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无错小说网 乐文小说网 二九书屋 樱花动漫 西瓜影院 酷客影视 4480yy私人影院 星辰影院 80s电影网 电影大全 神马影院
风雨小说网 > 真酒是欧皇附体的笨蛋美人 > 第143章 第 143 章

第143章 第 143 章

明日香霖心中隐隐约约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面前这个人就是自己所期待的。

他不断在否定这种感觉,可就是没有办法完全消除。

贝尔摩德站在卖家的身后,说:“交易现在开始——”

嘭!

忽然,外面一阵响声。

琴酒瞬间认出了那是枪声!

这种地方为什么会响起枪声?

明日香霖的思绪也被枪声阻断,他想要看看窗外,房间里厚厚的窗帘几乎把所有光线都给遮盖住了,什么都看不见。

贝尔摩德好像看懂了明日香霖的意思,她转身掀开窗帘的一角:“下面好像发生了枪击案。”

琴酒闭着眼睛仔细聆听楼下传来的声音,吵吵闹闹的,都是一些什么惊呼声,应该的确是枪击案。

贝尔摩德警惕地看着琴酒,她见朗姆一声不吭,便知道了这是什么意思。

她走到琴酒身边:“面谈马上要开始了,等一会儿我们两个都要全都退出去,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要是有什么山间的强盗想要抢走宝贝可麻烦了。”

明日香霖一听宝贝可能会被抢走,心中担心:“我一个人在这里也可以的,琴酒大人出去看看吧。”

琴酒警惕地看了一眼那个到现在都还没有转过身的男人,又见到了明日香霖担忧的眼神。

“好,我去看看,你小心。”

“嗯,我没事的。”

琴酒和贝尔摩德两个人一同走了出去。

在外面大闹特闹的朱迪和卡梅隆感觉自己要撑不下去了,可是展览馆的大门依旧闭得严严实实,根本就没有要打开的迹象!

他们两个根据计划,先偷偷朝着天上开了几枪,就在周围的人都处在慌乱中时,朱迪就开始自己浮夸的表演,各种大喊大叫,把更多人引来,声音越弄越大!

现在人是多了,声音也大了,然而就是不见有组织的人。

在朱迪和卡梅隆都决定要撤退的时候,终于,展览馆的大门就打开了!

走出来的人是——琴酒!

旁边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女人。

不管了!反正人出来了,就等于计划可以继续了!

朱迪果断将目标放在琴酒旁边的那名女士身上!

想要那么近距离去拦住琴酒,多多少少还是会有点害怕

“我滴天啊!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位美丽的小姐,你要快来帮忙啊!”朱迪说着浮夸的英文,快步走向那个名女士的位置,比这眼睛就抱住了对方的胳膊,把人往那边拉。

琴酒只是低头看了一眼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视线并没有过多在她身上停留,目视前方,观察着枪击案发生的现场。

这个小镇没钱没资源,人口总共也就那么几,大部分都是熟悉面孔,按理说应该不是一个会发生枪击案的地方的。

不管这么多了,琴酒想要做的就是确保现在的环境是安全的,不会影响到里面的明日香霖。

贝尔摩德原本还在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的脸,长得特别眼熟!

虽然大部分的容貌特征都被一些浮夸的眼镜还是帽子给遮盖住了,可贝尔摩德仔细一看还是看出来!

这个是fbi的那个女人!

当时在英国,这个女人阴魂不散地跟着自己,久而久之,对方的容貌她也就记在了心中。

那么也就是说——

这是一场调虎离山之计!

贝尔摩德马上说:“你回去吧,这边我处理就可以了。”

琴酒没有立刻动身,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展览馆,手伸进口袋拿出了香烟和打火机,不急不慢地点上火:“没事,我在这里看着。”

贝尔摩德:???

不是吧不是吧?就算琴酒对朱迪的印象不是那么深刻,可这么明显的调虎离山之计都感觉不出来了吗?出来旅游这么长时间,就连感官都迟钝了不成!

