那一瞬间不敢上前,甚至四肢五骸发麻。

看到林招云出来,他用夹着烟的那只手,轻微地勾了勾手指,而后掐灭烟头:“走吧。”

他们准备去附近一家火锅店,冷天的时候吃火锅是最好的。

回到现实世界,林招云还没有时间下楼走上街道。

这会与迟遇并肩往人潮涌动的美食街走去,各种叫卖声、跳楼价喇叭声像是触角,张牙舞爪攀附上林招云的神经,恍然有一种回到尘世间的错觉。

他们找了一家看起来热闹的火锅店,林招云有点不适应,他其实是一枚正宗的社恐。

坐下来点餐时候他都有点不知道如何开口,但男人从善如流地报出火锅食材,解了林招云的围。

等到牛肉、毛肚、虾滑下锅后,原本的局促都没了。

林招云嘴唇吃得红艳艳,眼神殷切地看着刚放下去的虾滑,迟遇吃的不算多,吃几筷子会停顿下来,帮林招云涮牛肉。

小小一张白生生的脸庞,因为辣味满脸通红,虾滑太大粒,整颗吞进去时,腮帮子鼓囊囊的。

粉舌尖时不时舔舐嘴角沾上的蘸酱,往嘴里勾。

几乎和副本里没差别,林招云皮肤和末梢神经都很敏感,稍微有点什么反应,就会染上颜色。

迟遇目光一直都在林招云的脸上停留,时不时帮忙下肥羊,极具绅士风度,但总在林招云伸舌去舔嘴角的汤汁时,忍不住往前佝头。

“谢谢,你也吃呀……”林招云吞着虾滑,口齿不清,贝齿在唇缝内时隐时现。

迟遇说好,压了压眼角。

但是也没见他多吃,只是一直给林招云投食。

这样的后果就是林招云吃撑了。

小腹被撑得稍微凸出来,站起身的动作都有些迟缓。

林招云想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钱包时,迟遇已经刷了卡,他连忙叫住。

迟遇却伸手很轻微地捏了一下林招云的脸颊,指腹极为隐晦地摁揉了瞬,只是移开之后,脸颊出现了一抹难以忽视的红印。无限好文,尽在

“逗你玩的。”

“还是学生,等你工作了再请我。”

林招云捏着自己的钱包,有点懵懵地,后知后觉发现不对劲。

两人一起往外走,林招云手心出了点汗,莫名地感觉到有些紧张:“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学生….….”

因为吃得挺久的,外头路人已经不多了,略显冷清,迟遇忽然放慢步调,转头看他:“你租的是我的房子。”

“什么?”林招云怔了一下,看向对方。

商店里的灯光打在对方的侧脸上,极为优越的脸部线条在侧光下更为显眼。

“签约的时候我没到场,是中介和你签的,你住的房子在我的名下。”

林招云才恍然记起,很早的时候中介有介绍过,这一整层都是一个房东。

脸上开始有点发热,觉得自己是恐怖游戏后遗症,什么都要怀疑一下,林招云发窘,便抿着嘴不再说话。

一路往回走,迟遇忽然停住了脚步,转头往正要路过的便利店走去:“你等一会,我去买点东西。”

等了好一会,迟遇才将从便利店出来,手里提了个不大不小的袋子。

他也没说买了什么,两人便往家走。

要进屋之前,迟遇忽然拽了一下林招云的手臂,”给你的。”

他将刚刚便利店买的袋子递给他。

“饭后甜点,拿着。”

他将提手放到林招云手心,五指覆盖到纤细的五指上,指腹贴手背,缓缓的、慢慢的,一点点覆盖住整只手,将他的掌心受合,做完这些才点点头打开自己的房门进去了。

林招云站在门口捧着袋子有些发愣,心跳很快,十几秒后才关上门进去,惊觉自己手心全是湿滑的汗水。

隔壁那套房子没有再出租出去,迟遇自己住。

因为第二天傍晚,林招云就在阳台上看到了迟遇坐在阳台的躺椅上看书,穿着一套不同于平日正装的起居服,见自己出来就会冲他打招呼。

他不习惯这样,每次都只是微微点头,然后就手忙脚乱挂好衣服跑掉。

而迟遇几次的约饭也都被他用各种理由拒绝,只是他还会经常敲门,给林招云送甜点。

又不是傻,林招云隐约惑觉到一点点其他的意味。

他很惊慌,也不知所措。

这天放学,林招云回到家就开始整理简历,准备网上投简历。

一弄就弄到了八点多,天色变得很暗,窗外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他伸了个懒腰抱着睡衣去洗澡,刚进浴室,忽然整个房间的灯暗了。

林招云惊慌地睁着双眼,僵住身体。

停电?