琴酒淡定地吸了一口烟。

金发笨蛋应该不希望他们之间的谈话被打扰吧。

不管是不是真的有用,现在琴酒愿意尊重明日香霖的一切选择,并这样守护着他。

有没有往别的地方去想,琴酒或许这个时候真的没有往别的地方去想,他只是不希望任何打扰到明日香霖而已。

房间里,只剩下明日香霖和那个卖家两个人。

“现在你应该可以转过来了吧?”明日香霖轻轻问,眼睛正大,甚至连眨都不敢眨一下,生怕会错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朗姆转动靠椅,他没有做任何伪装,就连穿的衣服都是平时很日常的那种。

“好久不见霖,我回来了。”

朗姆脸上带着笑容,隐约透露着一丝愧疚。

或许真的是振奋愧疚之心在作祟,还没等明日香霖说什么,朗姆紧跟着解释道:“抱歉,之前的不告而别,抱歉。我其实是有——”

“没事的朗姆爷爷!我都知道的。”明日香霖用袖子擦了擦脸上滑落的泪水,他本以为自己的反应会更即刻一点的,“来的时候我就隐隐约约好像感觉到了一点,现在见到了真人,也算是印证了我心中的猜想了。不管怎么样,朗姆爷爷没事那就太好了!”

明日香霖眼角带着泪,鼻尖有一点淡淡的粉红,歪着头,满脸都是喜悦,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活跃了起来,眼神中满满都是失而复得的欣喜。

见到这个样子的明日香霖,朗姆心中的愧疚更深了。

这么长时间没见面,对方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质疑,只有无法掩盖的喜悦。

这种最单纯朴实的反应,加重了朗姆心中的愧疚。

“抱歉,我知道一句抱歉很难让一切都得到解释,可是我这么做真的是因为——”

“是因为我的身世吧?”明日香霖觉得事到如今也不用打哑谜了,“就在朗姆爷爷消失的同一天,贝尔摩德大人也消失了。真的很奇怪,平时对这种事情头脑不是很灵光,这次好像忽然真的明白了什么。刚才的那个姐姐应该就是贝尔摩德大人了吧。”

明日香霖的直觉告诉他,一定是那样的。

朗姆把双手放在桌子上:“没错,我们选择在那个时候消失是因为你还没有做好接受真相的准备,一段被隐瞒的历史,它的背后一定有什么不能被提起的过往。相信你自己应该也已经知道了一些什么,在开始之前,我还想问问你自己的想法。明日香霖,你真的已经准备好迎接你的过去了吗?”

明日香霖擦干眼泪,坚定地点点头:“我准备好了!我今天来,就没打算脑袋空空地走出去!”

朗姆又问:“就算真相不那么美好,就算真相可能会改变你接下来的人生?”

明日香霖眼神没有丝毫动摇:“那些既然是我的一部分,我就应该知道,至于它会不会改变,就由我自己亲自
判断!”

谁都有一个根源,一个起点,明日香霖现在想知道的是,自己的起点到底在哪里!

朗姆露出欣慰的笑:“原来如此,那,我也能安心了。”

明日香霖集中精神坐好,绝对不漏掉任何一个细节。

“从什么地方开始说呢?可以先从这里吧——”

朗姆望着天花板,尘封的记忆终于被打开

“跟上!赶紧跟上!”

一个牛仔装扮的男人凶巴巴地朝着身后的少年喊着。

少年忍着痛苦,脚上的布鞋已经被磨破了,脚上都是血,为了不被责骂,只能咬紧牙根,拼命跟上。

走过了一段弯弯绕绕的山路,两个人终于停了下来,少年也终于可以歇一歇。

“等会儿见到人记得给我好好表现!”牛仔装扮的人恶狠狠叮嘱少年。

“是。”少年有气无力地回答。

不知道到底是紧张还是痛苦,少年的脸上布满冷汗,手指攥着破破烂烂的衣角。

他不知道接下来迎接自己的会是什么,不过什么都不重要了,在现在的英国,他这种最普通的平民的命根本不值钱,不管怎么样,只要能活着就够了。

过了一会儿,大门吱啊一声被打开,少年这才抬起头,他睁大双眼。

眼前是一个宛如城堡一般的庄园!

周围是修建整齐的树木,地上用石砖整整齐齐铺出了一条道路,最里面唯一的建筑物金碧辉煌,比少年曾经见过的任何房子都好看!

就这么一眼,少年便非常肯定,这户人家不是贵族就是皇室!

大门打开,一名穿着燕尾服的执事从里面走出来,他看了看手中的怀表,语气冰冷:“我只有三分钟的时间听你说完,少爷的课程马上要开始了。”

刚才还凶神恶煞对着少年说话的男人瞬间眉开眼笑,他弯着腰,恭顺又谦卑:“是是是!绝对不会打扰你们的!”

执事的眼神透露着厌恶,他高高在上,仿佛在看一样街边的垃圾。

“说吧。”

牛仔装扮的男人一把把少年拉到面前:“大人你看看这个!他的父母都是良民,曾经是生意人,后来遭灾,全家只剩下他一个了,原本是我朋友的孩子我不好拒绝,可是现在生活艰难,我养自己都是个问题,更别说再多养一个人了。这才想着给这个孩子找一户好人家,端茶倒水,扫地擦地,年纪小好调教,反正什么都能做!请大人收下他吧!”

执事皱着眉头,看了看旁边的少年。

少年知道,这个牛仔装扮的男人,他父亲曾经的朋友,正想要把自己给卖掉!

不过这也好!被卖到这么有钱的人家中,一定就不愁吃穿了!

少年跪在地上:“请收留我吧!”

执事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这个地上的少年,好像想起了什么,心中一阵不忍心。

“罢了,”执事收起怀表,从口袋中拿出一小袋子钱扔给了牛仔装扮的男人,“拿去吧,这个孩子我收下了。”

男人掂量着手中的分量,欣喜若狂,不仅处理掉了这个烫手的山芋,还拿到这么多钱,他满口的感谢:“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执事让少年走进来,关上了大门。

少年通过大门看向外面,那个刚刚把自己卖掉的男人一点伤心还是失落都没有,甚至连一丝愧疚都没有,他数着钱,嘴里念叨着今天可以好好去喝上一杯,渐渐走远了。

执事冰冷的眼神望着这个浑身脏兮兮的少年,开口:“你这个样子也没办法马上做事,跟我来吧。”

少年乖顺地回答:“是。”

执事走在前面,少年低着头跟在后面,他让下巴紧紧贴着胸膛,尽管对周围的一切都很好奇,可也依旧忍着不去四处张望。

走着走着,他们来到了一片草原中的小木屋。

执事跟那边的人说明了少年的来历,还让他们找一些衣服给他穿。

少年看着手中的布料,虽然说补上多高贵,可是却十分柔软舒适,自从父母死去之后,他再也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柔软了

少年没有太多时间去多想,赶紧换好衣服,走出去。

“那个先生,我好了。”

执事站在外面,还没等他说话,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喻——”

一批高大的黑色宝马停在少年面前,马儿抬起前蹄,那一瞬间,他们的身影好像将天上的太阳都遮住了。

“莲耶,你迟到了!”

执事单膝下跪,一只手放在胸前:“非常抱歉少爷,耽误了少爷的马术课是我的不对。”

“罢了罢了!不过是穿上马术的装备而已,我自己也可以的。”

少年努力想要看清楚说话人的脸,可因为逆着就光,他只能听见对方清脆明亮的声音。

明明只是一句很简单的对话,字字句句中都透露着自信与张扬,不用多解释,少年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这座庄园的主人之一,是自己着一辈子都无法触及的存在。

少爷从马上跳下来,好奇地看着少年:“莲耶,这个是谁啊?”

执事回答:“这个是我刚刚买下的仆人,少爷的马房还缺一个洒扫的下等仆人,正好可以让他去。”

少爷看着这个跟自己看起来年岁没差多少的少年,问:“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又紧张了起来:“我我叫”

执事打断:“这个孩子既然是新来的,那就让少爷来为他赐名吧。”

少年听了,有点抗拒地抬起头,他现在跟过去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关联了,唯一剩下的就是这个父母给的名字,如果也再失去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他不想好像一个物件一样被赐名,可他也没有拒绝的权利

这一抬头,少年才终于看见这个少爷的真面目。

金色蓬松的短发贵气十足,淡蓝色的眸子好像天空的颜色,身上穿着马术服,裁剪合体,布料一看就知道是普通人家一辈子都弄不到的高级货色,他眼里带着笑,明明在盯着自己,可却不会让人觉得难受,好像沐浴着阳光一般。

好贵气的人啊——

这是少年的第一个想法。

少爷思考了片刻,脱口而出:“巴古!你就叫巴古吧!”

执事亲切地询问:“不知少爷的这个名字有何深意?”