为什么总是洗澡的时候出意外。

林招云对停电已经有了一些心理阴影,他指头都纠到了一块,心脏大跳,颤抖着快速冲干净,打开手机电筒,等他往外看时,却又发现对面的房子灯光依旧亮着。

不到五分钟,房间内又来电了。

无限好文,尽在

林招云擦干头发,忽然身
·体僵住。

在他穿进恐怖游戏之前,在这一个月内,房间频繁断电。

找物业看过电表,找电工看过保险丝,都没问题,最后只能猜测是不是房间电器开太多,负荷太大。

但最后都不了了之,依旧会停电,在一次停电后,林招云出门去看电箱,就在这之后,他就穿到了恐怖游戏中去。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想到这里,他紧张地舔了舔抿得很紧的唇缝,用五万积分换来的[生命]得保护好。

林招云和迟遇交换了sns,物业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能找房东试试看。

之前他一直拒绝迟遇的约饭、下午茶之类的邀约,现在有些不好意思,捏着手机犹豫了近半个小时,林招云才发出消息。

几乎是秒回:[停电?十分钟,等我。]

迟遇这会并没有在家,大约是从其他地方赶回来,林招云在这十分钟里想了很多。

甚至想到要不要换房子。

但在之前,他的父母很长一段生命都一直住在这个出租屋,他不可能放弃离开。

十分钟后,迟遇敲开林招云的门。

天气越来越冷,开门的凉风钻了进来,穿着起居服的林招云瑟缩了一瞬,还有点微微潮湿的头发散发着清新的香味,凌乱地散着,睫毛轻颤,应该是害怕了。

迟遇穿得也厚了些,长款风衣,棕灰黑的搭配,头发被秋风吹得凌乱。

进来后他先松了松领带,盯着林招云咬红得唇缝,没直接问停电的事情,而是走近几步,拢住林招云的肩膀,倾下脑袋轻声问他:“吃饭了没?”

林招云下意思退了两步,后腰却被摁住,阻止他往后。

“还没有…..”

“那先吃饭。”

迟遇叫了外卖,但是他叫的外卖和林招云平常叫的外卖完全不同,更像是找某些私房菜厨房特殊定制的,层层包装,散发着诱人的菜香。

边吃边说,迟遇听完林招云的叙述,稍微顿了顿,点点头说:“吃完再说。”

吃完饭,林招云有些惊疑地看向迟遇:“要看监控?”

问话的空挡,迟遇已经打电话给物业,让保安室准备一下查看监控事宜。

林招云披了个外套跟着去,保安调出来林招云停电前后一小时的监控,三人快速地过了一遍。

本来保安还在抱怨着什么,直到他看一个戴着口置的男性身影出现在楼道口后,便住了嘴。

陌生男子在第八层来回徘徊几次,直到确认没有人,停留在了电闸边,拉了电闸,然后躲到逃生通道门边,观察着林招云的房门的动静。

直到五六分钟,没有动静,他才又将电闸抬上去,离开。

站在监控前,林招云脊背发凉,浑身出了一层冷汗,口干舌燥说不出话来,细细密密的恐惧感让他舌头打结。

“那、那现在怎么办?”

迟遇捏了捏林招云的手心,抚平五指:“别怕,好办。”

林招云以为迟遇会想说制定什么计划,将人引诱出来,他却掏出手机:“报警。”

林招云:“……”

警察来了,看完监控表情严肃,总结发言:“新型犯罪手法。”

“利用屋外电闸,断掉目标房内电源,他们会躲在死角,如果目标要是这时候独自出门查看电闸,他们就会对目标下手…….”

“这样的案件常发生在长相漂亮的独身女性身上。”

“不过近期,全国各地也有接到漂亮男生的报警电话。”

“有高清监控,很快就会落网。”

“很快就会解决,顶多两天。”往回走,迟遇安慰道。

林招云点点头,原本红红粉粉的一张小脸已经变得煞白,蜷着手指拢着外套。

回到家门口,林招云转身去开门,身后的迟遇忽然问:“明天有空吗?”

几乎是下意识,林招云就立刻摇摇头,站在身后的迟遇往前走了两步,林招云慌忙回过头来,高大的男人几乎将他完全覆住,他连忙手乱脚乱地扒住对方的衣襟和领带。

那种奇怪的熟悉感再一次升腾起来,异种麻痒的紧绷感攀附上了大脑。

林招云声音都发颤了:“我、我明天要去面试。”

迟遇掌心贴上林招云的肩头,感受到他的僵硬,拉长的呼吸打到林招云耳廓上:“明天节假日,全国放假。”

林招云尬得咬了咬唇,声音轻闷:“那去做什么….…”

“露营,回来时嫌犯也差不多落网。”迟遇的脑袋越佝越低,鼻尖几乎要触到林招云的颊肉。

“迟遇,”林招云蜷着手指推了推迟遇的肩头,他喊了声对方名字:“我去……”

林招云微垂着脑袋,试图逃避对方极具入侵性的视线,浓密卷翘的眼睫扇动颤抖,心跳却不受控制地咚咚敲击着胸腔。

甚至分不清到底是谁的心跳声。

过了好半会儿迟遇才退开,林招云才惊觉对方的正装都被自己弄得乱七八糟,扯开了两颗纽扣。

迟遇慢条斯理地在林招云面前整理,看到那张纯乖的五官一下子变得有些艳,嘴角翘了翘。

“明早九点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