“古巴共和国是北美洲加勒比海北部的岛国,他皮肤比正常人黝黑的样子真的很像书中小海盗,但是用国家命名又不太好,把关键的两个字倒翻一下,应该就没问题了。”

“真不愧是少爷!博学多才!”执事声音上扬,看起来好像是一段奉承的话,可又多了真诚。他看向已经被命名为巴古的少年:“这是少爷亲自为你取的名字,可是天大的荣幸,还不快谢恩。”

巴古在内心
深处咬咬牙,虽然很不想接受,不过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感谢少爷赐名。”

执事说:“虽然以你现在的身份是不配跟少爷说话的,但今天既然见到了,那么正式的规矩还是要知道。我们少爷的名字是凯兰苏卡洛斯,当然,下人包括我在内都是不允许直呼少爷的名字,我们只可以说少爷,少爷是这个庄园的主人,少爷的命令高于一切,少爷的性命高与你自己的性命,少爷的一切要求都必须要竭尽全力去满足!将这几点铭记于心。”

巴古乖顺回应:“是。”

执事接着介绍他自己:“我是莲耶,是这里的管家,是少爷的执事,也是你的上级。”

巴古:“明白了,莲耶先生。”

凯兰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他重新跨上马:“我回去骑马了,你们继续吧,不用管我了。”

莲耶听令:“是。”

“对了——”凯兰一边操控着马儿往草原走,一边说,“巴古的脚应该受伤了,找个医生来看看,等他养好了伤再开始工作吧,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

莲耶:“是,明白了。”

巴古不敢置信地看着马背上的人,可那人却早就已经跑远了。

自己的伤竟然这么明显的吗?

他现在已经换上了新的衣服和鞋子,完全看不到脚上的伤痕,就连走路都尽量表现得正常,生怕会被认为耽误工作。

可是没想到,这个少爷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了,而且还让医生来给自己看病请医生可要花很多钱的

莲耶似乎看到了巴古脸上的不敢置信,他平静地解释说:“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我们的少爷对待下人是一等一的好,之后你就会知道了。”

巴古半信半疑,虽然不敢完全相信,多多少少也还是对未来充满了一丝期待。

安排好了住处后,还真的有医生来给他治疗身上的伤口。

一层药膏敷上去冰冰凉凉的,瞬间疼痛就得到了缓解,这么好的药膏他从来就没有用过。

医生离开前还留下了几瓶同样的药膏,巴古看着在犹豫:“那个这些应该都不用了,很快就会好了。”

主要是看起来真的很贵,他不想还没等上班就已经开始负债了。

医生似乎也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了,都不等巴古说出自己内心真正的疑虑,他便解释:“医药费不用你给,这是少爷吩咐的。”

巴古的眼睛亮了:“竟然是少爷吩咐的”

“一看就知道你是新来的,我们家少爷可是全天下一等一的好人,等往后你就会知道了。”医生收拾好了他的医用箱,走出宿舍。

一路上,医生跟经过的仆人们说说笑笑,十分融洽。

巴古看着桌子上医生留下的药膏,不仅仅药效好,就连装着你药膏的瓶子都是洁白的陶瓷瓶,少爷当真对每一个下人都这么好吗?

这个小小的疑问留在了巴古心中。

到了晚上,下了工的仆人们全部都回到了宿舍,大家坐在床上说笑聊天,明明都是仆人,可他们却比巴古在外面看见的人还要幸福的样子。

“那个少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巴古终于鼓起勇气。

周围聊天的声音瞬间消失,众人都直勾勾地看着他。

巴古以为自己说错了话,紧张摆摆手:“没事没事!我就是好奇而已,还是不要说了,我们应该是不能私下里讨论少爷的吧”

“哈哈哈哈——”

听到巴古的这番话后,众人都笑了起来。

“我懂了!是个新人!”

“没事没事!少爷的脾气是最好不过的了,他是不会生气的。”

“你要是想听少爷的优点,我们能给你讲上一晚上!”

众人七嘴八舌地谈论着少爷。

凯兰苏卡洛斯,他的先祖是英国皇室的王子,原本有机会成为国王,可却不想被枷锁附身,便来到了这个远离皇城的地方,世世代代过去,子女都还配享有王子还是公主的待遇,只是再无继位之可能。

身为皇家人,凯兰现在还没到十八岁,等到了十八岁成年后,便会被女王正式赋予王子的头衔,继承家业。

巴古惊讶得眼睛嘴巴都合不拢了。

是他草率了他本以为是个超级有钱的富商,最多撑死了是个贵族,没想到竟然是皇室的人。

周围的人继续说:

“我们家少爷虽然看上去小小的,能力却不小!明明才十六岁就已经开始全权管理家族的企业。”

“不仅这样,无论是音乐、下棋、击剑还是马术,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少爷不会的东西!听说少爷是整个家族历史以来最有天赋的人!年纪小小就得到女王的青睐,说不定以后还会迎娶未来的女王,重新带领家族回到英国政治的中心!”

“这些都是小事,关键在于人品!少爷虽然出身高贵,可对下人是出了名的好!从来不摆架子,还会关心我们的情况。”

“对对对!上次我就是!我家里人生病了,在给马儿修剪毛发的时候不小心刮伤了马儿,少爷不仅没有责怪,还问了我原因,最后让莲耶管家安排我回家几天去照顾家里人,从那次开始我就发誓,我这辈子就是少爷的狗!”

“还有在圣诞节的时候会给所有人送礼物,每年都是不重样的!”

“我真的好想进去主宅啊,那样就能天天看见少爷了,也不不知道能不能有这个机会”

“机会什么的肯定是有,只不过这个庄园上的所有仆人都想进去主宅,可名额就那么几个,真的太难了”

巴古好奇地问:“主宅是什么?为什么大家都想进去?我们不能进去的吗?”

周围的老员工再次为他们新人解释:

“我们呢都是庄园中的下等仆人,我们在没有特殊的任务或者命令下是不可以离开我们的岗位,但是上等仆人像莲耶管家那样的,可以出入庄园和主宅中的所有地方,也可以拥有自己的房间。”

“上等仆人的名额非常少!需要经过层层选拔,言行举止,论理知识,一样都不能少!”

“我们怕是难啊咱们只是整个庄园中跟马儿生活在一起的最下等的仆人,想要进主宅完全就跟做梦一样了。”

“睡吧睡吧,明天还得忙呢,梦里什么都有。”

对话就这么结束了,刚才吵吵嚷嚷一屋子人,顿时变得安安静静。

今天是巴古在新家的第一个夜晚,温暖柔软的床铺和棉被,陌生的天花板,周围是室友们起起伏伏的呼吸声。

在陌生的环境中多多少少还是会又一点紧张,刚才听了众人说了关于凯兰少爷的事情,巴古这才觉得自己真的真的好卑微,好像埋在泥土中还没见过天日的小种子,而凯兰少爷就是天上的骄阳。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为什么就这么大呢?

没有太多时间让巴古伤怀
,一整天的疲累很快就让他进入了梦想。

主宅中。

夜晚的书房依旧是灯火通明,除了守夜的仆人,其余的大部分都已经歇下了,可他们的少爷却还没有。

凯兰浅浅打了个哈欠,摇摇头,努力让自己精神一点,继续将注意力集中在手中的文件上。

莲耶管家手中端着一个托盘走进书房:“少爷还不休息,熬到这么晚仔细眼睛疼。”

凯兰看了看书桌上那一笑罗文件:“再看几张就睡了,每天都有新的东西来,永远都处理不完。”

“少爷辛苦了。”莲耶管家从托盘上拿下一个精致的小碟子放在就凯兰的书桌上,“焦糖坚果,看样子少爷还要忙许久,吃点甜的东西能更有精神。”

凯兰看着盘中的焦糖坚果,每一颗坚果都被晶莹剔透的糖霜包裹着,精致小巧,闻着也十分香甜。

他挪开视线:“不了,我不喜欢甜食,你去换一杯红茶给我吧。”

莲耶管家义正言辞地反抗了少爷的命令:“不可以少爷,这么晚了还喝红茶晚上该睡不着了,明天一早您还有伯爵夫人的舞蹈课,子爵夫人的钢琴课,休息不好就没有精神上课了,赎我不能执行少爷的命令。”

凯兰说不过自己的这个执事,他也知道对方这是在为了他好。

“那好吧,那就换成一杯热牛奶,坚果你拿去吃了吧。”

“遵命。”

一杯温好的热牛奶放上手边,从微微冒着热气,到现在完全跟室内温度融为一体。

莲耶管家就这么站在凯兰的身边,动作轻柔地帮他整理着书桌,把声音压低到最小,担心影响到少爷。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凯兰终于盖上了钢笔的盖子:“好了,今天就这样吧。”

“少爷辛苦了。”

来到卧室,凯兰坐在床边,稍微抬起一点下巴,莲耶单膝跪在地上,双手小心解开凯兰衣服上的纽扣。

稚嫩的身躯在烛火照耀下变得更加柔和,皮肤白里透红。

不知道是真的跟着熬夜到太晚,还是被烛光晃到了眼睛,莲耶藏在刘海下的双眼一片通红。

为少爷穿上睡衣,莲耶走到窗前把窗帘全部都放下来。

“晚安,少爷。”

莲耶拿着烛台,退出了凯兰的卧房。

——晚安,我的少爷。

接下来的几天,巴古就这么呆在宿舍中,饭菜有好心的舍友带给自己,脚不用沾地,上面的伤口很快就开始结痂,马上就要完全大好了。

他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让偶人白吃白住养伤的人。

不过也对,凯兰少爷可是王子,自然不缺钱,自己的这么一口饭钱对于人家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罢了,反正他也搞不懂这些有钱人的心思,就这样吧。

日子一天天过去,巴古脚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还没有人给他分配工作,每天都是跟着其他人在马舍中帮忙。

自从第一天,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凯兰少爷和莲耶管家了。

明明都在庄园中,可却好像有着天壤之别。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巴古用力刷着马儿的四肢,今天是给马儿们洗澡的日子。

他端着一通脏水往外走,准备走到水沟把脏水给倒掉。

走在路上,忽然看见角落处一个人的背影。

巴古看这个人身上穿着的华丽衣裳,以为是迷路的客人,他赶紧出声:“你好,主宰在——”

还没等巴古把话说完,角落中的人好像忽然出现的声音吓到了,猛地转过身。

“少、少爷?”

躲在角落中的人正是他的主人,凯兰少爷。

凯兰手中捧着一块被吃了一半的小糕点,嘴角还沾着奶油,大大的眼睛满是被发现的惊讶的与错愕。

两个人四目相对,谁都没有说话。

巴古反应过来,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行礼:“见过少爷。”

“咳咳咳!”凯兰并没有觉得高兴,反而还因为对方认出了自己的身份感到慌张。

“少爷,你没事吧?要不我现在去找莲耶管家过来。”

“等等!不许去!”凯兰用手帕将嘴角的奶油擦掉,手中吃剩下一半的糕点嗷呜一口全部塞进了嘴里。

巴古本就对凯兰少爷的认知非常少,他愣住了,不知道要用一个怎样的表情。

“这个给你,”凯兰递过来一只精美食盒,“这是封口费,不许将你看到的说出去!”

巴古懵懵懂懂地收下食盒,回答:“是。”

“嗯,很好!”

话音刚落,莲耶管家便找到了这里:“少爷,这里是倒脏水的地方,您身份尊贵怎么能来这里!”

“没什么,我不爱吃甜食,伯爵夫人送我的糕点正愁着没法处理,正好看见了照顾我的爱马的仆人,便赏他了。”凯兰背过双手,大步走向莲耶管家,好像刚才的一切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莲耶管家看了一眼巴古,的确看见了伯爵夫人装糕点的食盒,便没再说什么。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离开了。

巴古看着手中的食盒,总觉得什么地方有点奇怪,但毕竟是少爷给的,而且还是出自伯爵夫人之手,这么好的东西他一辈子都没见过,快乐很快就盖住了内心的疑问。

夜晚回到宿舍后,舍友们全都围了过来。

“巴古你可太幸运了!这竟然是少爷送给你的!”

“而且还是伯爵夫人亲手做的!”

“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东西!”

巴古心中虽然有点舍不得,可还是把东西拿了出来,让住在一个宿舍的大家共同分享。

糕点本来就精致小巧,这么多人一分,每个人最多只能吃到两三口。

“天呐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味的食物!”

“好羡慕少爷吗,每天都能吃到,而且还是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哎?但是少爷不是不喜欢吃甜食吗?”

巴古本来在细细品味着糕点的美味,听到大家的话题又回到了少爷身上,他不动声色地竖起耳朵听。

“我们家的少爷可是王子!吃甜食这种小女生喜欢的爱好,当然不会跟王子殿下挂钩了!”

“也是,少爷那么高贵典雅,我也实在是没办法想象到他满脸幸福吃着甜点的样子。”

“听说少爷喜欢的是高档的红茶,的确很有少爷的风格!”

周围的人七嘴八舌地说着少爷的爱好,可在巴古看来却不是这样的。

那明明好像是,偷吃被发现的样子。

可他是少爷,他想吃什么没有?为什么要躲在脏水沟旁边偷吃呢?


除非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想,巴古特意留意起了庄园中人少的地方,想要再次遇见少爷。

每天他都会特意在工作的时候绕一个远路,三个月过去了,终于再次被他碰见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银河坠落 大奉打更人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万相之王 嫁给偏执战神后(重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